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这个算不算本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0本章字数:3055字

    漆小凡看见了齐福来的状态。哈嗨。我即使变成猫,也能斗过他哎。

    齐福来想进到院子里去。进不去啊。

    这个院子,被一式的荆棘围了起来,中间有一道门、门是栅栏式的电子门。齐福来没有解锁的密码。他只能对着窗台的猫干瞪眼。气啊。

    齐福来的右手攥起拳头,身子在抖、抖的双下巴上的肉在颤动。

    漆小凡在窗台上后爪立起,前爪举起,伸向空中。那个样子,很像是投降。

    玩杂耍呢。

    又是一个挑战。样子是说:齐福来,我投降好不好,你来呀。我就这样等着你。有本事,你进来呀。

    齐福来实在是气不过,四处看了,发现了一块碎砖头,捡起,掷向漆小凡。

    还别说,看起来没多大本事的齐福来,扔砖头的手法可以算有技术含量。要不是漆小凡机灵的向一边跳跃了一下,就被这个碎砖头砸着了。

    齐福来扔出去的碎砖头,没有砸着漆小凡,倒是砸着了窗户上的玻璃。

    好在,强富家的窗户玻璃是钢化的。

    听得“钢啷”一声响,漆小凡一惊。没看出来呀,齐福来并不是纯粹的草包啊,手法上不赖啊。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漆小凡暗暗的告诫自己,今后,对齐福来可不能掉以轻心。

    这个时候,小十字路口有车子的声音。

    一辆骑士十五世装甲越野车停下。

    强富从车子里出来。

    “舅舅。”

    “来仔。那只猫,送给言雪了吗?”

    齐福来还没来得及考虑,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用肥厚的手指,挠了脖子后面。

    强富上前去,用手上的一串钥匙、钥匙上有一个小牌子、牌子在院门边上的感应器上向下划拉一下,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齐福来一进院子,就直奔漆小凡去了。

    强富看见了这只猫、猫貌似惊恐万状的样子,只是过于夸张。

    “齐福来。你要干什么?”强富叫停了外甥的脚步。

    “舅舅。它……”齐福来手指窗台上的猫,脚步却在原地,不敢向前了。

    强富又在房子门口的墙壁上指点了门锁感应器,屋子的门打开。这道门,用的是指纹解码器。也就是说,这套房子的门,只有强富一个人能够打开。

    打开房子的门,强富朝窗台上的漆小凡做出一个手靠近嘴巴的手势,意思是进去啃鸡腿。

    漆小凡从窗台下跳下。不再怕齐福来作弄他。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强富是宠着他的。

    齐福来眼睁睁的看着漆小凡大摇大摆的进到屋里,而且就是从他的脚边上过去的。齐福来那个气、气不打一处出,鼻腔里哼哧哼哧地。

    强富听见了外甥鼻子里发出的声音,问:“怎么啦。来仔,你伤风了吗?赶紧吃药,我这里有治疗伤风的药。”

    齐福来告诉:“舅舅。我没有伤风。”

    “那你现在的这个样子?”

    齐福来就把刚才和猫的一番较量说了。

    强富笑了,摇头,说:“出息啊,出息。”

    齐福来误解了强富说的话,以为是对他的赞赏。他有些得意地,说:“这只死猫,以为自己了不得。太小看我了。我可以肯定的说,总有一天,它要败在我手里,而且会败的很惨。”

    强富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齐福来这时才听出强富的笑,里面有一种阴森森的内容。

    “齐福来。你就这水平。送一只猫都送不出去。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舅舅。言雪不是不要。她说安吉死了才几天,不能接受新的。”齐福来为自己的无能辩解。

    强富冷笑一声,说:“人家那是一个托词。你把人家的借口当真?”

    “……”齐福来的嘴巴张了几张,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强富在鼻腔里哼了一下,说:“就你,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把言雪弄到手。我看啊,你还是歇歇吧。”

    “……”齐福来的嘴巴又张了两下,想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心理作用。恐惧。每逢强富这般教训时,齐福来就成了茶壶煮饺子,满肚子的话,就是吐不出来。

    强富用手把眼镜架扶了。其实,只是一个习惯动作。每每自信时,得意时,霸道时,他都会情不自禁的做这个动作。

    “要是能倒回去二十年,别说一个言雪,三个四个言雪,我都能弄到手。”强富坐进体积庞大的真皮沙发里,身子向后靠去,双腿自由舒展的摆开。

    强富说的这个,齐福来就是在心里,都得服气。这可真不是吹的。这也正是齐福来最佩服舅舅的地方。

    强富除了这里一处房子外,还有四套房子可住。其中三套房子里,都住着曾经挂在他名下的女人和孩子。现今,都已经离了婚。虽然名义上离了婚,他还能时不时的过去住上一晚或几晚。另一套房子里,只住着一个女孩子,可能就要和这个强势的老男人结婚。换句话说,强富又要娶一个年轻女人进门。

    强富对那四套房子里的女人,一视同仁,每个月每个女人给一万元生活费。有孩子的,另外再酌情加钱。每一套房子里的女人,都会有年终奖金、奖金多少,视几个女人伺候他的程度不同,还有孩子的学习情况,再就是他当时的心情决定。多的,可能会给上十万二十万元,少的可能只有三五万元。

    齐福来嬉笑着献出媚眼,说:“舅舅。这方面,我真的要拜您为师。你教教我。”

    “这个,是教不出来的。”强富的手挥了一下,说:“不扯这个了。你和言雪的事,给我一个实话,到了什么程度?”

    齐福来啧嘴,说:“这个……这个……”

    强富说:“这样吧。我问,你答。”

    齐福来的头点的如同罐子里捣蒜,说:“这样好。我回答问题最利索了。”

    强富问:“你每次见到言雪,她是给你笑脸,还是拉下脸?”

    “笑脸。”齐福来回答的速度很快,接近抢答的水平。

    强富问:“言雪有没有夸奖过你?”

    “有。”

    “举一个例子。”

    “她住的房子是租的。房子也是老旧了些。有一回,我过去,言雪正在电脑前查找,眉头不展。我问怎么了?她说马桶堵住了,不时的往上漫水。我问她,是不是从网上找捅马桶的人。她说是的。我说,就这点小事,用得着折腾吗?”

    强富乐了,听出事情的开头,就知道事情的结尾,问:“你小子把堵塞的马桶疏通了?”

    “对。一点没错。”

    强富问:“你就不嫌脏?”

    齐福来满不在乎的说:“脏是脏,可又不觉得脏。”

    强富说:“是不是因为是言雪的专用马桶?”

    “对。没错。”

    强富摇头,耻笑了,问:“言雪夸奖了你?”

    “对。言雪说我不怕脏,适合做这个。”

    漆小凡完全听见了这对活宝的对话。他笑的肚子疼,在地面上打滚。

    强富和齐福来的目光投向漆小凡。

    齐福来说:“这只猫,有些奇怪。好好的,它发什么疯,满地打滚?”

    强富也觉得这只猫有些奇怪。难不成,这只猫通灵,懂人性,听懂人说的话。要不然,哪有这样的巧,事情说到好笑的地方,这只猫就打了滚。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强富的目光投向漆小凡,手往前戳了戳,说:“好了。不要打滚。桌子上有条鱼,我不吃了,奖励你。”

    听说有鱼吃,漆小凡立马有了食欲。他最喜欢吃鱼。做人的时候,不说餐餐要有鱼,起码得隔天有鱼吃。现在,变身猫后,反而少了这个待遇。恰恰是,猫的天性就喜欢虐鱼。

    看到刚才还在打滚的猫走向餐桌,强富惊了一下。

    齐福来也是傻眼了。

    这只猫成精了,听懂人说的话。

    漆小凡起步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可能会致命的错误。刚才不应该有这样的快速反应的。民以食为天,不错。可,不能这样的急啊。可以装做没听懂,过一会再去吃鱼。

    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

    应该不晚的。漆小凡完全可以走向其它的地方。

    可是,他确实饿了。

    漆小凡知错却不改,死犟头的,去到餐桌上。

    强富朝这只通人性的猫,点头,转动眼珠子,脚在地面上啪拉了几下。他在告诫自己:以后,在这只猫跟前,说话得小心些。

    瞬间,强富又自嘲的笑了。怎么变的这样的谨小慎微。不就是一只猫嘛。它就是听懂人话,又能怎么样?去公安机关捡举揭发我?

    扯蛋嘛。

    强富手指了齐福来,说:“我看啊,你有时间,还是跟这只猫学学。它很聪明。”

    齐福来不解,没听明白,问:“舅舅。你让我跟一只猫学习。学什么呀?”

    强富说:“你应该成为言雪的一只猫,一只聪明的猫。她会喜欢的。我,现在已经完全喜欢上这只猫了。这么说吧。我喜欢它,胜过喜欢你。”

    啊?齐福来傻眼,呆在那。

    齐福来完全没有想到,舅舅这时说的话,醉翁之意不在酒。强富从这个时候开始,把这只猫当成一个有思想的人来看了。甚至,他要用这只猫来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