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冤家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057字

    齐福来终于如愿以偿,把这只猫弄到了自己身边。

    嘿嘿。玩不死你。齐福来把猫丢到车的后座上,发动了车子。

    这是一部旧的尼桑。原本是强富公司的车。这台车趴在强富公司的停车场有半年时间,没人动它。齐福来终于鼓起勇气,向舅舅开口,说自己有驾照,没车开,能不能把这台车先给他开。等他买上车后,再还回来。

    强富没说二话,就同意了。要说,齐福来也还不算太贪心。当时,尼桑旁边还有一台奥迪,也是闲着的。

    开着尼桑,齐福来得意的哼起小曲。天生左嗓子,跑调王。反正车子里没人,跑调了影响不到别人。

    漆小凡可是受不了,听不下去,显出无比的烦躁。

    “喵。”

    齐福来回头扫了猫一眼,再回过头去,继续将哼哼的小曲跑调。

    漆小凡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比噪音还要刺耳的声音,跳起来,跳到驾驶座的背顶上,伸出爪子抓了齐福来一下。

    “作死啊,你。”齐福来踩了刹车踏板,腾出一只手,朝已经回到后座上的猫挥了挥拳头。

    被漆小凡这样的干扰了一下,齐福来也就没心情唱歌了。

    齐福来刚刚松开刹车踏板,车子向前冲出没有十米,就又踩了刹车踏板。之后,又松开刹车踏板,车子向路边靠过去。

    “等谁呢?”齐福来的身子向副驾驶的位置上倾斜了,是要探向窗户外。

    路边站着一个女生、女生的身上穿着皮草大衣,火红色的绒毛,特别的惹眼。她叫要美娜。姓了很少人姓的一个姓。

    要美娜看到面前停下的车子,就稍许弯了腰身。要说,她的条子,相当不错,即使在冬天里,身上的衣服不少,还是能够隐约可见其娇好的身材。

    “是你啊。肥仔。”要美娜上前一步,拉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可能是以为车子还有其他人,要美娜向后座上瞅了一眼,看见了趴在那里的猫。

    要美娜坐下后,又动了动身子,整理了皮草大衣,是想让自己坐舒服一些,并问:“怎么会有一只猫?”

    齐福来得意的笑,说:“漆小凡家的。”

    要美娜自然要问,漆小凡家的猫,怎么到了你的车子里。

    齐福来就说了漆小凡失踪至今没有找到,只找到这只猫。

    “无家可归。看着可怜。我就把它收养了。”齐福来这么说,是因为要美娜喜欢小动物,家中养了好几只猫呢。

    要美娜用了赞赏的眼神,看了齐福来,说:“肥仔。你是个好人。”

    “那是。还是美娜最了解我。”

    这个要美娜,是齐福来交往中比较合得来的一个女生。两个人,目前的状态,像是恋爱又不像恋爱的样子,用齐福来跟玩得来的伙伴们描述的,他和要美娜的关系,像雨像雾又像风。

    齐福来至所以要用这样文绉绉近似诗歌的语言描述,是因为他真的喜欢诗歌,有时还自己写出几首。他写的诗,对于懂行的人来说,就是大白话,分行排列而已。但这不排斥他可以引用前人或别人的诗句。

    欣赏齐福来诗的人还是有的。要美娜就是其中一个。

    要美娜问:“肥仔。你这是从哪里来?”

    齐福来说:“当然是从我舅舅家过来。”

    每当在别人面前,尤其是在要美娜面前提及大老板强富时,齐福来说话的底气特别的足,脸上也是满满的自豪。

    对于强富这个人,这座城市里的人,几乎是无人不晓。名人啊,亿万富翁。

    要美娜问:“最近,你去朝拜言雪比较的勤吧?”

    齐福来说:“说不上勤。你误解了。我是有事,代表我舅舅找言雪的。你知道的,言雪当总经理时,她的公司,和我舅舅的公司,业务上有交集。我呢,是两边都在帮,搞一搞平衡。”

    要美娜的鼻子耸了耸。她的鼻梁挺好看的,只是,山根那儿有隐隐的黑线,透露出她的许多秘密。

    齐福来眼睛的余光瞄见了要美娜此时的表情。他清楚,这妞,是在变相的吃醋呢。

    “肥仔。你能不能做事不要这样。”

    齐福来问:“什么这样?”

    要美娜说:“我最不喜欢男人脚踏两只船。”

    齐福来的眼睛看向前方,十字路口,亮起了红灯。踩下刹车踏板。

    要美娜说:“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齐福来说:“美娜。我们能不能不要这样。每回说到这事上,你就这样。其实,我跟言雪没什么的。我和她只是普通的朋友。你也知道的。我只喜欢你。至于言雪,你看,她能是我的菜吗?”

    “我最烦听你这样说了。”要美娜的脸色向下沉,说:“你这话的意思,我比言雪差。”

    齐福来辩解:“我没有这样说。”

    要美娜说:“脑子再笨的人,也能听出你刚才说的话,是个什么意思。”

    齐福来不说话了。

    要美娜侧了脸一直盯着齐福来。

    后座上的漆小凡,脸上有了冷笑。前面的这两个人,他都熟悉的。

    要美娜说:“不就是言雪的老爸是当官的,你们一个个的,就像狗一样的巴结人家。”

    齐福来扭头看了要美娜。他是想说什么的,嘴巴张了,却是什么也没说。

    要美娜说:“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种人,趋炎附势。”

    齐福来听不了要美娜这样说,回了一句:“我趋什么炎,附什么势了?”

    要美娜说:“反正。我觉得吧,你最近不怎么答理我了。”

    齐福来说:“我要是不答理你,会主动把车子停下来,叫你?”

    “反正。我感觉你最近有不小的变化。”要美娜喃喃地,声音弱下去。

    要美娜的感觉,应该是准确的。这一点,齐福来在心里承认,但面子上不承认。

    齐福来在要美娜和言雪之间,典型的脚踏两只船。漆小凡没有失踪之前,齐福来已经越来越发现,自己不是漆小凡的竞争对手,有意要退出,就加强了和要美娜的粘黏度。

    当齐福来和要美娜上了几回床后,突然发现,漆小凡在家中出了大事后失踪了。齐福来发现自己的机会又来了,就回过头来,要加强对言雪的攻势。

    齐福来认为,只有漆小凡才是最强的竞争对手,其他人,不值一谈。

    现在,经要美娜这样的逼问,齐福来的心里是虚的。

    齐福来问:“美娜。你要到哪里去,我把你送过去。”

    要美娜说:“我去你那里。”

    齐福来说:“不行啊。现在不行的。舅舅给了我任务,带这只猫去体检。”

    要美娜说:“我又不影响你。你做你的事,我在车上坐着。”

    齐福来只好依了要美娜,说:“好吧。给猫体检的事,再说吧。我们回家去。”

    漆小凡想到,自己要成观众了。那种场面,少儿不宜的。

    对于齐福来生活中的混乱,漆小凡听人说过的。漆小凡在这方面,可是把捏的比较好。

    漆小凡虽然也出入一些那种场所,从来是到雷池边上就止步的。有人开玩笑,说他在这方面无能。他也就认了。在这种事上要面子,不是好事。可能是家教和父亲的影响。

    漆向东在个人的作风上,口碑不错,没有绯闻。

    漆小凡在外面热热闹闹,玩归玩,闹归闹,从来就不做声色犬马的事。他坚持一点,喜欢言雪,就要对言雪负责。言雪是一个生活上严谨的女生,他也要这样,必须向言雪看齐。只有这样坚持,才配得上追求言雪。

    车子进了齐福来居住的小区。进到地下车库,在固有的车位上停了车。

    车门开了后,齐福来不是抱起猫,而是捏了猫脖子的一块皮毛,就这么提着,由电梯上楼。

    虽然时间不长,漆小凡还是觉得脖子就要不是自己的了。

    折磨这就开始了,漆小凡意识到,这一个星期的日子,不好过。

    到了家门前,要开门的。齐福来把这只猫丢在要美娜的怀里。

    要美娜抱上这只猫,即刻就喜欢上了。手感,特别溜顺。一只猫,竟然能给人这么顺心的感觉,要美娜亲吻了这只猫。

    漆小凡被要美娜这样的亲吻过,身上特别的不舒服。他总是觉得,刚才亲吻他的,是一张血盆大嘴。

    这是要美娜的一个明显特征。她的嘴巴比较大。属于可以吃四方的嘴巴。

    进屋,灯亮起来。

    这套房子,设计上还是有些问题。只要是阴天,客厅的采光就不理想。

    齐福来的这套房子,是所大房子,父母拿出所有的积蓄,还是不够,强富又支援了一些。买下这所房子,齐福来选择的是豪华装修。装修费没能一次结清,至今,还欠装修公司四万元。

    装修公司老板亲自上门来讨要这笔钱。最后,搞急了,要封这所房子的门。

    齐福来只好把他舅舅的名号搬出来。装修公司老板这才知道,这所房子的户主,是强富的外甥。

    好吧,好吧。再宽限你几日,你尽快的把这笔钱凑齐了。我们也不容易。装修公司老板表了这个态度,之后,也就之后了,再没有来要这笔钱。

    可见,强富的名号多么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