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画中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528字

    因为不是周末,老商业街的客流量极少,上午就更没顾客登门了,我坐在柜台后边用手机登陆QQ,刚上线就收到一条信息。

    头像是繁星点点的深蓝色夜空,网名叫‘星夜含冰’,我昨晚给他注册账号的时候头像选的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光头僵尸,网名取得也是‘粽子男神’,才一夜的功夫他就学会打字改名了?

    更令我惊悚的是他发过来的第一句话是颜文字的亲亲,后面跟着‘老婆,干嘛呢?’。

    我眼角抽搐几下,懒得再重申我们之间纯洁的男女关系,直接回复‘上班’俩字。

    抬起手指时,想起今天老板奇怪的表现,便忍不住把早上发生的事说给冷星夜听,我嫌打字麻烦,直接语音发给他。

    你来我往聊了一上午,我把墙上的画用手机拍下来让他看,他看完说想亲自来店里,叫他一个人出门我实在不放心,就答应明天上班带着他。

    整整一天没有半个顾客,中午吃完饭我就趴在柜台上打瞌睡,意识朦胧间想着自己和盗笔中的王小伙计很像,老板不在家,伙计睡大觉……

    当当——当当——

    恍惚间听到柜台的台面被人轻轻敲击,我支起脑袋,抬起发麻的胳膊用手背蹭掉嘴角的口水,以最快速度打起精神,挤出一个礼貌热情地笑容。

    “请……”我正想问顾客有什么需要,只见柜台前站着的女人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唐代宫服,高盘发髻,眉间还绘了朵小花。

    参加过几次漫展,我觉得那些COS游戏人物的美女,穿的都没这位精致逼真,这身衣服一看就不便宜。

    “美女随便看,这还有画册,很多东西我们店都可以定做,发簪、宫灯、香炉都能做。”我把柜台上的牛皮册子推到她面前翻开,店里摆的都是些民国、近代的物件,仿古制品的样式全在册子里,老板和工艺品厂家有合作,想要青铜器或陶器等古物,可以单独定制。

    美女掩唇一笑,指了指册子上一张古镜的照片,镜子背面是两只凤凰,定制铜镜以八卦镜居多,选择纯观赏型铜镜的客人目前她是第一个。

    定做商品的价格自然不便宜,不过看她穿着打扮应该不差钱,就报了个市场价,她听完从绣着红鲤鱼的佩囊里取出一根金条放在柜台上。

    又用手比了个‘三’,然后指指镜子,我反应了一下才说:“三天后来取?”

    她笑着点点头,但我却摇摇头,说:“美女,我们店只收现金,这金子和支票…要老板亲自验收,但他出远门了,所以……”

    古装美女笑了笑,转身走向旁边的柜台,我想再解释两句,她的身子却直接穿过柜台,并扭过头朝我又笑了一下,然后纵身飞入画中。

    我心里咯噔一声,猛地坐直身子,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这才意识到我是在做梦,连忙瞅了那画一眼,还好,画里没出现穿宫服的女人。

    都是老板那句‘画中人’的暗语给闹的,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还没到晚上就做起白日梦来了。

    转过头,却不由得浑身一僵,梦中那根金灿灿的金条就躺在柜台上,我再次转向墙上的挂画,起身走到画前,把画往旁边扯了扯,露出后面光滑的墙壁,我不死心地用手敲了敲,是实心墙。

    现在该怎么办?我犹豫着拨通了老板的手机,但听筒里却传来对方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都跑出服务区了,老板这趟远门可是够远的。

    遇事身边没个商量的人,从前都是我自己拿主意,而眼下我遇到的事,和以往没有可比性,如果问朋友,她们一定会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

    我拿起柜台上的金条,沉甸甸的感觉如同我此刻的心情,看了一个多月的屋子,突然让我觉得陌生起来。

    实在没辙,我把电话打回家里,问冷星夜我该怎么办,无论元宝的主人是不是人,这件事都该先请示老板才对,偏偏老板联系不上,那我要不要给古装美女订铜镜?

    冷星夜叫我先冷静,确定金条的真假,假如是真金,又够付做铜镜的费用,那就联系厂家给她做,因为若对方不是人,一旦我没按期交货,可能会引来不小的麻烦。

    听了他的建议,我立刻锁门跑到街上的凤归金店,拿金条给掌柜的鉴定,这家金店据说有百年历史,传到金掌柜这代已经是第五代。

    老板跟我说过,他们家最擅长打首饰,尤其是发簪,祖上曾打造过一支全城绝无仅有的金簪,百花争艳、彩蝶飞舞、栩栩如生,全在一支簪子上展现。

    不过后来改朝换代,江山风雨飘摇,金店老店主携全家老小逃到香港,铺子转给别人做了杂货买卖,三十年前,现在的掌柜独自一个人回到家乡,把几经转手的自家铺子买了回来,开起了金店。

    一晃三十载,老板口中的青年如今已是两鬓斑白,他会提到凤归金店,也是为了让我知道,如果接到比较急的首饰单子,就来请金掌柜帮忙。

    金掌柜的店和我家老板的店如出一辙,仿佛几十年没修缮过的样子,不同的是金店贵重物品多,便在大门上装了金属防盗门。

    店内没有玻璃展示台,进门是个木制的长柜台,顾客进来伙计会招呼人到旁边坐,询问想要的首饰类型,供顾客选择的首饰全装在一只只木匣子里。

    我拿着金条来时,正巧伙计在招呼一对年轻男女,放在茶桌上的木匣子里摆着一排排金戒指,戒指都由一根鱼线连着,固定在匣子底,只要伙计留心,不管客人怎么试都丢不了、替换不了。

    金掌柜认识我,见我带着一根金条登门,直接把我让进里屋,我寻思着他怎么也要用仪器测一下,或是咬咬看。

    但金掌柜用铺着绒布的盘子接过金条后,只是观察了一会儿,眉头皱紧松开、松开皱紧,末了抬眼直直盯着我说:

    “小冷啊,这是金子。”

    听到他的肯定,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只要是纯金,给画中人定做面镜子就赔不了,老板回来我也好交待。

    不过瞧金掌柜的表情,似乎还有话没说,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他继续往下讲,便笑着问道:“掌柜的,是不是这金条有什么问题?不纯?您给估个价行吗?”

    “从成色、重量上来看,它的含金量应该在90以上,估价嘛……”金掌柜额头上的深刻纹路瞬间挤在一起,摇头道:“说不准,你拿到古董行鉴定鉴定。”

    “古董行?”

    “嗯,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唐代的金铤。”金掌柜说着用指尖轻触金条的正面,说:“这四个印字是唐朝金库。”

    “唐代的?”

    “你可以找专家先鉴定一下,拍卖行也可以,他们会免费给你鉴定,如果能确定是唐代的金铤,肯定比按黄金卖划算。”

    他小心地将金条翻过来,指着背面的图案说:“何况这里还有花纹装饰,这双凤图雕工精美,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

    金掌柜像老学者似的评价完,用盘上的绒布将金铤仔细包起来,交还给我说:“好好保存,注意着点。”

    我接过金铤应了声,总觉得金掌柜的眼神很怪,他像在跟我暗示什么,这句叮嘱似乎还有别的意思,仿佛他知道了我的小秘密一样。

    兜里揣着这么值钱的东西,我也不便细琢磨他的态度,道了谢连忙离开金店,回到旧物店,我给一个人打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