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给我老实交待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686字

    对峙的气氛一旦被破坏,想再修复难上加难,以前不解‘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话的真谛,天真地认为可恨的人就该扇他几巴掌,管他是笑还是哭?

    现在,面对笑得温和的冷星夜,才深知恨得牙痒痒却扇不下去的感觉。

    大抵人这辈子总要碰上回克星的,我认栽地灌下牛奶,叼着片面包把他叫到沙发上坐好,这家伙穿一身黑也这么帅,称得皮肤更白净了……

    想到这里连忙打住思绪,在古墓里光线昏暗,手电光照出的人也不像日光下这样柔和明朗,所以此刻沐浴在阳光下的美男,着实让人移不眼,但本姑娘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该交待的问题他必须交待。

    冷星夜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开口第一句话却是个问句:“那个黑铁片你还留着吗?”

    我狐疑地眯起眼睛盯着他,他神情坦荡,眼神也没半点闪躲,要么就是他真的心无诡诈,要么就是他心机太深,我根本看不透。

    “留着。”

    “它是驱灵的令牌,是打碎陶罐时候我扔在碎片里的。”

    “嗯?你扔的?你想给我直接给呗,搞什么事情?”

    “古墓有他们的人监听,令牌不能直接给你,否则他们会怀疑我。”

    “有人监听……和韩茜一伙的人?”

    “韩家是古墓的修造者,里面有很多隐藏的秘道和机关都只有韩家核心成员才知道。”

    “难怪,韩茜能关上甬道的石门。”

    “如果他们怀疑我,会动用更多致命的机关,到时你就非常危险了;所以,要装作令牌是你无意中得到的,有了它,守墓神兽不会伤害你,而我在,韩家人对你的戒备也低。”

    “才有逃生的希望…”我审视着他的脸,脑子里回想着当时在古墓中的情景,巨蛇轻柔抚摸的动作,用尾巴想将我带走,却丝毫没有攻击的意图,莫非它不是想拿我当储备粮,是要救走?

    冷星夜屁股向我身边移了移,见我没退开,紧绷的肩膀缓缓垂下,说明他刚刚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他们以为我始终会受他们的控制,履行守墓人的职责,其实我也有他们不知道的秘密。”不知是不是他精神放松的缘故,说到最后两个字时,他性感地嘴唇翘起一个邪气地角度,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童,连坏笑都透着股天真的味道。

    “哼,你们全是肚子黑,说,什么秘密?”我故意用鬼子逼供式的口吻问。

    “我说过了,天命之女,只有你出现,吸了你的元气,我才能离开古墓的范围,从此海阔天空。”

    “啥?你、你、你要吸啥?”我闻言捂住脸想逃离他身边,敢情他的目的是这样?鬼故事里的女鬼吸取男人的精气修炼,他是男粽子,那就是吸女人的精气,妈妈呀,救命!

    “已经吸过了。”他一伸手就将企图逃跑的我像捉小鸡仔一样捉回沙发上,“我被千尸蛇咬伤的时候。”

    啊!这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个闪电霹在我头顶,将我雷得外焦里嫩……

    “所以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只是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现代人的世界又复杂又麻烦。”他说着还有点小抱怨。

    其它内容都不重要,我在听到‘无论在哪,都能找到’八个大字时就彻底死机了,爱情故事里都是一吻定情,我可好,一吻定位,卫星都省了!

    “接着说重点。”我虚弱地‘依偎’在他怀里,他似乎很喜欢抱着我,本人表示,无人反抗。

    “我知道的也并不是全部,第一次醒来,不是因为三个现代盗墓贼,那时还是古代,启棺的是一伙自称大汉人士的盗墓者……”

    随着他沉稳低缓的诉说,我仿佛也跟他回到过去,那寒气逼人的水潭和巨大的棺材又出现在我眼前。

    汉代的这伙盗墓贼惊醒了棺中的冷星夜,那时候人都迷信,见棺材里的死人睁开眼睛,有几个立即吓尿了,其他人也跳进潭中拼命逃跑。

    带头的中年人胆子最大,他抡起撬棍砸向冷星夜的头,想让他再死一次,但冷星夜何等身手,这中年汉子没出一招就命丧棺边。

    其他几名盗墓贼惊慌之下纷纷落水,水潭的温度我很清楚,他们还没游到岸就冻死在里面了。

    冷星夜捡了他们的筏子,据说是用一个个充满气的牛皮袋连成的筏子,他借着筏子划到岸边,想从他们挖的盗洞逃出去。

    他说的盗洞就是我发现的那个,提到这个盗洞还蛮神奇的,从汉代至今,居然一直被盗墓贼们使用着,都快成员工专属通道了,却从未被官家或百姓发现。

    但他很快知道,无论他怎样爬,都爬不出那个洞,就像进入了一条无止境的隧道,他无奈,只得退回水潭。

    他找到通往上一层的入口,把那七个洞穴都转了一遍,那时的洞穴里一个人都没有,第七个无眼蛇洞里的无眼蛇也都还小,对他没任何威胁。

    冷星夜进无眼蛇洞寻找出口,查遍整个洞穴,唯一可能藏有出口的地方就是立在一面岩壁上的巨大棺材。

    他随身陪葬的物品里有一把小刀,锋利无比,可小刀根本撬不开棺材密封的棺盖,而棺身嵌在岩壁里,像生长在上面的一整块岩石,凭他的力气要移动它,如同是蚂蚁撼树。

    折腾了数月,他看不见一丝逃出去的希望,万念俱灰下,他回到寒潭的棺材里继续沉睡。

    “我不记得自己是谁,只知道我不属于那里,我在等一个人,如果她来了,我就可以出去,但是等了又等,她始终没有出现。”冷星夜紧了紧手臂,将我搂得更严实些,“我只好继续睡觉,这样日子过得快些,否则等待的每一分钟都像一年那么长。”

    我仰起脖子,看着他问:“那你和韩茜是怎么认识的?”

    冷星夜叹了口气,说:“不是认识韩茜,是认识韩家人,我第二次醒来,唤醒我的就是韩家人。”

    陷入漫长沉睡中的冷星夜,仿佛被时间遗弃了一般,第二次醒来,是让人给推醒的。

    开棺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自称韩家第二十四代家主,名叫韩玉凤,而当时正值隋末,她出示了一枚青桐印章,上面刻有与石碑文同一类型的‘韩’字。

    “她说是进墓避祸,躲避战乱,她身边还带着两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说是大女儿和二儿子都死于战乱中了,她们娘仨和韩家旁支走散,被逼无奈才躲入古墓。”

    正是韩玉凤的出现,让冷星夜知道了许多关于那座古墓的事,韩家世代经商,据传祖上也出过将军,只是后世子孙都不知那是何年何月的事了。

    韩家家规第一条,家主必须是本家头生的女儿,长女、长孙女才有优先继承权,姑爷入赘到韩家,生的长女或长孙女必须姓韩。

    如果长女或长孙女不幸夭折,继承权才可以往下顺延,由其她女儿继承,但只能是未出嫁的,嫁出去的闺女永远不在继承人名单内。

    得到家主之位的同时,会由上任家主口传一个秘密,韩玉凤手中的铜印就是继位时从上任家主那和口传秘密一并接下来的。

    “她说口传秘密就是古墓的位置,而且韩家自始祖初代算起,要守护这个秘密三千年,三千年后,每年都要选出一名家中未出阁的姑娘送进墓中完成仪式。”

    “我去,三千年?!开玩笑吧?甭说三千年,就是三十年里发生什么事谁都不敢保证,傻子才会那么听话按这条古怪规矩行事呢。”

    冷星夜平静地对我笑了笑,我挫败地垂下头,韩茜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韩家人真的把祖宗的怪规矩严格执行了三千年!

    “她们没有办法,如果不这么做,韩家从上到下,将永世不得安宁。”冷星夜淡然道。

    “你可别跟我说是什么法老王的诅咒。”我撇了撇嘴,拒绝相信所谓诅咒。

    “中午了,你先吃饭,吃完饭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