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养他不难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567字

    古墓谜局历经千载,要说的故事实在太长,只说最近十年中,冷星夜见过的七家入墓小组加起来就有七十人,和他直接有过交流的过半数以上,带给他的信息非常多,但都是东一头、西一头,串联不起来,甚至有人说的话互相矛盾。

    尤其是我本家的姑娘们,何止是不给力,全是一进去就挂,连跟他说话的机会也没有,所以对冷家的事,他一无所知。

    “我跑了,韩茜会善罢甘休?”

    “她死了,你一定看到过那几个死后又活过来的东西,她们会攻击墓里的一切活人,按进洞的顺序。”

    “啊,怪不得于佳雪叫我快跑,说她死了下一个就是我,我逃了,下一个刚好是韩茜!”

    “本来七人若全死了,这一轮的仪式就算失败,来年会重新选定一批人进来,但你还活着,她们六个就死不了,或者说是死不透,下一轮仪式便没法启动。”

    “这不挺好的,省着没完没了地往里送人。”

    “但愿。”

    “哼,我就不回去,能怎样?”我看看时间,把他从沙发里拉起来,“走,买菜去,给你接风,晚上我吃顿好的!”

    冷星夜微笑着起身,我看看他的狗啃头,决定还是先到楼下的发廊给他修剪一下再拉出去逛街。

    发廊的大姐平常主要是给附近的大妈大婶们烫烫头,不会弄新潮的男士发型,只平平常常修整一番,要不说发型什么的,主要靠颜值来衬,如果我再不把他拖走,他恐怕就要登上小区相亲名人榜了。

    逃出一群热心大妈的包围,我呼出一口气,拉着他往菜市场的方向走,他似乎有点不高兴,表情僵硬地望着马路上来往的各式车辆。

    “生气了?她们也是好心,你不知道,现在的大龄未婚青年太多,但凡见着个长辈级的熟人,肯定会被问‘有对象没?’、‘结婚了吗?’这种问题,尤其是你这样颜值破表的,她们一时激动咱得理解。”

    “我没生她们的气。”

    “那你这小脸板着干嘛?”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们,我们是夫妻?”

    “咳,那个现在结婚得领证,就是官府批准的证明,不然是犯法的。”

    “去证明好了。”

    “不不不,你连身份证都没有,也是犯法的,懂吗?所以我们要低调,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怎么才能领到身份证?”

    “这个问题很复杂,咱们慢慢解决,走吧,先去买菜。”

    我暗暗在心里吁出一口气,他可不好糊弄,也就现在他对现代社会还不了解的时候我还能劝服他,等以后他翅膀硬了,我就完了。

    走进露天菜市场,甭管是菜摊后的小贩,还是正讲价的主妇,都用稀奇的目光盯着冷星夜,确实,这条街上从来没出现过如此‘光彩照人’的顾客。

    买好两兜子菜,我至少被问了不下八次,他是不是模特或演员,嗯?为什么问我不问他?

    这家伙属空调的呗,对着我就吹暖风,对着人家就放冷气,谁敢跟他搭话呀!

    出了菜市场,冷星夜立刻换上一副温和面孔,时不时地指着街边的店铺问,这里是卖什么的,那里是干什么。

    晚上做了几道我最喜欢的菜,他虽然品尝不到人间美味,但可以坐在对面看着我吃,我则边吃边讲些有趣的童年糗事,一时间融洽温馨的气氛使我仿佛回到了姥姥还在世的时候。

    既然选择再相信他一次,那么之前的承诺便要兑现,他从今往后由我罩着,衣食住行全由我包了,好在他不需要进食,省下一笔伙食费,房子也是我自己的,不用掏租金。

    这样细算下来,养他其实花不了多少钱,吃过晚饭我把姥姥的房间收拾出来给他住,屋子里的家具虽老旧了些,但我每周都会进来打扫,所以简单收拾下就能住人。

    姥姥的东西除去她收藏在柜子里的那些老物件,也没剩多少,从衣柜里拿出封好的被褥,冷星夜马上接过去,铺床这种小事他不想让我帮忙。

    在临睡前,我打开电脑教他上网,主要怕他白天一个人在家闷,他的记忆力超群,教到最后我都有点羡慕嫉妒恨了,一只大粽子处处开挂真的大丈夫嘛!

    教会他登陆QQ和浏览网页,我干脆放任他自学成材,只要他不点某些可疑小广告,应该搞不出大事情。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食物的香味馋醒,睁开眼睛抹掉嘴角的液体,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屋里真的有食物的香气。

    寻着香味跑进厨房,冷星夜正将米粥盛出锅,餐桌上已经摆了一盘煎蛋,一只小碟子里还放着块腐乳。

    “你们那个年代的人也吃煎蛋?”我咽了咽口水,以前为节省时间,早餐都是面包牛奶,偶尔吃两个包子再来杯豆浆,姥姥去世后,我很久没吃过这么‘正式’的早饭了。

    “网上有食谱,不过家里材料有限。”他放下碗,拂了拂我鸡窝般的脑袋,微笑着说:“先去洗漱再吃饭。”

    就着美男的脸享受完一顿热乎乎的早餐,这上班的心情都与往日不同,踏着轻快地步子溜达到店里,老板信任她,把店门的钥匙交给她一份,所以每天都是她开门。

    今天她哼着小调儿走到店门口,却见大门没上锁,是老板没走,还是有小偷入室盗窃?

    把冷星夜特意为我做的爱心午餐放到门边,在附近找了一圈儿,终于在人行道一处砖块松动的地方扣下一块板砖,掂了掂觉得还算称手,拎着走进店门。

    店里没开灯,因为没有朝街的窗户,大门又整天关着,屋里白天也是漆黑一片,如果老板在,他应该开着灯才对。

    思及此,我决定退出去,给老板打个电话,万一冒然开灯惊动小偷,那可就糟了。

    脚底下刚转了个弯,屋里突然有人开口说话,而且叫的还是我的名字!

    我立即身体后移,摸向门口的灯开关,那人却说:“别开灯,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刚刚屋子里突然有声音,吓得我一时慌了神,此刻再听,这说话的人分明就是老板。

    “老板?你怎么不开灯?”

    “我眼睛畏光,怕灯光的刺激。”他声音有点奇怪,似乎没什么力气说话,说上半句都要停顿一下。

    “我有私事要出一趟远门,阴历七月初一回来,你看好店,只卖柜台里的货,别进库房,记住,按时上下班,不要早来、也不要晚走。”

    说完这一长串话,老板停下喘了一会儿,他病成这样还要出远门?我不禁有些替他担心,毕竟好老板如同知音,是可遇不可求的。

    “老板,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老毛病,吃点药就行。”他咳嗽一阵,又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要买墙上的画,你告诉他,画中人出现了。”

    “哦。”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那墙上的明明是风景画,哪来的画中人?而且就算画里有人,也不可能跑到现实里来,不过又一想,老板说的八成是黑话,他们行业内部的通用语,对我这个外人不便明说,也就释然了。

    老板交待完,是从后门走的,后门拉开时,透过外面的晨光,我看到他穿着一件黑色雨衣,帽子戴在头上,全身捂得严严实实。

    眼睛有畏光症,用得着连手脚都遮住吗?我心里嘀咕着,按下门边的灯开关,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向墙上的挂画。

    宫殿还是那座宫殿,山也还是那几座山,上面不仅没有人,连飞禽走兽也不见一只,果然,画中人是某种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