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4本章字数:3045字

    原来冷姨口中的青年才俊,是大腹翩翩,头顶微秃中老年才俊。

    对于今天的相亲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的,但为了爸爸的心脏不受刺激,我硬着头皮来了。

    但我并不急着过去,而是拿着包先进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我给自己换了件土灰色的格子衬衫,宽松的黑裤子,再穿上双从冷岚那里偷来的‘老北京’的红色绿花棉布鞋,脸上,就已眼线笔在脸上点上一片凌乱雀斑。

    我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过来洗手女客人们看到我,都是指指点点憋不住笑。

    我清楚这回自己是妥妥的了。

    跟我相亲的男人名叫史才俊。

    我缓步站在他面前,“是史先生吗?”

    史俊才抬眼,用一种很现实地眼神上下打量着我,最后满脸的嫌弃,嘴里嘀咕,“身材不错,只是这脸……”

    我强憋住笑,手里搓衣角边,“我可以坐下不?”

    他有些惊愕,有些嫌弃,但终是对着座位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你就是莫暖心……莫小姐?”

    “嗯哪,”我点点头,“来的路上总堵车,所以来晚了。”

    “你是坐的公交吧。”

    “是啊,一站一停,烦死了。”我配合地说。

    “哦。”史俊才挑剔地眼神紧紧落在我身上徘徊,色眯眯侵略地目光简直令人作呕。

    “小姐,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我摆了摆手,“我不渴。”

    史才俊大抵是受刺激过度,他挪到我身边的椅子里,一只大手落在我腿上用力的捏了下,嘴里嘀咕,“身材还不错,只是这脸差点,不过……关了灯,都是一样用。”

    我斜眼看他,用力的拍开他的手,声音颇大的吼了一声,“少动手动脚的。”

    旁边桌的几个客人向着我们频频侧目。

    皮糙肉厚的大手熊掌似地落在我握着杯子的手上,贪婪地口气,“听说莫小姐离婚有段时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像小年轻那样扭扭捏捏的,不如今晚就住到我家来,你看怎么样啊?”

    我去!我打扮成这样,他还想睡我,这人真是恶心的连个底限都没有。与此同时,他的脚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一下下碰到我的脚。

    这臭男人不仅色情还猥琐,我极力压制的心火腾腾蹿升,狠抬腿对着他的皮鞋用力的跺脚。

    “诶呦……”史才俊脸上横肉抽动两下,触电似地跳起来,抱着他的脚大跳大叫起来,“好疼,好疼……你这土包子敢对老子动粗!!!”

    “史先生,对不起,我这土包子也没看不上你啊,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我对着他倒竖了中指,并且狠狠赏他一记白眼。

    低俗下做的男人,就是冷岚给我找的有钱的二婚丈夫,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侮辱。

    我背起包包走出茶座,才迈出两步,身后的史俊才不干了,他叫嚷着要教训我。

    史俊才对着我要挥拳头,可是拳头还没打到我身上就被人挡住了。

    我这才注意到,挡住史俊才拳头的男人居然是施南晟。他站在那里挡在我面前,高大的身影把史俊才映衬和挺滑稽的。

    “这位先生,莫小姐不能跟你相亲了。”

    “为什么?”史才俊试图挣扎,满脸的愤然。

    “因为在你到来之前,我们已经决定要开始交往了。”施南晟对面前男人宣布后,又温情脉脉地目光望向我。

    “什么?你们要交往?你说你要跟她交往?”史才俊上下打量了施南晟,又再看向我,一脸懵逼地样子仿佛这个说法毁掉了他的三观。

    “对,除了我,没人能配得上莫小姐。”

    施南晟又补刀一句,史才俊直接翻白眼,他对着施南晟连说了几个误会。

    “你要是胆敢纠缠莫小姐,别怪我不客气。”施南晟笑着告诉他,之后才松开手。

    史才俊飞快拾起桌上的公文包,“不会,不会,这么好的女人,你一个人享用吧。”之后就一路小跑的飞奔出去。

    施南晟笑着看我,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似乎有宠溺和包容。

    我用力的挠了下发心,为什么每次尴尬事都能遇到他。

    施南晟笑着走到我面前,他半垂着浓密的睫羽,削薄的唇瓣溢着笑,“你拒绝我的邀请,却又找男人相亲,不觉得自己挺矛盾吗?”

    “施南晟,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喉咙滑动,感觉自己确实活着挺纠结。

    施南晟依旧是白衬衫,牛仔裤,干干净净地样子,简单优质地样子令人不敢小觑,他含笑对着我耸耸肩膀。

    我看向四周,才缓缓明白了什么,指了指这间茶座,“你不要告诉我,这里也是你的地盘。”

    “心宝,你又答对了。”施南晟仍旧笑着,好看的唇角向上扬起,温柔得要拧出水来。

    他甚至在我乱看时,伸出大手在我的发心上揉了揉。

    过于亲昵的举动,我很不适应,不着痕迹退后几步,干笑了声,“呵呵,是吗,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你去哪?”

    “我回店里。”

    施南晟看着我,快步追上前,伸手握住我的手腕。

    我被他拉得一个趔趄,双手扑在他怀里,等我目光下移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时,不由被他的美态感染。

    施南晟握着我的手腕的手力道很轻柔,他的手指很软握着我手腕的姿势,修长纤细的手指精美得像一件艺术品,漂亮得令人移不开视线。

    “你?……”

    施南晟目光从头到脚扫过我,“你就这样回去?”

    “哦,没什么。”我是觉得没所谓。

    可他不这么认为,施南晟拉着我往二楼走。

    他推开一间房门,里面是间很朝阳的办公室,施南晟从格子上拿出包湿纸巾一下一下给我擦脸。

    我说我自己来,他却跟没听着似的,没把纸巾给我,细致认真的将我之前画上去的雀斑全抹掉,露出原本干净的脸。

    我看着施南晟,眼前突兀地出现了陆明森的脸,像这样给我抹脸,陆明森也做过一次,那还是结婚不久,我们在海边度假,他给我抹掉脸上的细沙时,也曾这般的认真过。

    为什么想起他?我一定是鬼上身了。

    用力的摇了摇头,把施南晟摇得一愣,他专注地看向我,“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啊?”看着施南晟的脸我回过神,“没,没有,我该回去了。”

    我再次试图离开,可是施南晟却以身体挡住了我。

    “莫暖心,我刚才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提议?”这回换我一脸懵逼,“哦!今天真是谢谢你帮我解围,我晚上,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施南晟不满地摇摇头,“你早上送来的便当我已经吃了,味道非常赞,但是我说的提议不是吃饭哟!”

    “那是什么?”

    “我要你把今天的相亲对象当成是我……就OK了。”

    “啥?”要不是屋子里特别的安静,我真以为我自己听错了,但我看着他,还是觉得自己听错了。

    我伸手到他的额头上,然后又摸了下我自己的,这个男人是病了,还是精神有问题?还是说也想找个女人骗父母?各种想法在我脑子里涌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施南晟估计是被我憨憨地样子逗得挺开心,因为我看到他咧开的笑脸变得更为生动鲜活。

    不管他是什么原因我都得给他冷静冷静。

    “施先生,你肯定不知道,我其实……啊!”

    施南晟轻挑眉梢,看着我的笑容眸光渐深,片刻间,他倏地冲过来,双手捧起我的脸俯身用力地吻住我……

    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湿湿软软的双唇覆住,混沌的脑子嗡的一声天旋地转起来。

    施南晟他竟然吻了我!

    我使劲的推搡,施南晟却吮着我的嘴唇,安抚地告诉我,“这是我的初吻。”

    什么初吻!!!

    我的大脑二次炸开,脑袋里一片空白,心上如同掀起了一场飞沙走石的硝烟,天昏地暗,混沌如天地初开。

    “别乱动……”他的声音含动脉脉,让我觉得自己被遭雷劈。

    在我被他吮得神智更加迷离的时候,他的舌头探进了我的嘴里,带着我的舌头一起翻腾、飞舞、纠缠!他的嘴唇非常柔软,开始是冰凉的,然后逐渐火热,不断地深入,仿佛要将我吞噬。

    攻略城池的气势,不似他的人他的外表,温柔如斯。

    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整个都僵成了石头,连呼吸也不能自己。我甚至又想到了我的前夫,我内心深处甚至产生了奇怪的报复心,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清醒地想起陆明森,在这个连嘴唇都被吻麻的时刻。

    施南晟抱着我的双臂越来越用力,吻我的唇舌也越来越激狂,低低的喘息愈见急促……

    吻着吻着,我突然被他松开了,然后他凝神静看我,“心宝贝,你能不能有点反应?”

    “我反应了,你不听。”

    “那我问你,我的提议你决定好了没。”

    我看着面前的面色微红的男人,不,初吻若讲真,我是不是应该叫他少男?

    “我离过婚,生过孩子,你一少男非一蹦三尺高的要跟我交往,肯定是有病,而且还是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