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703字

    可甬道里的脚步声停住了,我听到于佳雪用沙哑地声音低喝一句‘别烦我’,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于佳雪的声音。

    这个声音我听过,是我背于佳雪进水池洞时,让我走进水池的那个声音,现在想想,她为什么要让我进水池?

    既然她是第八个人,那么‘进水池’只有两种可能,我或于佳雪应该死在水池里,不过于佳雪刚刚却说我不能死在水池洞,她们两个究竟谁是主宰游戏规则的人?

    甬道里再次传出打斗声,估摸是浮尸和骨尸还有半截许露又追上她了,有她们缠住她,我倒省事了,放下火把想先进石碑里躲一躲。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和我作对!”于佳雪疯狂地喊声传出来,回荡在空旷的洞穴里,仿佛是千年怨鬼的控诉。

    我跑到石碑前,用力拍打和推动石碑,然而根本没用,它就是块坚硬的石头,拍得我手心生痛,也没移动它分毫。

    难道石碑只能从里面往外走?可是不对呀,白然说她看到于佳雪被拖进石碑……莫非必须里面有人它才是‘门’的状态?

    下面一层除了冷星夜没有别人,我心中的疑虑扩大,而这时于佳雪已经摆脱纠缠她的死尸,浑身是血地缓缓走进洞来。

    可爱的洋娃娃变成了破旧的玩具,她头发乱得像草窝,脸上、身上的抓痕无数,衣服被土和血染成暗褐色,说是乞丐装都抬举她这身打扮了。

    她拖着一条从膝盖处奇怪扭曲着的腿,如果是正常人腿断成这样,早痛得嗷嗷叫了,但她却像没事人一样,眼睛死盯着我,一瘸一拐地向我走来。

    “于佳雪,你别逼我。”我放弃推动石碑,把铜柄火把半擎在身侧。

    “哼,我还真以为你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游客。”她冷笑一声,说:“你的演技比我们好。”

    她这话说得我云里雾里,我本来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游客,被她们给骗进来的,她居然说我演技好?

    “不过,你觉得守墓尸是真心跟你合作?别做梦了,守墓尸之所以是守墓尸……”她阴冷地目光如有实质般拂过我的脸,然后她沉声道:“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进来的人。”

    我也学她的样子无比装X地冷笑道:“是你害死她们,她们才会找你拼命的吧?我可没和她们合作,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于佳雪听完我的话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如果不是一条腿保持不住平衡,她肯定会捧着肚子笑到蹲在地上。

    她的笑容被山洞无限放大,着实刺耳,我有心想立即就给她一捧子,让她安静一会儿,但她似有心灵感应般止住笑声,而非常突兀,像是刚刚笑得眼泪都流出来的人不是她。

    从洞顶钻进来的山风凉凉地吹过头顶,她把扔然开着手电功能的手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递给我,我没明白她什么意思,所以没接。

    “拿去看吧,谁才是这里的守墓尸,让你死个明白。”于佳雪像看笑话似的看着我说。

    我一手握紧火把,一手快速抽过手机,并紧盯住她的动作,退到石碑边上,背靠石碑才解锁手机屏幕。

    手机的常规软件当然不是她要我看的东西,我点进SD卡,看到一个标有‘古墓资料’的中文名文件夹。

    我承认此刻的心情很复杂,点触文件夹的手尖微微颤抖着,文件夹里有很多张照片,前六个洞穴的居多,第七个洞只有一张,还画面十分模糊,应该是拍照时晃动太厉害或快速移动了镜头,使照片内的影像变成了一片虚影,不过仔细看的话,能看到几根长条的东西,估计是无眼蛇。

    “咦?”所有照片中,只有一张带人的,但根本看不清长相,但这人手中拿着一把老式铁皮手电筒,我姥姥家曾经有一把一样的,现在恐怕都是收藏品了。

    “这些是我用手机直接拍下的胶卷照片,70年代的老照片。”

    “那时候有彩色照片?”

    “不普及而已。”

    “这能证明什么,有人进来过很正常吧。”

    “继续往下看。”

    下面的照片是我眼熟的山体裂缝,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加速,手心也冒出冷汗,照片拍得非常连贯,所以快速翻看时就像在看一部动画片。

    裂缝通道的尽头是一片水潭,有人将两只大木桶放进水里,我知道有沿海地区的渔民会用这种木桶代替船,里面刚好能坐一个人。

    之后的照片就是那个平台,和放在平台上的棺材,登上平台的人从不同角度给棺材拍照,正面棺盖上有一行字,和石碑上的字体十分相似。

    这张照片的旁边用钢笔写了行注解,于佳雪拍下这张照片,也连同这行注解一起拍了下来——开棺,守墓神将即生。

    好奇害死猫这句话不是乱说的,它自然有历史经验作依据,棺盖上已经写明里面装的是守墓神将,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作死地非打开验验真假。

    果然,我在接下来的照片中看到被撬开一半的棺盖,拍照的人并没有完全打开它,只对着半露的棺材连拍了几张。

    即便只看到半张脸,我也不能欺骗自己说认不出照片中的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照片到此为止,没有回程、没有后续。

    “他会杀了所有进来的人。”于佳雪幽幽地说。

    “那又怎样,他杀和你杀,有什么分别?你有资格说他吗?”尽管内心中正掀起狂风巨浪,我仍用平淡地语气反问道。

    “有,我杀,至少有一个人能出去,仪式完成一切就都结束了,他杀……”于佳雪直视我的眼睛说:“六人不死、七人不灭,但七人若都死了,就要重新执行一次复活仪式,又会牺牲七个人。”

    “你承认和他们是一伙的了?不然怎么知道这么多内幕。”我暗吃一惊,却没表现出来。

    于佳雪从上到下打量着我,看得很认真仔细,最后目光定格在我脸上,她似乎在评估我话语的真实性。

    “如果你不是影后,那就可笑了,你竟然真的——”她的话没说完,几个影子便出现在甬道口。

    我看向甬道口的上方,说:“你不会关门嘛,把门关上不就得了。”

    虽然和于佳雪注定你死我活,可还有好些问题想要问清楚,现在那几具死尸又赶来捣乱,我也有些不耐烦。

    “如果我会,就用不着这么麻烦,是韩家的人来了。”她从地上捡起两块棒球大的石头,一手握住一个,看来又要和死尸们肉搏。

    关闭甬道石门的是韩家人?韩茜?可她为什么要把我的后路堵死?不,不不,我心中连连否定,原本以为这次旅行就是一家黑心旅社犯下的拐骗人口案,被扔进古墓的七名女孩都是无辜受害者,但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她们身上都有我不了解的内情,这件事并非我想象的那样简单。

    追击于佳雪的死尸,由两具半增加到三具半,死在主墓室的白然也加入了她们,白然明明是被无眼蛇杀死的,还有许露,有太多细节需要我冷静思考,但现在我能想到的,只有她们死后依然记得是于佳雪在背后搞鬼,因此追着她索命!

    于佳雪伤得很重,我怀疑她能不能以一敌三个半并取得胜利,于佳雪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背对着我,从身后递给我一个东西。

    “听着,寒潭中央的平台上有个出口,在棺材里找机关,出去以后告诉我姐姐,我…失败了。”

    一听说有出口,我顿时精神百倍,可又一琢磨,她明知道出口在哪,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走?正想发问,她厉声喝道:“快走,我死了她们的攻击目标就是你,没人能完成第七人的任务,没人!”

    我被她吼得一愣,连忙抓过她递给我的东西,她突然回身狠狠一推,我连连向后退了数步,身子跌进一片黑暗里。

    脚下的是石阶,幸好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向下滚了几级便停下了,没大头朝下一滚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