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美女驾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213字

    看到花了大价钱买来放家里充脸面的东西即刻一分钱不值,齐福来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怒发冲冠的齐福来,发了疯的奔向漆小凡,猛扑过去。

    漆小凡看到了对方的气势,没有示弱,而是滑溜的顺着墙根,迎面过来。两个人的位置,很不对称。这个时候的齐福来可是高大的,漆小凡十分的弱小、弱小到身高不过墙角线。庞然大物面对蜘蛛样小的东西,有劲、有力,使不上啊。

    齐福来来了一个转身,跟着漆小凡向餐桌方向扑过去。

    已经变身猫的漆小凡,身体比做人时,还要机敏,先是跳到餐桌上。齐福来向餐桌扑来时,漆小凡又跳到了地面上。

    齐福来的身体,哪能经受住这样的折腾,已经是满头大汗。这可是大冬天里,出汗的感觉可是不好。或许还有刚才在卧室里折腾的因素,齐福来已经力不从心,身体有虚脱的样子。他刚才扑向餐桌时,趴到了桌面上,好一会,不能站直。

    漆小凡又钻到沙发下。他想过了,齐福来已经体力透支,自己也有点累,想趁这个空档,休息一会。躲到沙发下,齐福来一时不能伤到他。

    齐福来看见猫又钻了沙发肚,就拄了棍子,过去。他一屁股坐下,用棍子往沙发肚里捣。

    “喵。”漆小凡这一声叫,有意在激齐福来。

    齐福来听见猫叫的方位,顺势伏下,想瞅清楚猫所在的位置。

    漆小凡又使坏,调戏了齐福来。漆小凡对着齐福来撒了一泡尿。

    这个沙发底下,也够脏乱,可能有时间没有打扫了。漆小凡的一泡尿搅和了蛛网灰尘什么的,难闻的气息,居然糊住了齐福来的脸。

    漆小凡撒了尿,齐福来开始以为是水,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这才闻出这味儿不对,臭骚、臭骚的。这个时期的漆小凡,肝火旺。能不旺吗?好端端的被换了一颗牙齿,心生闷气、气旺肝火。

    这个时候,大门外进来两个人。言雪和柳青。

    言雪和柳青结伴逛街的,顺道就到了齐福来家。

    齐福来从言雪那里拿了一本徐志摩的诗集,有些日子了,说要归还的,老是忘记。言雪顺道,就想把这本诗集拿回去。

    两个女生进到客厅时,看见齐福来趴在沙发前。

    这是在搞什么鬼呢?

    两个女生在门口站住,不好往里来。她俩不知道齐福来趴在那里做什么。

    齐福来听见了门口的脚步声,回头看了,慌忙站起来。只是,站起来时的身子晃了几晃。他有瞬间眩晕的感觉。好在,手中有棍子,他拄了棍子,支撑了身体。

    柳青问:“齐福来。你这是演的哪一出?”

    “那只该死的猫。”齐福来拄着棍子,向门口走去。

    “猫呢?”言雪问:“是不是上次,你要送我的那只?”

    柳青看了言雪,眼神中的意思:他送你一只猫?怎么没听你说呀。

    言雪的脸上滑过一个微笑。言雪的脸上时刻都有微笑。说她是装的吧,不像。说自然的吧,也不像。总之,她就是爱笑。只是,她的笑容,大多数的时候相同,内容却不同,没几个人能够知道她每一次的笑容里面夹杂了什么东西。

    不管怎么说,人的脸上有笑容,总是讨人喜欢的。

    开口不骂笑脸人。自古就是。

    齐福来近前去,算是一个迎宾的举动。他是要将两个女生迎到里面来的。

    “二位光临,蓬荜生辉。”齐福来没有忘记弯腰,打出手势,行了一个绅士礼。

    两个女生看清楚这家主人此时的面容,忍不住的笑、笑的不是主人这个时候做的动作,而是那张脸。

    而且,两个女生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这个味道,生理正常的人都熟悉的。

    齐福来愣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什么,说:“二位自己找地方坐。我去洗脸。”

    “喵。”漆小凡也向二位打了招呼。

    对于漆小凡来说,这二位,他是熟悉的。言雪自不用介绍。柳青是言雪的闺蜜。言雪自主创业时,柳青有投资,算是创业新公司的合伙人。如今,做了一年多的公司,被迫关闭、关闭的原因是言雪不能开公司。原因嘛,社会上有一说,她的父亲调到了这座城市主政。

    按说,言雪不能开公司,柳青是可以的。只是,柳青自己说了,她只适合做军师,不能当老板。两个人,现在的身份,言雪暂时无业。柳青继续在她老爸的公司里当挂名的董事。

    言雪和柳青都看见了这只猫。

    漆小凡朝两个女生摇了摇尾巴。

    言雪弯下身子要抱这只猫。

    漆小凡躲开了。

    躲开身子的漆小凡,向卫生间跑去。

    两个女生也是好奇的跟了过去。这只猫的神态和体型,太可爱了。天生对小动物有好感的两个女生,自然的要亲近这只猫。

    漆小凡跑进卫生间,跳到了浴缸上,看了浴缸里、浴缸里有小半池子清水。他跳了进去、进去后,在里面摇动身子。

    言雪似乎明白了这只猫前后的举动。她这就感动了。

    柳青也看出这只猫为什么要躲避她俩。

    “言姐。这只猫好可爱哎。它是怕弄脏了我们。这么爱干净的猫,这样通人性的猫,我还是头一回看见哎。”

    言雪给了漆小凡柔和的眼神,随之,去到浴缸边上,眼睛搜寻了四周,是要给这只猫洗澡。言雪的手伸进浴缸里,水是凉的。

    “快,烧热水。”言雪对已经跟过来的齐福来吩咐。

    齐福来刚才去到厨房间洗脸。那里有水瓶,有热水。

    这个时候的齐福来,洗了脸,头脑也清醒了,不敢在两位女生面前造次,就乖乖的推上电热水器的开关。

    柳青提醒:“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有没有现成的热水?”

    “有,有。水瓶里有开水。”齐福来转身出去。

    言雪从水中托起了这只猫,随手从毛巾架上,拽下一条大的浴巾,将这只猫包了起来。

    漆小凡感动啊。言雪这个细微的举动,暖心啊。

    柳青将浴缸里的水放掉一些。

    齐福来提了两只水瓶进来。水瓶里的开水往浴缸里倒的时候,他告诉:“厨房里的开水在烧着,很快还有开水的。”

    言雪责问:“这只猫,怎么瘦成这样?”

    齐福来随口一句:“想你想的。”

    言雪唬了齐福来一眼,说:“怎么好好的话到了你嘴里,都变味了。你会不会说话?”

    齐福来喊冤叫屈:“你俩也不问一问,这只猫,到我这里,有多长时间。怎么可以把所有的过错,全加到我头上。这只猫,一直在我舅舅那边的。我也是刚刚抱过来。舅舅去开会,要一个星期,让我先照顾着。”

    柳青说:“就你这个粗心大意的样子,根本就照顾不了这只猫。”

    言雪看了柳青一眼,附和了,说:“也是啊。他不是养猫的人。”

    柳青用手测试水温。

    言雪问齐福来:“有没有水温表?”

    “有。”齐福来转身,从墙壁上的一个挂笼里,抽出一支测温表,递给了柳青。

    柳青把测温表放进水里,指挥齐福来继续往浴缸里倒开水。

    言雪提醒:“青儿,水温控制在三十八度。”

    齐福来看了言雪,说:“给猫洗一个澡,还要这么讲究?”

    柳青回头看了言雪,说:“言姐。你听听齐福来这话说的。他洗澡知道用测温表。给猫洗澡,就不用了。这是什么人哎。”

    言雪没有接柳青的话,问齐福来:“有香波或者沐浴露什么的?”

    “有。”齐福来指了浴缸边上摆放的香波和沐浴露。

    柳青说:“这个,不行的。这是给人用的。猫有专门的香波和沐浴露。”

    齐福来摇头,说:“这个,没有。怎么,有这么多的讲究?”

    言雪说:“青儿,就借用一回,少用点,就是了。回头,我把它抱回去,重新给它洗。”

    齐福来张了嘴巴,又是傻眼。这就要把这只猫抱走。他还想继续和这这只猫玩呢。不情愿归不情愿,言雪既然要抱走这只猫,他也只好顺从了。不管怎么说,讨好言雪才是正经事。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齐福来还是能拎得清的。

    两个女生为漆小凡洗了澡。

    漆小凡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高规格的待遇。两位千金小姐,为他洗澡、洗澡时,他可是不断的躲闪的。他的心里不断的后悔:完了,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隐私,全让她俩看去了。

    给这只猫洗完了澡,柳青问齐福来:“拿吸水毛巾来。”

    “吸水毛巾?什么吸水毛巾?”齐福来不明白什么叫吸水毛巾。

    柳青说:“就是帮助头发快些弄干的那种毛巾。”

    “我这没有。”齐福来的手在脑门上摸了摸。想起来了,在要美娜那里,看见用过。

    两个女生这才意识到,齐福来根本就用不着吸水毛巾。齐福来因为过早谢顶,索性理的是光头。

    离开这里时,言雪要走了徐志摩的诗集,抱走了这只猫。

    出门后,柳青说:“这只猫,真可怜。齐福来那家伙,自己胖成了猪,把只猫,弄成这个样子。”

    言雪没接柳青的话,只是把手在猫身上抚摸。

    漆小凡被言雪的手抚摸了,浑身痒痒的舒服无比。

    这个时候,漆小凡竟然有小小的庆幸、庆幸齐福来刚才和他的一番恶斗。要不是这样,言雪不可能把他带走,也不可能这样偎在她的怀里。这个怀抱,漆小凡做人的时候,想过,却没有好福气享受。因祸得福,变身猫,而且是落难了的猫,居然享受了这等待遇。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