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4本章字数:3563字

    陆明森今天订婚,现在他和柏雅终于可以正大光明了,为什么要打电话找我?

    我挣扎想要坐起来,但是动一动头仍然晕得厉害,才起来就又跌回床上。

    努力的回想了之前发生的事,发现自己记忆还算是清楚。

    就在我要关机的时候,我看到早些时候收到他的一条短信。

    短信是陆明森发的,只有四个字:孩子病了。

    小星星病了!

    我腾地坐起来,将散乱的长发全都捋到耳后去,颤抖着的双手拨打了陆明森的手机。

    手机接通,我听着嘟嘟的等待音,又心生犹豫,于是,我果断挂断了。

    但挂断前一秒,对方是接听了的,因为我听到陆明森的声音,“你在哪里。”

    他问我在哪里。

    我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孩子会是真的病了么,还是说他又要耍手段。

    紧接着,我的手机响起来,来电人是前夫。

    我很果断的挂掉。

    我按了几个号码,将电话打给吴妈。

    吴妈的这个号码只有我们俩知道,因为手机是我送给吴妈的,并且我会每月给吴妈另打一份丰厚薪水。也就是说吴妈是个双间谍,他表面为陆家工作,实际上她也为我服务。

    手机响了几声,吴妈接听了。

    “少奶奶吗?”

    “孩子病了吗?”

    “昨天星星奶奶抱着在外面散步时,可能凉到了些,傍晚有些烧,流鼻涕还有点咳嗽。”

    “陆明森在家吗?”

    “少爷不在家,今天……少爷……”吴妈欲言又止,我心里倒是清楚。

    “吴妈,今天陆明森订婚,估计不会回来了,我半个小时后到你那,你帮我留门。”

    “……这,好吧。”吴妈犹豫了一会,最后答应了。

    我也来不急换衣服,拿了包包直接就冲了出去。

    我所在的小区位置有些偏僻,以至于我站在马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开过来一辆无客的出租车。

    夜风泌凉似水,我站在马路边心急如火,眼泪也一个劲的往外涌。

    小星星,想到我的小星星我的心就疼,对于幼小的她来说,母亲的微笑和陪伴是最温暖的存在,和谐的家庭和爸母的笑脸会影响她的一生,可是这些我都没办法给她,对女儿亏欠成了我此生的最大遗憾。

    我沿着公路边跑边等,最后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候。

    面前闪过一道远光,终于驶来一辆出租车。

    半个小时后,我才到了陆家大宅。

    远远的,我就看到吴妈瘦弱的身躯立在铁门边,焦急张望。

    自从我们离婚后,陆明森就让吴妈带着小星星回到了婆婆家里住。

    我望一眼伊之睛的窗子,是黑的,她老人家从来不熬夜的,这会应该正睡得熟着。

    悄没声息的,我和吴妈来到了女儿的婴儿房。

    此时的房间里,安安静静,女儿娇小的身躯舒散地小姿势,睡得恬恬淡淡。

    我伸手到婴儿床里,女儿的烧已经退了,我握住小星星的小小手,不安的心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吴妈笑看着我,悄声:“少奶奶,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小星星的。”

    “还是叫我暖心吧。”

    “嗯,好啊。”

    之后我跟女儿独处了一个小时,我用手机跟女儿照了许多个合照,几天不见,小星星又变样了,从前皱巴巴的小脸变得盈润饱满了,当真是女大十八变呢。

    “暖心,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回去吧。”

    “嗯。”我嘴里答应着,但眼睛还想要多看女儿一会。

    “再过几天,你就能接小星星到你那里住一周了,再忍忍吧。”

    “是啊,真希望时间过得快点再快点。”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女儿的房间,我没有让吴妈送我,出去的路我很熟悉,而且我不想女儿万一醒来,身边没有人。

    从二楼走到一楼的客厅,过道上点着暗红色的壁灯,但我望一眼漆黑的客厅,心还是紧张的,我从包里拿出了我自制的防狼药水,其实就是我自制的辣椒水了。

    将小瓶子握在手里还真是仗胆不少。

    一步步迈下楼梯,眼看最后一阶时,身侧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猛时将我扯了过去。

    天眩地转间我感觉到手臂处传来巨烈的疼痛,手里的辣椒水也随之掉落。

    几乎来不及反应,滚烫的呼吸就突袭在颈间,男人火辣的吻铺天而来。

    “放开,放开……”

    陆明森满身酒气,似乎醉得很深,他嘴里嘟囔着雅雅……他就像一只万年没碰过女人的饿狼,欲望强烈动作猴急。

    我身上的衣裙被他大力扯破,我挣扎着被他逼入死角。

    衣服破了,连带着他的体温也随着皮肤的紧贴传递全身,我忍无可忍但又无可解脱,愤怒中,我低头咬住他的肩膀……直到嘴里混了大量的血腥,我才微微松了口,但是陆明森仍旧没有停下来。

    混乱中,我用鞋跟踩了他的脚,鞋跟的力量有四十公斤,我就不信他停不下来。

    果然,在我一鞋跟跺下去之后,他发出了困兽般地吼叫,停止了动作。

    我则一不作二不休,抡起拳头打向他后脑,膝盖顶向他的要害处,接二连三的反击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愤怒吓到了。

    陆明森全程没有还手,他弯着身子弓成了虾米,扬起的脸对着我,深谙的目光定定地望着我,英俊的面容变得扭曲,那是一种我看不懂的乖张异样的神情,我看不懂,也懒得去懂。

    一个把妻子认成情人的男人,我转过身快步跑出去,这个地方,多留一刻我都会生癌。

    离开陆家,被沁凉的冷风一吹,我平静下来,突然发觉今夜的事很蹊跷。

    我酒醉醒来收到陆明森的短信,才知道孩子病了。

    陆明森今天订婚,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为什么他会满身酒气的在家里?

    他将我逼进死角,嘴里喊着柏雅,狂吻我的行为很荒诞,但他看我的眼神又是那么清醒,他真的怀疑他根本就是在作戏。

    陆明森是个很有规律的人。他饮酒但从不过量,更不会宿醉。

    我想着,想着头又疼起来。。

    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客厅的时候,无数道目光投向我,一瞬间,我有种水深火热的感觉。

    施南晟居然坐在我家不大的沙发里,一身蓝色运动套装,露齿微笑的脸帅气迷人。

    我敢肯定的是,在我进来的前一秒钟,家里的氛围是相当的和谐的。

    但我闯进来太不是时候,因为大家的笑容都因我回来而定格在脸上,在看到我衣衫褴褛的狼狈相后,统一地胯下去了。

    施南晟在打量我一眼之后,他笑着站起来,对着冷岚说,“伯母,我能不能在这里用早餐呢?”

    冷岚笑脸复又回归到脸上,喜笑颜开,“当然可以啊,我煮了许多,肯定有你的份。”

    施南晟跟着冷姨往厨房去,走到我身边时,歪了头到我面前,“去换衣服,出来吃饭。”

    我张了张嘴,想问他为什么在,但对上父亲投来的质问眼神,速度钻进房间去。

    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后出来,看到施南晟挺高的个子正站在冷岚身边聊得亲切。

    咳……

    轻咳了一声,“我上班去了。”

    “暖心哪,把这个带上。”冷岚笑看向施南晟,快步追上我。

    她看了我一眼,又偷看了施南晟,笑兮兮地,“有这么好的男朋友,为什么不早说?岚姨昨天还拖人给你介绍呢,早知道有这么好的男人,还费那个劲干嘛。”

    “他不是我男朋友。岚姨。”

    冷岚翻了个白眼,“他说他是啊。”

    “他的意思是说他是我男性朋友,不是男朋友。”

    冷岚立刻换出怀疑的眼神。

    施南晟笑着走到我身后,“伯父,伯母,暖心一时还不能接受我的追求,但我的真心日月可鉴,你们一定要支持帮助我。”

    “没问题!”冷岚像说悄悄话似的用手掩住嘴,之一,就连不苟言笑的莫爸爸也笑了。

    初雨和初雪也走过来对着他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我愣在当下,被惊得目瞪口呆。

    车子里,施南晟从后座提了几大袋子给我。

    “这些又是什么?”我看着没敢接过。

    “我给你买的衣服,我感觉你穿得太简单了,就自做主张选了些。”施南晟看我不接,也一点没生气,他将袋子放到我膝盖上。

    “你看一看,还喜欢吗?”

    “施南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不想交男朋友,你这样做让我心不安,我会觉得自己亏欠了你。好姑娘那么多,你就把幸福给别人吧。”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施南晟没有回答我的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路边的景物缓慢飞逝在视线里,我不时扫一眼施南晟,他则是一本正经的开着车,从他的表情我完全看不出他是喜是怒。

    但是气氛沉默了,这不太像他的风格。从始至终,从家里到饮品店,他都没有问过我为什么会衣衫破败地回到家,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施南晟统统没有问。

    车子停在饮品店外,施南晟在我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已经提着袋子下了车,他提一大堆东西跑过来给我开车门。

    我侧身要下车的时候,突然被阳光下的施南晟行为感到心动。

    “记得这些衣服一定要穿,特别是我们约会的时候。”

    我蹙紧了眉毛,真觉得这个男人太棘手。

    “施,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他含笑的目光平视前方,吐出的字句却带了点撒娇,“我活了26年,给女人买衣服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你如此打击纯情少年,你的家人知道吗!”

    我顺手推开他一些,好让我有地方走下车,“什么纯情少年能这么死皮赖脸啊。”

    施南晟见我伸手,居然往前凑了凑,我的手就实实在在的摸到他的胸……我尴尬退开时,又被他大手握住,在他胸前。

    “你这是干嘛……”我忍不住斜眼看他。

    施南晟就那握着我的手往上,往上摁在他的心脏上……“我的心意你若不收下,这里会痛的。”

    道路两旁人来人往,我跟他站在门口实在太不妥,“你不忙吗?”

    施南晟大手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下,“好吧,我走。”

    目送他离开,我忍不住长叹一声,施南晟是个不错的男人,他也真是不该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爱情于我,早已是个奢侈的东西,所以,施先生,你当真是表错情了。

    “看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一抹红色的身影从加长的白色豪车里走出来。

    打开车门的人是陆明森的谢助理,他看到我时,依如从前地点点头,嘴里叫了声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