• 第三十一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4本章字数:3041字

    冷岚回来了。

    我其实应该想到的,她把所有的钱都压在股市上,还她把两个女儿留下来,她知道我还了债,当然会回来,因为她这个过惯了阔太生活的女人,是没法独自活下去的。

    我一进门,冷岚就扑过来抱住我,痛哭流涕。

    “暖心啊,岚姨鬼迷心窍,把莫家害成这样,岚姨真的对不起你们。”

    我木然地任由她抱着,发觉自己的心不知从何时起变是如此坚硬,面对她的哭诉居然已然无动于衷。

    “既然回来了,就留下吧。”我闭目轻思,因为她爱财,所以中了陆明森的圈套,这些都是陆明森报复我的手段之一,而她是被利用的可怜棋子罢了。

    “暖心,你真的不怪我?”冷岚看着我,眼含着眼泪怔住。房门打开,莫桓斌拄着拐杖走出来,“你还有脸回来。”

    冷岚小跑着扑过去,死握住爸的手臂,委屈地呼天抢地,“我也是想肯定能大赚一笔,谁想到陆氏的股票后大涨后又急跌,把我赔得血本无归。”

    我默默地走入另一个房间,关起房门,轻轻地合眸,倦意重重叠叠地袭来。

    原本想着打个盹,可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走出房间,发现大家都围坐在桌面等着我。

    一桌子菜,色香味俱佳。

    冷岚第一个站起来拉我过去,“暖心哪,你睡醒了,快过来,我做了几个菜,咱们一家人今天好好聚聚。”

    这一晚,家里的气氛异常和谐。

    爸爸破例没有动怒。冷岚又一个女人的立场劝解我,离婚也不是全部,还说要帮我介绍个好男人,幸福给没福气的陆明森看一看。

    初雨初雪也是乖乖的,我更是感到心满意足,只是心底下对我的女儿无限思念。

    在我看来,无论世界怎么动荡,唯有家人的关爱岿然不动。

    半个月后。

    我的饮品店开业了。

    开业这天,门厅若市。

    因为有山雪和乐枫组团过来光顾,店里的几张桌子坐得满满的,显得特别热闹。

    其间,山雪跑过来扯我的衣袖。

    我不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有几个人抬着花篮摆到门口。

    花篮上的署名是天娱国际。

    山雪嫌弃地撇了下嘴,“这个家伙送这么多的白百合,不觉得讽刺吗。”

    乐枫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我怕这家伙是余情未了,借花寄情吧。”

    “送不送是他的事,收不收是我的事,”我走过去,“麻烦你们把花带走,我这里不需要。”

    送花的工作人员先是一愣,之后就满脸堆笑,“小姐,我们只是负责送花,不收回的。”

    “我给钱你们行不行?”山雪暴戾地冲过来,挥了挥手里的百元钞。

    工作人员还是连连摇头,“对不起,小姐们,我们只是送花的,你不要为难我们哪。”

    “滚滚滚!”

    “麻烦你在这里签个字。”

    乐枫看了看我,也走过来,笔走龙蛇地签了个‘然并卵’我和山雪一看都甭不住笑了。

    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我忙乎到傍晚时分。

    这时店门上的铃铛响起来,一袭高大的身影缓步而来。

    “先生您好,请问您要喝点什么?”我微笑着弯腰打招呼,意外地看到一张斯文儒雅的面孔。

    “是你!”我惊讶地看着他,发现他见到亦是吃了一惊。

    “怎么会是你?这家店是你开的?”

    施南晟的声音很有磁性,踏实稳重,总会给我事来一种莫名的心安。

    今天的他,黑色牛仔裤,上配一个质地精良的白色衬衫,袖口敝开卷在臂弯里,时尚又不失休闲似乎是他的一贯风格。

    我拧眉,目光将他打量一翻,试探地发问,“你今天来不会是来踢馆的吧。”

    啪地一下,他打了个响指,眉眼弯弯地绽开一个明媚的笑,“还真让你猜着了,你在我咖啡馆旁开饮品店,这该是谁踢馆在先呢?”

    “你的咖啡馆不是在盛世酒店的顶层吗?”

    施南晟笑着用手指了指对面街角方向,“那间咖啡馆也是我的分店。”

    “呃……”我半张着嘴巴,没想到事情这么巧。

    “不过,是你开的就一切OK的。”

    “嗯?”我满心不解地看着他。

    “我的咖啡馆有美人儿的饮品店相邻,何尝不是幸事呢。”

    施南晟笑眯眯地说着,突然又向我面前探过头,他双手撑在桌案上,靠近我的动作稍显霸气,令我一时间有结不知所措。

    慌慌张张地看着他。

    “宝贝,今天可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你说这是不是天定的缘份?”

    “第三次?”我的脑袋里才缓慢地想起来,第一次在盛世的阳台上,画面挺尴尬。第二次是我打架进警局时,他请我去他家里吃饭,我没敢去,依旧挺尴尬;而现在,我是抢了他的生意,所以他过来探探我的底。

    一桩桩一件件,确实跟他每次见面都尴尬。

    “现在是晚饭时间了,不知你可否有空……”

    他的话还未说完,我就抢先开口道:“对不起,我店里还要做卫生,不能跟你一起……”

    施南晟挑了睛漂亮长眉,睫毛忽闪着垂下,片刻沉默着似在思考,之后他提议,“那明天……”

    我急忙接话,“明天也不行,我有好多事情要做。”其间我偷看他一眼,发现他很专注地凝视我,我不好意思地笔了,“你也看到了,我店小,雇不了工人,所以万事都要亲力亲为,不过,你要不要尝尝我煮的咖啡……”

    施南晟正要点头,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

    “心宝,你忙完没,吃饭去……”而我顺着声音望去,就见赫山雪大大咧咧地走进来。

    她身边还有乐枫,对着我招手。

    这二位看到在男人站在我面前,散慢的神情立刻变得认真起来,特别是山雪,她圆睁着眼细致打量施南晟,有点三八地跑到我身边,“心宝,这位是谁啊?”之后她还探头到我耳边,“这男人看着不错嘛,撩他。”

    “客人,”我小声告诉她,嫌弃地眼神瞥了她一眼,然后对施南晟说,“请那边坐。”

    “不了,我……改天……再来!”他说这话时,像是不情愿又不得离开,眼里竟然是依依不舍是的。

    施南晟倒是很识趣,见我有朋友直接闪退了。

    忙碌一天,居然进账一千多块,我数着钱心里甭提多高兴。

    晚上回到家里时,已经过了十一点。

    一反常态的,爸爸和冷姨都还没有睡,坐在沙发里看着综艺节目。

    见我回来,冷岚推了下爸爸的手,就是这一动作被我入眼里,原本打算洗洗就睡的我,停下来,目光投过去,“爸爸,岚姨,你们有事?”

    “你过来坐下。”爸爸开口,我顺从地坐过去,看到爸爸又递了个眼神给冷岚,似乎是件难以启齿的事。这更引起我的疑惑。“到底是什么事?”

    冷岚看了看我,启唇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娘家呢有个亲戚,生意做得很大,家里有房有车的,事业挺成功,就是这婚姻大事却是耽误了,我想着你们俩倒是年龄相当,你明天就去看看,万一是一桩姻缘也说不定啊。”

    我豁然起身,“对不起,我不想再婚。”

    “你这孩子急什么,去看看又不会怀孕的。你怕什么啊。你还年轻总不能单身一辈子吧。”冷岚说着就不高兴地垮下脸,扭脸瞪一眼莫桓斌。

    ““那就取消吧,我不会去的。”

    “你,你……”莫桓斌激动的站起身,呼吸因生气变得急促。

    吴伯忙走过来拉了下我的手,还不停地对我眨眼,示意我不要激怒爸爸,“暖心哪,你就听你爸的吧,即使都约好了,去赴约也是一种礼貌,谁也没说见面就得嫁给这个男人不是。”

    吴伯的良苦用心我怎能不明白,看着老爸的脸色不好,我也只得顺着他的意思,“爸,你别生气,我去就是了。”

    “唉,这就对了吗,”冷岚心思转得最快,听到我同意相亲,马上就笑逐颜开了。

    当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了,原本回到家里是挺疲倦的,但是这会却是心烦意乱。

    我拿出手机,翻看女儿的照片,一颗心揪得更紧,连呼吸都是凝重的,心心念念的盼着时间快点过去,等到下个月一号我就能去看望女儿了。

    辗转到了四点多,我还是睡不着,索性起床来到厨房,洗菜掏米做上一盒精致的爱心便当。

    施南晟邀请我是不会赴约的,但想到之前他曾帮过我,我就做一份便当送给他品尝当做谢礼。

    差一刻七点我已经到了我的冷饮店,但我有急着开门,而是去到街角的那家咖啡馆,我将便当交给了一位服务生,希望他帮我把便当转交给施南晟,服务生答应转交,我的心也安稳不少。

    回到冷饮店,从开门就有客人陆续进来,我这一忙就到了下午三点。

    等冷岚冷着脸站到吧台前,我才想起来,三点钟约了人家相亲的。

    但这个亲相得没那么容易,我不是谁的布偶,说摆弄就摆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