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敌人的敌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576字

    甬道上面一定藏有隐秘的出口,这是我们三人此刻的共识,看了太多真人秀节目,我忍不住猜测抓我们进来送死的家伙,就是通过顶部的孔洞监视里面的一切。

    可惜我们当中没有破解机关的高手,也没人懂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只能笨方法,一米一米地敲击听回声。

    韩茜的胆子小,我便安排她检查金字塔洞两端的甬道,不出甬道她就看不到残肢骨骸,等到需要她跨越其它洞穴时,可以闭着眼睛由我领过去。

    分配冷星夜检查火盆洞和枯树洞时,他沉着脸坚决不肯跟我分开,逼我使出杀手锏,只用一句话就令他乖乖听话。

    这话句绝对不是我夸大事实,我们随身都没带水和食物,如果不能尽快出去,他作为资深大粽子当然不需要吃喝也能活,我却会渴死、饿死。

    幸好他饱汉子还知饿汉子饥,听完我的话,立刻跑向火盆洞,韩茜目光追逐着冷星夜的背影,注意到我在看她,连忙收回视线,扯出一抹艳羡的笑,说:“你男朋友真听话。”

    我说:“他不是听话,是怕我饿死。”

    说完便也快步走向骨洞,骨洞是七个洞中最省心的洞,里面没有跑来跑去的尸体,也不见别的怪物件,我直接越过这个洞,踏入骨洞通向水池洞的甬道。

    铜柄火把捅在拱顶的石砖上,发出‘当当’的清脆响声,敲了一路,听得我耳朵都快麻木了,我停下脚步,想让听觉休息一会儿,忽然,水池洞内传来打斗声。

    我紧跑两步来到出口处,但没马上冲进去,因为冷星夜和韩茜都在我后方,他们不可能在水池里和别人打架。

    水池洞里黑暗无光,我把手电给了韩茜,自己一路摸着黑走过来,所以此刻只能蹲下身,贴在出口边上仔细听洞穴里的动静。

    洞内碎石遍布,通过分辨脚踩石头的声音,大概知道里面的人距离水池很近,而且除了肢体撞击的声音和重物落地再爬起的声音,我没听到任何喘息或人在打架时不自觉发出的喊声。

    正当我特别好奇是什么人在安静搏斗时,水池上方突地亮起两盏红灯,红灯忽明忽暗缓缓离开水池,竟然没理池边打架的几位,直冲我的方向飘来。

    “冷冰冰?”水池附近有个声音开口问道。

    “于佳雪!”听出叫我的声音是谁,我惊诧得低呼一声。

    “你不能死在这,快走,回主墓室去!”她朝我喊道。

    我一听她的话,火气蹭地一下蹿上来,敢情我死在哪还得由她说了算?呸!

    这里有人和她打斗,不管怎么说都有她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不退反进,干脆跳进洞里。

    ‘嘭’的落石声从我身后传来,我连忙扭头,伸手摸向出口,结果只摸到一扇冰冷的石门,我从甬道走了这么多来回,竟然没发现它还有门!

    甬道被下落的石门堵住,退路没了,我只得继续向前,于佳雪和旅行社是一伙的,她们早有准备,关上一道门并不稀奇。

    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抓住于佳雪威胁旅行社放了我们,否则即便我活到最后,也宁死不去唤醒劳什子的墓主。

    “快跑,它能感应到热源!”于佳雪那边又响起打斗声,她趁着战斗间隙朝我吼道。

    谁能感应热源?我被她吼得莫明其妙,又朝她的方向迈了几步,那两盏红灯也离我更近了,我闻到一股水气混合腥气的怪味。

    洞里终于有了另一道亮光,是于佳雪扔在地上的手机,现在很多手机都有手电筒功能,她的也是,借着手机电筒的光,我看到一条巨蛇正吐着信子向我游来。

    两盏红灯是它的双眼,要死了,我怎么早没想到,好多盗墓探险小说都有相似的情节,黑暗中的两只灯笼……

    巨蛇粗如水桶的腰身已经离我只差几米远,它高昂的三角脑袋随时都能向我发起致命的攻击,我估测了一下它的嘴,完全张开的话,将我整个吞了是小菜一碟。

    “蛇、蛇吃死物吗?”我四肢僵硬,脖子都不敢扭一下,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它很挑食。”于佳雪说:“只吃活着的女人。”

    我斜眼看向她,等看清和她打斗的人是谁,顿时觉得面前的巨蛇就是个萌物!

    瞳孔已经彻底扩散的浮尸和骨尸,外加只剩半截尸身的许露,两个半死人就是我以为的‘朋友’。

    她们弃而不舍地扑向于佳雪,像要生吞活剥了她一般,于佳雪的头发、衣服都被扯乱了,她的外套丢在一旁,里面衬衫的扣子都扯飞了,露出雪白的肌肤和小巧可爱的重点部位。

    那张洋娃娃似的脸上,被抓出数道血痕,她的眼神不再楚楚可人,凶狠得犹如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她瞪我一眼,看得我心中一紧,那绝不是普通人类能有的眼神,如果之前的她是在演戏,那她的演技准是科班出身,此刻她给我的感觉,前后完全是两个人!

    巨蛇已经游到我身前,于佳雪疯狂地踢打着扑向她的两个半死尸,可死尸都死了,还能怕痛吗?

    “你不能死在这,不可以,不行!”她边打边念叨着,语气越来越狠。

    如果我有两条命,非死一死恶心一下她不可,但事实是我只有一条命,所以不能意气用事,我握紧手中的铜柄火把。

    在心中紧张、恐惧、焦虑等情绪全部沉寂,冷静和决绝占据了主导位置,我眼睛死死盯住蛇眼,全身的肌肉处于备战状态,只要它动,我便瞄准它的眼睛给它来一下子。

    巨蛇却保持昂头的姿势,甩过它的尾巴,抬起柔软的尾尖扫过我的胳膊,它的动作很小心,这可能是个试探,我让自己保持镇定,没有轻举妄动。

    巨蛇通体生着乌黑发亮的鳞片,长这么大个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它先是扫过我的胳膊,然后是肩膀,似乎确定我不会动,也不会攻击它,便用尾巴卷住我的腰,之后扭身向水池游去。

    这是要把猎物拖回家吃?我暗叫糟糕!

    可现在用火把戳它的尾巴,又造不成严重的伤害,反而会把它激怒,到时想一击打中它的眼睛,怕是难如登天。

    得想个对策,我心道。

    谁料对策还没想出来,于佳雪就扑到巨蛇身上,她一上来,那两个半死尸也紧追着往蛇身上爬。

    巨蛇感觉到有东西在抓它,大幅度地扭动身体,想把附在身上的东西甩掉,可于佳雪似乎扣住了它的鳞片,死尸根本不在乎摔倒,被甩下去又立刻扑上来。

    巨蛇终于不胜其烦,把我给放开了,它‘啪啪’的甩着尾巴,将尾巴拍在碎石地上,把抓着它的死尸拍掉。

    我得了机会,后路既然被堵,便朝石碑洞的甬道跑,巨蛇感觉到我逃了,急忙追赶,于佳雪这时已爬到它脖子上,手机电筒的光对于面积宽阔的山洞来说实在微小,只留下大片昏暗的阴影,但阴影比光亮更能‘照’出真相,当巨蛇投入背光的阴影中,一瞬间看到于佳雪的背上还趴着一个人!

    浮尸和骨尸都在蛇腹下挣扎,要从底下爬出来继续战斗,半截许露抱住蛇尾,成为尾巴上的装饰品,于佳雪背上的,是曾经跟我说过话的第八个人?

    我钻进甬道,拼命往里跑,现在不是探究真相的时候,先保住小命才是要紧的。

    跑进石碑洞里,我急喘着往身后看去,幸好巨蛇没有追上来,但于佳雪追上来了,我一回头就看见她正朝出口跑过来。

    我闪到出口外的墙边,双手握住火把的铜柄,准备等她过来就让她吃我老冷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