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旅游不能贪便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9本章字数:3240字

    本人姓冷名冰冰,新闻系刚出炉的毕业生,待业青年一只,性别女、爱好男,特点是穷。

    前半生就是个大写的‘惨’字,老爸、老妈一生热爱冒险,结果在我三岁时,不幸于一场雪崩中遇难身亡。

    爷爷、奶奶早故,我由寡居的姥姥抚养长大,两年前,姥姥也驾鹤西去了。

    我勉强读完大学,刚毕业又找不到工作,赋闲在家闷得发霉,打打零工,日子过得一如既往的紧巴!

    所有的‘不平凡’都始于一个傍晚,那天下午,我结束短期促销工作,拿到一笔工资,出门狠吃了一顿自助烤肉,吃完扶着墙走出餐厅,我决定遛达回家,赶巧途中看见个大帅哥,光顾着看他了,结果一头撞上电线杆,脑门瞬间鼓出个大包,我捂着包抬头一瞧,立刻被电线杆上的一则小广告吸引住了。

    身为一名资深‘盗笔’爱好者,对‘古墓’这两个字的敏感度甚至高过自己的名字,这张小广告挤在一堆专业通下水和包治男科疾病的广告贴中间,内容很简单,就一句广告词,我挑最关心的内容总结出几个字:参观古墓送老公!

    下边落款是八卦旅社行,还有联系电话。

    我从电线杆上揭下这张很有鼓动性地小广告,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拨通了那串电话号码,当然,第一个问题是问需要多少钱。

    前面交待过了,我穷啊,人都说女儿要富养,可我打一出生就没钱喝奶粉,长大了缺笔少本,青春期缺衣少肉,成年后缺恋爱经验,毫不夸张地说,姐一直走在贫穷的大道上,从不拐弯!

    好在对方报了个吉利数‘88’,88元包旅游巴士往返接送,88元包导游费加古墓门票,只要88,走过路过别错过~

    我听完对方的口号,表示很满意,二话不说报名参加了名为‘深山古墓惊悚之旅一日游’的旅游团。

    其实旅游参团必须选择正规旅行社这个道理我懂,但正规旅行社组织的古墓参观游,那墓都被几百、上千万人踏过了。

    这家旅行社唯一吸引我的就是他们保证这座古墓是新品牌,我们是第一批游客,不过因为墓的面积不大,研究价值低,没啥文物,所以才这么便宜。

    这个解释很合理,我老家这文化底蕴浅,别说六朝古都,就一朝古都,还没繁荣多久,真要找大墓,那肯定没有。

    收拾好背包,我为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参加完这趟旅行我的人生将会重新开始,努力找份正经工作,即使去街上强抢民男也要交个男朋友。

    按照导游约好的时间来到预定集合地点,我发现广场边上只有一辆小巴,车门上贴着‘八卦旅行社’五个红字。

    小旅社嘛,坐小巴经济实惠……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走过去敲敲车门。

    司机给我开了门,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冲我热情地一笑:“你是冷小姐吧,欢迎,人到齐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我回以一记礼貌地微笑,迈上车扫了眼车箱里面,立即懵了,车里加我一共七名游客,全是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而且她们都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

    我心里暗叫糟糕,这准是上了黑车,要把我们卖到山沟沟里去!

    此时车门已经关上,我灵机一动,说要上厕所,可惜美丽的导游小姐站起身冲我吐了一口气,我瞬间人世不知,晕了过去。

    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而且森森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我急忙摸向身后,幸好背包还在,我取出手电,打开照向身边。

    发现自己靠墙坐在一条甬道里,一时间所有曾看过的密室逃生类的小说、电影情节全都跳出来,在脑海里乱蹦。

    我站起身,朝左右喊了几声,幽暗阴寒的通道里只回荡着我的声音,经过空气和环境的渲染,这声音严重失真,变得仿佛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比安静更可怕,我连忙闭上嘴巴。

    狗血悬疑剧常出现这种情况,几个二货被弄到一个封闭的空间,或是房子或是小岛,然后上演一轮生存战,最后凶手肯定是心理变态或求财。

    我不认为绑架七个年轻女孩能谋到什么财,除非其中有一个是亿万富翁的女儿,可是另六名游客穿着打扮都很朴素,没哪个像千金小姐的,那绑匪肯定就是心理变态,或是非法录制真人秀节目,供那些国际顶级富豪欣赏。

    我的脑洞越开越大,最后把自己吓得直哆嗦,原地等了十来分钟,总在一个地方不动也不是办法,我觉得不能再等了,这里别说人影,就连鬼影也没见一个,再耗下去饿死在这的可能性更大。

    甬道两端全隐没在黑暗里,目测看不出距离,也看不到哪边是出口,我是个左撇子,便决定先向左走,哦,对了,我还是个路痴,而且是无药可医,病入膏肓那种。

    凭着感觉走了几分钟,迎面有徐徐的微风吹拂,我暗暗欢呼一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天知道,以前凭感觉找路,每次都会朝反方向越走越远。

    这次或许是在天国的一大家子亲人不忍心他们的宝贝横死,冥冥中给我指引方向,让我顺利找到出口。

    “不是说古墓面积不大嘛…这怎么解释!!”我以为的出口,其实是一整座被挖空的山腹内部空间,最顶部有空气流通,风就是从那里吹进来的。

    通俗点讲,就是从山尖处吹进来的,山顶和我之间数百米高,又没有三胖笔下的九头蛇柏当梯子,我插翅都难飞。

    金字塔型的山腹内,中央位置立着一块石碑,碑高三米,踩着它跟没踩一样,突然,呜呜呜的女人哭声,回荡在整个空间中。

    低低的、压抑着的哭声时断时续,我头皮都炸了,环绕立体声的效果棒棒的,那哭声犹如在我耳边,如泣如诉。

    我转身调头往回跑,但又猛地顿住了,因为我听到哭声里夹杂着叫骂,字正腔圆的汉语——窝草!

    这两个字吸引着我扭过身,把手电光打向石碑,黑暗的环境下,有一种人最悲催,就是想象力丰富的人,特别是平时爱看恐怖小说、听鬼故事、看惊悚电影的倒霉孩子。

    我就琢磨呀,是不是这石碑年头久了,成精了?跟之前被坑里来的现代游客学会国骂了!

    “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石碑后面爬出来,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盯着我。

    “啊~”我弱弱地叫了声,实在是没力气,腿都吓软了,哪有力气尖叫?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救救我,我是被骗的游客!”女人虚弱地向我喊道。

    她喊出我的心声,我反倒冷静了,她是人不是鬼,很可能是跟我一起被扔进来的。

    我急忙走向她,她的右脚踝肿得老高,难怪她要爬出来,眼睛也因哭的时间太长,红肿的如同两颗桃核。

    世人只知‘难兄难弟’四个字,此刻我却领会了何为‘难姐难妹’,说起来桃核姑娘跟我还挺有缘,我们一番交流,她自报姓于,名佳雪,我乐了,都下雨加雪了,那肯定冷冰冰啊,我们俩在一起可以搞个天气预报组合。

    聊了聊各自对于这起绑架案的看法,于佳雪和我想的差不多,不为财、不变态,谁有功夫和这份闲心骗几个小姑娘来送死?

    “咱们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吧,凭我的古墓知识,也许能找到出口。”于佳雪自信满满地说。

    我一想也是,参加这种旅游团的妹子,就算不是考古专家,也一定看过不少的盗墓类小说,管它正史、野史,没准瞎猫能碰上死耗子。

    “你先看看这石碑上的字。”我把她扶到石碑正面,她刚刚自我介绍时说是学汉语言文学的,认个把古文应该不在话下。

    她睁着哭肿的眼睛,把石碑上的字从上到下、由左至右,逐字看完,点了点头:“嗯……”

    我在旁边看得着急,忙问:“别仔细翻译了,大概是什么意思?”

    她指了指碑上的字,说:“不认识。”

    但紧接着,她补充道:“我有个同学喜欢古文字,她给我看过她自己整理的古文字样本,这碑上的字,不属于已知的任何时期的任何种族。”

    我本想发火,听到她这句话,立即说:“你意思是,它是一种未被发现的文字?”

    于佳雪点点头,说:“所以不止我不认识,应该没人能读懂。”

    我反驳道:“八卦旅行社呢,他们组织的活动,又熟悉这个地方,能把咱们扔在不同的地点,或许他们知道。”

    于佳雪叹了口气,说:“我怕咱们有命知道,没命出去。”

    气氛一时陷入沉寂,能否读懂石碑上的字已经没有意义,如果这是场有预谋的‘谋杀’,我们都将送命于此。

    但现在我们还活着,活着就不能放弃求生的希望,我和于佳雪互相鼓励了几句,决定往我来时的方向走,这里是条死路,那么生路很可能就在与这里相反的方向。

    山体内异常阴冷,幸好我们穿着登山服,于佳雪单腿使力,虽然有我扶着,可走一段就要停下休息一会儿。

    我们回到我醒来的那条甬道,甬道是从山壁内部开凿出来的,假如不是现代人干的,那当初必定是个浩大的工程。

    不怪女孩子半夜上厕所总爱叫上个陪厕的,路还是刚刚那条路,可两个人一起走,恐惧感顿时减淡了不少。

    走了约莫十来分钟,应该已经走过我醒来的那个地方,前路依然没有尽头,这时,于佳雪突然扯住我的胳膊,身体牢牢定在原地。

    “我……我好像踩到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