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奇怪的休息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761字

    推开大门后的第二道门,门上有铜铃震动发出悦耳地声音,店面大约60平左右,靠墙摆着玻璃货柜,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老物件。

    地中央还有四个竖立的玻璃陈展示柜,从上至下的格子中分别放着老式座钟、怀表、手表,还有沙漏,大喇叭的留声机、解放前的收音机,甚至还有我在谍战剧里见过的发报机。

    物品的各类太多,一时间我的眼睛应接不暇,根本看不过来,墙上挂着宝剑和叫不出名趟的挂件,其中几幅旧画最是吸引我,泛黄的纸张上或画着深山中的建筑群,或是云间的宫殿。

    我是个探险小说迷,一直梦想着有机会去趟长白山,站在山巅幻想一下云顶天宫的样子,再远些就去新疆的雪山,没准能发现冰川水晶尸?

    不不,以前这些想象只让我觉得神往,现在想起来,思绪自然就飘到古墓里的不死尸身上,连忙挥散脑中回忆的片段,免得再想起我不愿想起的人。

    一个胖胖的眼镜男从柜台后的小门里走出来,我连忙先开口:“您好,我姓冷,是来面试的。”

    胖眼镜男笑了笑,他笑的样子特别喜庆和善,好像电视剧中性格活泼的胖和尚,声音也是浑厚底气足。

    他笑着朝我招招手,说:“带简历了吗?”

    我一边走向他,一边拿出简历,他接过简历翻了翻,点点头,说:“你对历史感兴趣吗?”

    旧物店里全是历史,我心中暗笑,嘴上答道:“我是学新闻的,但更喜欢历史。”

    这并非是我曲意逢迎,而是事实,我本人喜欢历史,但高考填报志愿时,为了能就近照顾姥姥,我选择读本地大学,学校没有历史系,只得报了新闻系。

    胖眼镜男点点头,说:“很多顾客是带着回忆来买东西的,如果你能和他们聊上几句,那最好不过。”

    我一听他的意思,立刻道:“我很喜欢老物件,我姥姥有一个摆钟,坏了也不舍得扔,现在还在家里放着呢。”

    提起姥姥我内心难免涌起一股浓浓的伤感,姥姥确实有不少老物件,都放在她的旧木柜里,她去世后按习俗本该处理掉的,但我没有,那些东西就像她的人,被我放在记忆的某处,好好保存着。

    胖眼镜男收起我的简历,看了眼我的身份证便通知我明天来上班,工作时间夏季是从上午10点至晚五点,冬季是从上午10至下午4点,午休一小时,月休两天初一和十五,另外每年七月我可以放假一个月,过春节也可以休一个月的假。

    看过无数招聘信息,我还从来没听过有初一、十五休息的,当然,这两个日子老板可能有特殊安排,我一个打工的小伙计,也不便多问,只是感觉这家店和老板本人更加神秘了。

    “白天客人不多,你上上网、玩玩手机都可以,有事提前一天跟我请假,如果生病了打个电话就行。”

    “好的,谢谢老板。”

    “工资我用手机银行转账,每个月五号会打到你银行卡上,咱们这店小,一个月请个一天、两天的假不扣你工资。”

    “谢谢老板,我会努力工作的!”

    “但有一点你记住,这非常重要,打扫卫生的时候别动牌匾和大门,后面的库房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能进去,不管客人有多急,出多少钱,只要我不在,你都不能进库房。”

    “哦,知道了。”

    其实我想问既然不让别人进,为什么不把库房门锁上,可我还想要这份待遇不错的工作,老板不明说的事别多问,是保住饭碗的守则之一。

    从店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我去菜市场买了点青菜和羊肉片,准备为找到新工作庆祝一番,顺便从书摊选了本打1折的盗墓探险小说。

    人生似乎只是这样便岁月静好了,哼着小曲回到家,上网搜了一堆关于旧物的背景资料,准备晚上背一背,既然给人家打工,总要用心出力才行。

    吃完饭坐在电脑前,我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打开网页的搜索栏,输入了古墓所在地区的名称,看看能不能查到些线索。

    结果不出意外,该地区并没有发现过古墓或文化遗址的记录,从古至今那就是个荒无人烟的地界。

    新闻上也没报道人口失踪的信息,更别说八卦旅行社了,它根本就不存在。

    这时,我猛地想起白然最后跟我说的那句话,她说她是白家人,让我告诉她奶奶玉猪龙不是她拿的。

    白家?姓白的多了,在网上查白然的名字,刷出来的个人信息里也没有跟她形象能对上的,结合于佳雪和韩茜她们言语中的透露的讯息,白然可能以为我知道她们的身份和背景,所以才直截了当地交待了遗言。

    可事实是我不知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傻瓜,却也是活下来的幸运儿,无知是福这话也不是没道理的。

    日子在平平淡淡,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古墓中的经历仿佛是一场恶梦,只有藏在衣柜夹层里的黑铁片和花型玉钥匙能证明那不是梦。

    胖老板人很好,起码守信用,第一笔薪水在五号傍晚便转到我卡里,白天他要补觉,因为旧物店是24小时营业,他是晚班营业员。

    这是他又一个奇怪的地方,通过一个月来的观察,我发现他并不差多雇一个人的工资钱,大可以再雇个夜班营业员顶替他。

    但他没有,这似乎不是钱的问题,白天店里的顾客都很少,何况是晚上,于是我开始怀疑他真正的生意不是卖旧物。

    如果不是旧物,会是什么?毒品?走私?否则他用哪来的钱支撑这家收入微薄的店?

    可转念一想,我只是个小老百姓,又不是特警卧底,没胆子调查老板的底细,继续兢兢业业做我的小伙计就够了。

    老物件其实很有趣,每件东西背后都有一长篇的故事可讲,从中国第一台照相机,到第一张彩色照片,再从凤凰牌自行车讲到蜜蜂牌老式缝纫机。

    我把从网上搜到的故事讲给顾客,也从他们那里听到更多的故事,这些故事都被我记录下来,留着转述给新的顾客。

    当然,享受工作的同时,我还拿到了第一笔薪水,阴历十四号的晚上,因为第二天我休息,便到自助烤肉餐厅又海塞了一顿。

    准备第二天一觉睡到自然醒,可半夜突然有人敲门,我迷迷糊糊下地,从门镜往外一看,门口并没有人。

    以前也有楼里住户喝醉了敲错门的事发生,我没当回事,走回屋里打算喝口水再睡,走到客厅我脑子里一震,瞌睡虫顿时被惊跑了。

    客厅的窗户敞开着,阵阵夜风吹进来,吹得我后背泛起寒气,刚刚出来开门的时候路过客厅,窗户是关着的!

    家里进贼了,歹徒?小偷?我看向卧室的门,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于是踮着脚走到厨房,把菜刀抽出来握在手里。

    我想到要报警,但怕电话的声音惊动入室的小偷,我家住一楼,打开窗户就能跳出去,我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朝里面瞄了瞄。

    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背后说:“你看什么呢?”

    我轮起菜刀就砍,被一只大手稳稳擒住手腕,连忙抬腿踢向对方的要害,对方双指弯曲照着我膝盖某处一弹,我自觉充满强劲力道的大腿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是我。”对方见我不要命地发起攻击,夺下我手中的菜刀丢在沙发上,像是怕我伤到自己。

    “救——”我刚要高声大喊,被他一把捂住嘴拖进卧室,整个人扔到床上,然后用床单和被子裹成人蛹,最后牢牢压制在床上动弹不得。

    这一刻我的内心是绝望的,万没想到冷星夜能找到我的住处,他是来杀我的,一定是这样,韩茜留在古墓里准备唤醒墓主了吗?

    我的尸体要被运回古墓完成仪式了?我早就准备死后和爸妈、姥姥葬在一个墓地的!

    “你怎么了?我是冷星夜,你不记得我了?”他的语气竟然还挺委屈。

    世上有这么脸皮厚、黑心肠的人么?我算是见识到了!如果不是嘴被捂着,我用咬的也要咬死这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