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又梦画中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525字

    人常说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穷冰冰也有一个富同学,虽然后半句是我自己编的,但却是事实。

    苏希是我大学同学,人呢,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白富美中的苏妲己,家里有钱、交友广阔,换男友的速度让全校女生咬牙切齿。

    大学毕业后我和她极少联系,主要是一说见面叙旧她就约在贵死人不偿命的高级餐厅,吃些能把我吓破胆的精品菜,最后再由她挥一挥金卡,击碎我所有自尊。

    让她屈尊降贵吃路边麻辣串,那等于是谋杀她这位千金大小姐,于是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主要是我拉不下老脸总白吃白喝。

    金掌柜刚刚一说找拍卖行鉴定,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希,我记得她大三时交了个男朋友,家里是开拍卖行的,根红苗正的香港富三代,据说是在游艇派对上认识的,尽管她的这段恋情只维持了半年,可怜的富三代就被她无情抛弃,但苏希这个女人很有些手段,每任分手的男朋友都会成为她的死党,是‘买卖不成仁义在’式情侣的典范。

    苏希接到我的电话,劈头就是一通数落,怪我推了她组织的同学会,又找各种理由拒绝和她出去吃饭。

    我傻笑着含混应付几声,说一直忙着打工,连休息日都没有,请她谅解劳动人民的辛苦,苏希哼哼两声,算是把这页揭过去了。

    聊了一会儿班里同学的八卦,我才把话题引到正事上,说打工地方的老板收到一件古董,但身边没人懂行,想请人掌眼,我第一个就想到请她帮忙。

    苏希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好面子,但若生夸硬赞,她准生气,只要话里话外透露出把她放在心中极重的位置,她肯定下力气帮你的忙。

    说白了,只要哄得她大小姐高兴,啥事都好说!

    和苏希打完电话,我看看时间差不多要下班了,干脆不回店里,直接跑回家,身上带着贵重物品总觉得不踏实。

    回到家一进屋,就直奔姥姥的房间,打开存放老物件的柜子,把包好的金铤藏进装录影带的盒子里。

    这盒带子是我父母在雪山上拍的,拿回来不久他们就遇难了,家里又没录像机,姥姥就把带子和两本老相册放在一起,当作是对女儿和女婿的念想。

    冷星夜已经做好晚饭,看我一到家就急着跑进屋里也没多问,等吃饭的时候,他才问起我藏的什么东西。

    “就是那个画中人给的镜子钱,我以为是金条,可凤归金店的老板说它叫金铤,是件古董。”我塞进嘴里一块红烧肉,感叹了一下他的厨艺,“我找老同学帮忙,请人鉴定鉴定,如果真提古董,你说我们老板会不会给我发点奖金?”

    “我觉得这金铤来历不明,你要当心。”

    “只要它别变成废铜烂铁和冥币,能有什么问题。”

    “这世上哪有画中仙,有的……”

    “有什么?”

    “画中鬼。”

    我放下碗筷,搓了搓胳膊上起的一层鸡皮疙瘩,说:“你别吓我,明天还得上班呢。”

    他夹了一筷子青菜添到我碗里,说:“明天我也去。”

    我紧扒两口饭下肚,把饭吃完,盯着他问:“你说我们老板,会不会因为也在店里见鬼,所以跑路了?”

    冷星夜起身收拾桌子,我急着想听他的意见,便围着他团团转,他翘着嘴角直等洗完碗,才说:“生意人如果知道自己店里不干净,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请人过去看看,不会丢下家业逃跑的。”

    我一惊,连忙说:“哎呀,他说出远门,没准就是去请高人了,高人都隐居在深山老林,难怪手机没信号。”

    他扶着我的肩膀,把我带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好,缓声道:“不管怎样,拿了人家的钱,就要替人家办事,要是想伤你,无论对方是人是鬼,我都不会允许。”

    我的心如同被拨动的琴弦,余音颤颤,这种有人保护、有靠山的感觉,只有小时候被别的孩子欺负,姥姥冲上来护着我时才有过。

    “放心吧,我给厂家打过电话了,让我三天后去取。”

    “你们老板还是联系不上?”

    “嗯,吃饭前还给他拨了通电话,不在服务区。”

    “别怕,有我在。”

    我伸出双臂抱了抱他,虽然这仅是一个朋友式的简单拥抱,但他却笑得很开心,之后出奇地没有缠着我,坐到电脑前熟练地浏览网页。

    我看到他在桌面上下了一堆电子书,华夏文明五千年,历朝历代的史书他都没放过,还有菜谱和生活小百科。

    挂画的事始终盘踞在心里,不上不下堵得难受,特别是猫爪子一样的好奇心,抓挠着我的理智,最后猫爪子获胜,我将白天拍的照片发上贴吧,向一些爱探险和考古的吧友咨询。

    甚至灵异类贴吧我也逛了一遍,顺道提问有谁经历过画中人走进现实的事件,当然对此我没抱太大希望,因为网络上的灵异照片、视频大多都是假的。

    一个躺在沙发上刷贴吧、一个坐在电脑前看网页,客厅里只有电脑机箱的风扇转动的声音,尽管没人说话,气氛却异常宁和温馨。

    以至我竟抱着手机睡了过去,梦中我独自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周围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忽然一串女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传来。

    这笑声如同引路使者,吸引着我找过去,走下山坡转了个弯,就看到几个古装少女在一片草地间嬉闹。

    她们的穿着打扮和定铜镜的女孩相似,有人发现了我,便朝我招手叫我过去,眼前的山景很是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正要走向她们,便听到冷星夜的声音,跟着便被他推醒,发现自己还躺在沙发上,我揉揉眼睛,告诉冷星夜我又梦到古装少女,还是好几个,在山间玩耍。

    冷星夜叫我别多想,估计是白天画中人送金铤的事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刺激,所以才会在梦中延伸。

    经他一番安慰,这一夜果然没再做奇怪的梦,第二天早上,他叫我带上古墓中的驱灵令牌,这令牌能驱千年灵物,威慑力极强,不知道能不能当护身符用,即便没用,全当是个心理安慰了。

    我领冷星夜到了工作的旧物店,他在店门口就被那脏兮兮的大门吸引住,定睛看了半天,我问他看什么,他只是摇头说没什么。

    进到屋里,他径直走向墙上的挂画,其实我一直当这幅画是仿造的,为增加店内的古朴气息而添置的装饰品。

    假如它真是唐代的古画,谁能放心把它摆在明面上,别说被人偷去,就是弄脏了、破损了,那也要损失一大笔钱。

    冷星夜伸手摸了摸画中的宫殿,然后闻闻指尖,说:“这画不知用的什么颜料和保存方法,有股血腥味。”

    我闻言立即垫起脚,把鼻子凑到画上闻了闻,近距离闻确实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味儿,像草木和泥土的味道,是带点腥气,和一般化学颜料的味完全不同。

    “不管是以血为颜料还是用血作画,都透着股邪气,这画中人怕是来者不善。”

    “你别说了,怪吓人的。”

    “还有更吓人的,想不想听?”

    “不不不,我还要在这儿上班呢,既然来陪班就顺便帮我干干活,我扫地、你拖地!”

    “遵命。”

    把店面清扫一遍,正准备下个手机游戏教冷星夜玩,忽然听到一串救护车的鸣笛声,我推开大门向外张望,发现是凤归金店的门口停了辆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