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背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678字

    忙了给这只猫洗了澡,言雪又接着忙了给这只猫做衣服。给这只猫穿上衣服后,两个女生这才闲下来。现在,两个女生紧挨着坐在三人沙发上。这只猫也在沙发上。说白了,漆小凡和两个女生都在沙发上。

    柳青和言雪是在学校里结成死党的。言雪比柳青大几个月。柳青就一直叫言雪“姐”。因为关系不一般,言雪也就乐意接受柳青的这个叫法,随之,就叫柳青的小名。言雪随柳青去过柳家,回来后,就随了柳青父母的叫法,叫“青儿。”

    两个人的长相,是有区别的。柳青属于那种丢在人海里,就是一滴普通的水。言雪属于夕阳西下时,水面上泛出金子光芒的那种水,不但养眼,还容易撩人。

    毕业后,两个人自主创业,成立了一家公司。柳青出钱,言雪出智慧和精力。

    无奈,两个人都没有生意上大型的实战经验。公司运营后,出了不少问题,并不是资金问题。资金上有缺口,柳青可以回家去找父亲借的。问题出在对市场的熟悉和应变度上。她俩的公司,可以说成是一部汽车,她俩是刚学会开车的新手,提心吊胆上路还时不时出事。

    柳青说:“言姐。我怎么一下子就喜欢上这只猫了。为什么呀?”

    言雪笑,说:“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也是觉得这只猫特别,有一种亲近感。我感觉,安吉又复生,回来了。”

    “不是的。姐。安吉是母的。它是公的。”

    言雪瞅了柳青一眼,问:“你怎么突然在意两只猫的性别?是不是想谈恋爱?”

    柳青的手挽了言雪的胳膊,身子扭动几下。这或许就是对言雪刚才所说的一种默认。

    漆小凡听得两个女生的评价,心里头美滋滋的。他在沙发上打了一个滚、滚到了言雪的身边。

    柳青说:“言姐。你看呀,这只猫,也恋着你呢。奇怪耶。它的主子有恋你的情结。它也有也。”

    言雪也发现了这一个点,只是在心里头,没说出来。现在,经柳青这么一说,她的脸红了一阵,却嘴上反驳,说:“什么呀。你就会乱想。这只是一只猫,而已。”

    柳青又瞅了这只猫一眼,有了发现似的,说:“我知道了。它身上的衣服,是你给做的。它懂得感恩。所以,就恋你了。我母亲没教会我做衣服。要是教了,我就可以做了。”

    言雪说:“我做衣服,不是母亲教的。我想学做衣服时,母亲已经不在了。”

    柳青听出言雪声音中的异常,手在脸前,做了一个扇动的动作,说:“怪我,不应该提这事的。”

    漆小凡听见两个女生对话,他也就老实的趴在沙发上,倚在言雪身边,不再闹腾了。刚才,他可是蹦蹦跳跳好一会。可能是新衣服上身,开心,要表达一下心情。

    漆小凡现在穿着的衣服,其实就是言雪的一件旧马甲,刚才用便携式缝纫机改的。

    柳青说:“我又有了新发现。”

    言雪就乐了,手掩了嘴巴,笑而不语。这个柳青,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多的新发现。

    柳青说:“姐。你没问我是一个什么新发现。”

    言雪说:“不用问的。我听着呢。”

    柳青说:“这只猫,爱干净。你发现没有。它不下地的。”

    言雪说:“你刚才不是提到了吗。它的主人,你也知道的。什么时候,都是衣冠楚楚的。”

    柳青感叹:“是啊。就是打了一架后,衣服也是要理整齐的。”

    言雪说:“这只猫是有些特别。安吉在的时候,天冷给它穿衣服,是拒绝的。这只猫,你发现没有,它没有拒绝。”

    柳青说:“是的。我也发现了。还有呢。它不怎么舔身上的毛。安吉不肯穿衣服,是它喜欢舔身上的毛。”

    言雪问:“是不是性别关系。这只猫是公的。安吉是只母猫。”

    柳青抱起了这只猫,手在猫的额头上抚摸了,问:“你不喜欢舔身上的毛吗?是不是身上很干净,用不着舔呀?”

    “喵。”

    听见这只猫的回应,两个女生乐了。

    柳青说:“言姐。这只猫比安吉厉害。要是在这里住时间长了,它的聪明程度,会不会跟人一样?”

    “不知道。”言雪说了,伸手,抚摸了这只猫的尾巴。

    这只猫的头部和尾巴,还有四条腿和爪,没有被衣服包裹。

    两个女生正聊着呢,齐福来进门、门是掩着的。刚才两个女生进门后,没有把门关严。

    “我来看看,这只猫,在这里,是不是适应。”齐福来每回到这里来,总是要有一个说法,一个借口。尤其看见柳青在这里。齐福来怕柳青那张嘴,说话不留情。

    要是齐福来不说来看看这只猫,柳青又会问:“你怎么又来了?”

    齐福来的借口虽然多,但还是被柳青看破。有一次,柳青就直说了,说齐福来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在这里,肯定比在你那里好多了。”柳青说了,把这只猫抱起,而且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说:“好香。”

    齐福来问:“是不是水蜜桃的香味?”

    “水蜜桃香味?”柳青反问齐福来后,把目光落在言雪的脸上。

    言雪听齐福来这一说,从柳青的怀里抱过来这只猫,也就闻了闻。还真是的。淡淡的香波淡淡的沐浴露味道,没有掩盖掉水蜜桃的香味。

    言雪惊了一下。

    水蜜桃的香味?

    曾经有一回,晚上时,漆小凡送她回家。路边冬青树栅栏里窜出来一只野猫,吓了她一跳,不由自主的,躲、躲进身边人的怀里。这个人就是送她回来的漆小凡。夏天里,人的体味最容易发挥出来。事后,言雪回味无穷。一个男人的身上,怎么会是这种味道呢?

    这只猫,身上也有水蜜桃味。

    柳青又从言雪怀里,抱过来这只猫。她把鼻子凑上去,闻了又闻。确实,是有一股水蜜桃香味。

    齐福来后悔自己,刚才嘴巴太快了。干吗要提这只猫身上有水蜜桃味。这么一提,这只该死的猫,还不被这两个女生给宠死了。

    不行。不能让这只猫享受这样的生活。

    齐福来说:“等会,我走的时候,想把这只猫给带走。”

    言雪说:“你不是说,这只猫是送给我的吗?”

    “啊。哦。是这样的。那一次,是专程来送的。你没要。就又还给舅舅了。这一次,舅舅出去开会,要一个星期。他老人家要我照顾这只猫,一个星期。还给了任务,只能照顾好,不能照顾坏。这一次,他没说就这样把猫送给你。”

    柳青瞪了齐福来一眼,说:“你这个人,脑子死捱板。”

    被柳青呛白了,齐福来一时不好回什么话,就用手在头顶上挠。

    柳青说:“这么着吧。你舅舅的这只猫,也不要说送,我买下了。回头,问你舅舅,要多少钱。”

    言雪白了柳青一眼,意思是,你这丫头,说什么呢?

    柳青眼睛的余光感觉到言雪脸上的表情,侧脸,问:“姐。你不同意?”

    言雪说:“这只猫,不是用钱买的事。我听说,这只猫,原本是漆小凡家的。你怎么好用钱向齐福来的舅舅买。”

    柳青这才反应过来,说:“也是啊。我凭什么要花这个钱。这只猫,原本就不是你舅舅的。你舅舅把这只猫送言姐,是可以的。卖,肯定是不行的。”

    齐福来感到冤,辩解:“我也没说要卖。我一直说,送。”

    柳青又瞪了齐福来一眼,说:“既然是送。就不要再折腾了。这只猫,已经在这里了。你还好意思说,把它带走?我知道你是要用这只猫讨好言姐。讨好嘛,也得有讨好出一个水平,是不?”

    齐福来傻眼的看着柳青,心里头说,话全让你说了。可在脸面上,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傻笑。

    柳青又是手一挥,说:“齐福来,这事,就这么定了。这只猫,你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这只猫,就在这里安家了。”

    漆小凡一直关注着三个人的态度。这时,心里特感动。柳青这个丫头,真爷们,说话,办事,就是爽快。他做人时,可是和柳青直接称兄道弟的。多数时候,多数场合下,他就叫柳青为“柳爷”。柳青对于他的这个叫法,欣然接受。

    齐福来进来后,一直站着。他没办法坐。进门后,就被柳青劈头盖脸一阵好批。现在,他认为可以坐下了。他拉了一张椅子,坐到两个女生的对面。

    坐下后,齐福来继续讨好。来时,他就想好了一件事,想帮一帮言雪。他这是在没有征得舅舅的前提下擅自做主了。

    “言雪。你和柳青的公司不是不做了吗。我觉得啊,你可以到我舅舅的公司做事。”

    齐福来说出这样的话,居然有些紧张。他是希望言雪能够答应。要是答应了,那他就是办成了一件十分体面的事。舅舅肯定会奖赏他。舅舅至所以要把这只猫送给言雪,就是看好言雪的背景。舅舅打什么算盘,他是太清楚了。

    言雪说:“谢谢你,齐福来。你舅舅的公司,我肯定是不去的。”

    “为什么?”齐福来没有想到,言雪想也没想,就回绝了他的这个提议。

    柳青说:“齐福来。你可是听明白了。言雪说的,她哪一家公司都不去。我在你之前,就已经向她发出了邀请。我和言姐是什么关系,你应该是知道的。言姐都不去我父亲的公司,她会去你舅舅的公司吗?”

    言雪说:“漆小凡那个建议还是有道理的。以前,我并没有把他的这个建议当一回事。他失踪了,我反而开始想他的建议。我反复想过,漆小凡的建议是可行的,也是实在的。”

    漆小凡曾经反对言雪和柳青一毕业直接开公司。他举了父亲创业的例子。

    漆向东当初只是开了一间油漆店,也兼顾了帮别人家刷墙。后来,因为他人厚道,遇上了贵人,在帮那个人家刷完新家后,一个国有公司的办公楼让他承包装修。这就有了第一桶金,后来,不仅仅是装修,有单位把要盖的职工宿舍楼交给他代建。

    就这样,滚出了大雪球。到出事前,名下有一家大型建筑公司。

    齐福来的心口凭空添堵。麻痹的,漆小凡怎么阴魂不散。人不见了这些日子,竟然还让言雪惦记着。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个福气呢?

    漆小凡静静地窝在柳青的怀里,感动啊。

    柳青感觉到怀里这只猫的异常,说:“言姐。这只猫的身子,在抖动呢。”

    “是不是受了凉?生病了。”言雪想起这只猫在齐福来家时,直接跳进了有半池冷水的浴缸里。

    一般来说,这个天气里,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受不了寒冷的水。

    柳青的手放到这只猫的额头上,又把手指凑到这只猫的鼻子那,测试后,说:“不像生病。”

    “给我看看。”言雪把这只猫由柳青的怀里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