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吃了你的美男计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859字

    冷星夜的实力我见识过,他如果要杀我,我必死无疑!

    ‘单身女青年深夜横死家中’的新闻大标题闪过脑海,不,没人会知道我死了,因为他会把我的尸体带回古墓完成仪式……

    我停止挣扎,希望自己死相别太难看,至少别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五观扭曲、眼球暴突,紧盯着他的动作,想起他那把绝非凡品的小刀,顿时感觉脖子上有凉风嗖嗖的吹。

    “你下手准点,别、别让我太痛苦!”死到临头,我认怂,态度软和下来只求速死,别喷半天血还能瞪眼睛,那简直太难看。

    冷星夜皱着眉,眼神里满是困惑,轻轻拂开遮住我半边脸颊的碎发,又使出他惯用的无辜相对我说:“你怎么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难怪你不记得我了?”

    我咬咬牙,暗恨他还在演戏,不过为了死得痛快点,我压下心中的愤怒,干巴巴地说:“记得,你是守墓神将,韩茜的好搭档。”

    他听到这句话,身子一顿,放松了压制我的力道,可我刚要逃跑,他立刻又死死按住我。

    “我不想害你。”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说。

    “哈,不想害我,那你千辛万苦追来干嘛?不是为完成仪式唤醒墓主?呵呵!”我早就下定决心,从今往后,他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也不会信。

    “不,这世上最不想唤醒他的人就是我。”冷星夜神情郑重,黑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心虚和躲闪。

    怀疑一旦产生,要消除它便不是三两句话的事,我冷眼看着他,不准备发表意见,反正他和韩茜勾结想害我是事实,无论他有什么私人目的,我和他注定不是一路人。

    “你说……你会照顾我的。”他居然还敢用特别委屈地表情和满满都是控诉的眼神望着我!

    在这一刻,我努力压制的怒火终于爆发,天知道我哪来的力气,一个鲤鱼打挺挣脱了他的压制,扔掉身上的棉被和床单,怒气值已经破表。

    于是脱身的第一时间没想着逃跑,而是一手插腰,一脚踩着床边,伸手指着他的脸骂道:“少跟老子装蒜,你觉得自己演技特好是不是?想当影帝怎么着?我告诉你,老子不吃这套!”

    “从小到大骗我的人多了,行啊你,你厉害,就你骗到我了,但是我现在不信了,一句话、一个字、一个音标都不信,你回去告诉姓韩的,把老子逼急了大家同归于尽——”

    冷星夜一脸受伤地望着我,他的眼睛乌黑如墨,却又清澈透明,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他和韩茜的对话,我绝不会相信拥有这样干净双眸的人是个说谎不眨眼的骗子!

    “你和韩茜在水潭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将郁积在胸口的怒气吼完,我突生一股深沉的无力感,他们几人之间隐藏的关系和尔虞我诈让我觉得无比厌烦,索性告诉他,结束这场‘谁是好人’的游戏。

    “我知道。”他淡淡说,伴随着一抹微不可察的苦笑,“潭边有个盗洞,能通到外面。”

    这我确实没预料到,不由得吃了一惊,他明知道有盗洞能通到外面,却在和我相遇时隐瞒,跟着我走了趟裂缝通道,又闯入主墓室经历一番凶险,最后还负了伤,这是为什么?

    韩茜说过,只要当时我死在主墓室里就好,可他把我救了出来,难道另有所图?

    再者,如果他知道我在盗洞里,怎么不告诉韩茜?

    “我对你说了谎,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就在我的脑子被一堆问号猛轰乱炸时,他缓缓开口了,语气中甚至带上了一些恳求,我想我是没救了,之前赌咒发愿地说再也不相信他,现在被他用流浪狗般的可怜眼神一盯,竟忍不住心软了!

    “你、你你、说吧……”我在心里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唾弃这看脸的世界,更唾弃我本人也是这样经不住美色诱惑的凡妇俗女。

    冷星夜立即笑弯了眉眼,再次差点闪瞎我珍贵的杏眼,长了双古典美人的眼睛有多不容易,如果让他给我闪瞎了,今后嫁都嫁不出去,我找谁说理去?

    “我能明天再说吗?今天很晚了,你该休息了。”他瞥了眼挂上时钟,用一种大人哄小孩的眼神看向我。

    骂人、大笑、发彪等等情绪和冲动全堵在我胸口,最后堵得我急喘几口大气,干动嘴唇说不出话来。

    他一个居心不良的大骗子非法入室,强行要向本受害人解释前情原委,结果还故意拖延时间,赖在本受害人家打算过夜?

    最可气的是他的表情,好像他才是一家之主,可时间已是深夜11点多,再吵下去邻居肯定要敲墙的,反正明天休息,我勉强多等一夜,看他明天有什么解释。

    “我想你是不会走的,出门客厅有沙发,走!”我非常不客气地指向房门。

    “嗯。”他对我的恶劣态度不以为意,“别怕,我就在外面。”

    我都快被他气笑了,他在外面才危险好么?如果有谁会趁我睡着的时候给我一刀,这屋子里除了他还有别人吗?

    冷星夜的再次出现彻底扰乱了我的思绪,他既然能找到我,多半韩茜也能,他们会放过我嘛?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干脆坐起身,轻轻走到门口,通过敞开的门缝望向客厅的沙发,他一动不动地窝在沙发里,应该睡着了。

    姥姥留下的这栋房子是我唯一的财产,现在住处暴露了,趁早弃屋逃跑才是上策,但保命还是保财这道选择题无异于是让我选择砍左手还是砍右手,再说扔下房子四处漂泊躲藏的日子想想就够凄惨。

    “睡不着?”正当我蹲在衣柜前犹豫着要不要拿出行李袋收拾行囊跑路的时候,冷星夜的声音出现在房门口。

    我条件反射般跳回床上,房门被他推开,根本听不到有脚步声,床便一阵震动,一个温暖的怀抱突然将我圈在当中。

    “睡吧,我在。”

    和一个敌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并且被牢牢搂在其怀中,还要我睡着,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折磨!

    但世事就是如此神奇,他的无理要求说完没一会儿,我竟真的睡着了,我将这归功于心理暗示,既然他有十足的把握能杀掉我,死在梦中岂不美哉?

    等我从心满意足的梦境中醒来,四肢大开地伸了个懒腰,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果然一觉睡到自然醒,都10点多了。

    身边并没有冷星夜的身影,我抓抓乱草窝似的头发,或许昨夜的一切只是梦?

    脑子正迷糊着,一道只在重点部位围着小浴巾的白花花身影便从客厅闪过,我虎躯一阵跳下床,冲到厨房一看,冷星夜正从冰箱里拿牛奶,皱眉盯住牛奶盒上的字,见我出现,他立刻露出微笑,晃晃手里的牛奶。

    “有水声,是喝的吗?”

    “你——”千言万语化成两个字:“能喝。”

    说完我转身迈大步离开厨房,走进姥姥的房间,我记得姥姥留着几套我父母的衣服,她说衣服都是新买了没穿过的,怎么也不肯扔掉或当废旧物品给卖了,又没机会送人,就一直放在柜子底下。

    给他找衣服不代表我好心,而是如果再让他这么刺激,我怕自己晚洁流着口水扑上去,果然世上一切身材好的家伙都是祸害!

    老爸的牛仔裤和T恤都是黑色,款式又简单,冷星夜穿在身上刚刚好,从他不认识牛奶上的字来看,他不像是现代人,那他究竟是怎么和身为现代人的韩茜结盟的?

    而且他的学习能力强到我心肝乱颤,自己无师自通用了卫生间的热水器,只是洗衣机没弄懂,所以只是把脱下来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桶里。

    尽管我们敌我关系还没弄清,我也不打算让那堆咸菜干污染家里的空气,将那几件脏衣服拎出来装进垃圾袋放到大门口,一回身就见冷星夜站在客厅里对着我笑。

    这小子明明可以靠实力镇压我,却偏偏要靠脸!

    色诱我还不算完,又往我手里塞了杯热牛奶,我喝牛奶从来都冷着喝,实在是因为懒,家里奶锅一直闲置不用,不知被他怎么翻出来的,居然给派上用场了。

    “你行啊,燃气灶也会用?”我的重点便如脱缰的野狗跑偏不知几千里。

    “旋转的机关比较容易懂。”他淡淡一笑。

    “那不是机关,是开关,现代人都叫它们开关。”我耐心解释道。

    “哦,开关。”他又笑。

    嗯?不对,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