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爬走的半截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546字

    眼前的一幕让我的常识遭受到颠覆性的打击,以前听说人的唾液能给伤口消毒,小时候手指划道口子,姥姥就让我舔两下,可是此刻的‘消毒’路径未免太曲折了,一个吻的治愈力能跑到肩膀上?

    “这就是命。”冷星夜笃定地说。

    “我读的书少,你别骗我,这和命有什么关系?”论初吻与大粽子的愈合能力?

    “呃…那个女人的尸体不见了。”他示意我看许露尸体掉落的位置,我成功被他转移了注意,看向应该躺着半截许露的位置。

    那地方干干净净,不,如果仔细看的话,地面上有些奇怪的痕迹,我不是专业的罪案现场鉴定人员,只大概能判断出是拖痕还有血迹。

    冷星夜的观察力比我强,这足以证明他是个细心且观察入微的人,和我的粗枝大叶、不求甚解刚好互补。

    他盯着地上的拖痕视线延伸向来时的甬道望去,淡淡道:“她爬走了。”

    我心里一惊:“啥?谁爬走了?于佳雪?”

    冷星夜摇头,说:“是许露。”

    接吻能治疗外伤,只剩半截的许露自己爬走了,我不知道此时该做何表情,只好干笑两声,冷星夜以为我是不相信他的话,手指虚点着地面上的一处痕迹,认真道:

    “如果是被人拖走,不会留下这个,你仔细看,这四个短的拖痕是五指弯曲抓地,用力向前爬时留下的,小拇指受力最少,而且短,所以弄出的痕迹不明显。”

    我现在宁愿他是个天真单蠢的傻白甜,也不想听到他柯南附体般分析许露在诈尸,尤其是我知道他说的没错,这会让我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我很奇怪,为什么我看到她们的时候,她们就是老老实实的死人,只要离开我的视线,她们就会各种活动?难道在跟我玩一二三木头人?”

    “也许你身上有避邪的东西。”

    “摆脱!姐穷的都快去抢老太太的买菜钱了,那种稀世宝物如果有,早被我卖掉换涮羊肉了!”

    “那可能她们怕的是你本人。”

    “我发现你有成为作家的潜力,脑洞太大,你以为是探险小说呢,主角总有各种牛X的金手指,又开天眼、又驱鬼的,姐活了22年,除了穷,没别的特异功能!”

    冷星夜茫然地看着我,我意识到说这些他可能听不懂,盗墓贼虽然教会他现代口语,可网络小说他肯定没听过,便叹了口气,说:

    “算啦,我觉得咱们现在最该解决的问题是于佳雪,看样子她是想坑死所有人,对了,上面那些蛇也得想办法干掉,要是有火就好了。”

    有时候越是看不见,心里就越不安,眼见为实,因此我决定顺着许露的爬痕找到她,我非亲眼看看她是怎么诈尸的不可!

    冷星夜陪着我,一边观察周围的动静,一边对我说:“我觉得上面的怪蛇不是一群。”

    我被他挑起好奇心,便问:“不是一群?难道是一条?”

    没想到他点了点头,说:“攻击咱们的蛇头都是从一个无比巨大的棺材里伸出来的,棺盖上有很多洞,这些蛇有身无尾,我觉得,它们可能不是无尾,是……类似章鱼触腕的东西。”

    我了然道:“你是说,它的躯干在棺材里!”

    冷星夜‘嗯’了声,视线忽然定格在我们头顶的某处,甬道拱顶上有一个我最初在第一条甬道里见过的那种洞,当时我眼角瞟见过一抹白影,在这样的洞下方,不过白影和洞的大小比例相差悬殊,所以我没有将它们联系起来。

    “你看咱们从个洞能出去吗?”我异想天开道。

    “里面有东西。”冷星夜答非所问。

    “有、有东西?”我结巴道。

    “我能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刚刚过去,但不知道是什么。”

    “哎~你吓我一跳,这样的洞能经过的肯定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狐狸的洞都比它大。”我是不怕动物的,常跟身边人夸野猪和老鼠可爱,搞得周围的人都觉得我审美跑偏,求我别夸她们长得美。

    冷星夜没再说话,我们继续朝甬道外走,忽然我停下脚步,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于佳雪的秘密通道!

    假如于佳雪没有一条秘密通道,她是怎么做到一会儿跑到我前面,一会儿又莫明出现在我后面的呢?

    若是这条通道真的存在,她随时都能设下陷阱暗害我们,走寻常路想捉住她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将想法告诉冷星夜,他抬头望向头顶,意思很明显,甬道两侧的石壁是实打实地岩石,地下的那条通道我们走过,距离这层太高,没电梯别想随意上下。

    那么只有一个地方是我们不知道,而又可能存在秘密通道的,就是我们的头顶上方!

    “这年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没准于佳雪会缩骨功呢。”我恨恨道。

    走回有枯树的洞穴,在看到枯树时,我险些爆粗口,树干空了,里面亚麻色头发的女尸又不见了。

    我没有继续走下去,站在树干边让脑子冷静冷静,并试着用我产量不高的脑细胞去分析目前的情况。

    首先,于佳雪想干掉所有人,其次,她需要移动死尸来完成某种仪式,最后,她为什么要把尸体搬来搬去?

    矛盾,分析到最后,这一切都充满矛盾,还有刚刚在主墓室,白然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是你’,她应该只听过我的声音,但当时我没有出声,她分明是认识我,可在车上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进墓后我们一次照面也没打,她不可能认识我。

    我边想边把脑子里的东西嘀咕了出来,冷星夜的耳朵灵得很,我小声的嘀咕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末了他说:

    “不如你换个方向思考,假设头发颜色很浅的那具女尸和许露,她们都能移动,也能思考,那她们愿意帮于佳雪完成仪式吗?”

    “只有一个到最后……”我喃喃道:“没有说生死,不论生或死,只有一个到最后?如果是这样,那死尸自己也有竞争的权力,不过,这太扯了吧,我——六人不死、七人不灭?!!”

    我激动地差点跳起来,石碑上的字是这个意思,没错,六人中只有人活着,那其余死去的人就不会真正的消亡,她们仍在古墓中活动着!

    所以于佳雪必须杀死六个人,否则她安排好‘位置’也没用,因为祭品会自己跑掉,树干里的亚麻色头发女尸就是个例子。

    当然,这些全是我的推测,并不等于事实真相,但我相信它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我拉着冷星夜快速走向火盆洞,在代表双腿的两只火盆里看到了许露的两条腿,原本我以为她的下半身是被无眼蛇给扯掉了,没想到在火盆里,但这证实了我的猜测,腿一定是于佳雪放的,谁能把自己的下半身劈成两半?

    “亚麻色头发的姑娘应该放在树干里,许露应该放在火盆里,骨尸姑娘放在陶罐里,那剩下的地方该放谁呢,骨堆、水池和石碑……”

    “救命——救命啊——”凄惨地求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和冷星夜对视一眼,立即朝金字塔型的罐子洞跑去,结果进去一看,挂罐子的铁链上正挂着一个人,她双腿乱蹬,大声喊着救命。

    “你能接住她吗?”我问冷星夜,他看看绑住女孩的绳子,幸好是普通的登山绳,于是他点点头,手中匕首飞射出去,切断了绑着女孩双手的登山绳,然后纵身一跃,单臂拖住女孩下坠的身体,将她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