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没安好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391字

    强富回来,打开电脑。他急于知道那只猫的情况。确切的说,他是想通过那只猫,猎取他想要的东西。新近调来的父母官,他想以最快的速度巴结上。通过言雪,应该是最理想的一条捷径。

    用这种方式,能够巴结上领导吗?

    强富是这样想的:不图别的,只图通过这个途径,知晓领导的嗜好。知道了,就可以对症下药了。

    打开电脑后,强富没有像以前那样,回来后,先查看几房前夫人最近的情况。这一回,他想要先知道的,是言雪那边的情况。

    一个星期的内容,时间上可算长的。强富想,他是要听一会了。可是,刚刚听了一会,强富就忍不住拍了摆放电脑的电脑桌。

    强富听出齐福来虐待了那只猫。

    “这个兔崽子。胆子不小。跟我阳奉阴违。”

    气不打一处出的强富,立马拿起手机,叫齐福来到这边来。

    齐福来接到舅舅的电话,不敢有一会的耽搁。他听出舅舅的口气不对,可能有什么急事。

    强富站在门口,等他这个外甥。

    齐福来一脚踏进门,身子还没有站稳,就挨了舅舅一巴掌。他正想问为什么,强富又给了他一巴掌。左右开弓,连着来的。

    强富还想打出第三巴掌时,齐福来躲开了。他是往后退出两步。

    “你给我滚进来。”强富转身向里走时,用了命令的口气。

    齐福来挨了两巴掌后,脸上即刻就是火辣辣的,像是被碳烤着了。他向里走时,眼睛一直盯着舅舅的背影。不明白啊,这是为什么啊?

    强富坐到沙发中,说“你差点坏了我的好事。你这个不长记性的东西。”

    齐福来确实被打懵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茫然的看着舅舅。

    强富说:“我让你好好的照顾那只猫。你照顾得怎么样啦?”

    齐福来说:“我一直精心照顾的。我没怎么样它。”

    “再狡辩。”强富又举起的巴掌。只是,他这一次举巴掌,人是坐着的。明显的,这就是做样子。他不能再下手了。刚才那两巴掌,蓄了力气的,很重。打过后,他有点后悔。不管怎么说,这是他外甥。要是打出毛病来,在姐姐面前不好交待。

    齐福来不敢再向前,要与舅舅保持一定的距离。

    “要不是言雪上门去,那只猫,肯定会死在你的手里。你这个没长进的家伙。”强富是连说带骂。

    齐福来傻眼、傻眼的看着舅舅、舅舅怎么知道他虐待了那只猫。难不成,言雪告诉了舅舅什么?

    不对啊。舅舅这是才回到家来的。言雪就是要告诉,没有这个机会。

    这是不可能的。齐福来摇头。何况,言雪的嘴巴,是很严实的。她从来不在人背后说人。这也是让他齐福来佩服言雪的地方。只是,佩服归佩服,他学不来。

    只有一个可能。齐福来想到此了要美娜。要美娜有时候,与舅舅走得比较的近,也喜欢借着和他的关系,与舅舅套近乎。想到这,齐福来把这个猜想转成了证实。这个账,就算到了要美娜的头上。

    强富看外甥站在那发愣。心想,这小子,还没反应过来。

    “小兔崽子。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对我编话说。实事求是。有什么说什么。你对别人可以去编,去骗。对我,不可以。听明白没有啊?”

    “听明白了。”齐福来的头点的像鸡吃食。

    强富挥了一下手,说:“去吧。有时间,多往言雪那里去去。想把人家弄到手,要有橡皮泥的粘劲。”

    齐福来赶紧转身。刚才被强富打了两巴掌,还没缓过神,心里憋的难受。他想赶紧出去,喘一口气。

    “等等。”强富叫住了齐福来,说:“你给我多关注那只猫,还有,言雪对那只猫的态度。我希望看到,言雪和那只猫形影不离。”

    “我知道了。”齐福来见强富的手向外弹着,就向后退、退到门口,才转身出门。

    齐福来在强富面前扮演的角色,其实是挺难的。有时,齐福来就像强富的马仔。娘舅和外甥的关系,只有是强富心情好的时候。

    离开舅舅的豪宅,齐福来赶紧开车去言雪那里。齐福来在执行舅舅的指令时,一贯是雷厉风行的。只是,有时,会一时糊涂,浑了头。比如这一次,对待那只猫。

    齐福来的车开出一条街时,在一个路口,又遇见了要美娜。齐福来把车靠向路边。这要是其他人,是不会这样的。要美娜上次已经说了,那个意思,就是不想理他了。

    齐福来并没有把要美娜的话当一回事。他太了解要美娜。何况,就是要美娜真的不理睬他、他也能把脸面夹在裤裆里,不要脸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从来就没有认为脸面有多值钱。

    要美娜看见了齐福来的车。这个时候,要美娜是和另外一个女孩站在那里,等出租车。今天,也是出了怪了,她们等了好一会了,也没有等到一辆空载的出租车。

    要美娜把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丢到脑后了。这会,身子轻盈地,扭动了,拉了身边女孩的手,意思,赶紧上这辆车。

    “肥仔。你去哪?不会是专程来接我的吧?”要美娜是没话找话说了。

    齐福来在要美娜的面前,永远是大爷,说:“你没有给我打电话,还好意思说我专程来接你。我知道你在哪。这是碰巧了。”

    要美娜身边的那个女孩,窃笑。她知道要美娜和齐福来的关系。

    要美娜问:“那,你这是去哪?”

    齐福来说:“去言雪那里。”

    要美娜的脸色有了些不好看。但她没有说下车。

    “也好。言雪住的地方,我一直没去过。她开公司的时候,我去过她的公司。”

    一行三人,就这么到了言雪的住处。

    言雪对于三个人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她原本就是一个好相处,热情的人。

    在这里,见到曾经是漆小凡家的猫。要美娜愣了。这只她喜欢得可以要命的猫,竟然到了言雪这里。要美娜想不通了。他在言雪去冲咖啡时,问了齐福来。

    “你不是说,你舅舅不把这只猫给人吗?”

    “啊。”齐福来想起来,的确,他说过这话,脑子一转,有了,说:“我说了,舅舅的这只猫不送给别人。”

    要美娜说:“这还不叫送别人吗?猫已经在言雪家了。”

    “对啊。”齐福来笑了,说:“不送给别人,只送给言雪。”

    说完这话,齐福来很是得意,为自己在心里喝彩了。哇塞,我齐福来居然有能力应付这样的特急情况,应变能力不得了也。

    要美娜问:“你舅舅不会是打算、打算老牛吃嫩草吧?”

    “不会的。现在,有一个在哪里备着呢,马上要结婚了。”

    大家随便聊了一会,咖啡喝完了,要美娜不想再在这里坐下去。在这里,她被齐福来冷在一边。要不是她主动找话说,真的是很难堪的。何况,一同来的女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男朋友的,也有要走的意思。

    齐福来已经看过这只猫,状态一切都好。她也好回去向舅舅汇报了。

    其实,强富要齐福来过来,并不是真的要他察看这只猫的情况。强富的真正目的,是要外甥多多的跟言雪来往,争取早些把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下来。强富等着借着这条青藤向上攀爬呢。

    三个人出门时,碰见过来的柳青。

    柳青没有和这三个人打招呼。

    齐福来是叫了一声柳青的。柳青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柳青就这个样,从来不正眼看齐福来。

    进门后,柳青问了言雪,齐福来又到这里做什么,还带了两个“小骚货”。最后这三个字,是柳青的原话。

    言雪猜测的说:“估计,是强富叫他们来的。再次确定,这只猫,是强富从漆小凡家弄来的。”

    柳青质疑:“言姐。你有没有想这个问题,强富为什么要把这只猫送给你?”

    言雪笑,嘴角抿了一下,说:“还不是那件捕风捉影的事。”

    柳青也就笑、笑的有些夸张。

    言雪附和了柳青的笑。

    柳青说:“所以,你就接受了强富送的这只猫。”

    “不对。青儿,你可是说错了。这只猫不是强富送的。这只猫本来就不是他的。当然,在强富来看,这只猫就是他的。”

    柳青附和:“就是,就是。他这个人,只要想了,就想弄到手。以为天下的东西,都是他家的后花园,想要了,强取勒索。那家伙,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小人。”

    “人在做,天在看。”言雪的嘴角拉了一下,现出明显的嘴角槽。

    柳青点头,薄的嘴唇噘起。

    言雪手抚了怀里的猫,说:“我只是借着强富的这个说法,代漆小凡收养这只猫。等到漆小凡回来,我会还给他的。”

    柳青问:“你是说,漆小凡离开了这座城市,躲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了?”

    言雪看了柳青,没有给出一个明显的答案。但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相信,漆小凡会回到这里来的。

    柳青又问:“姐。咱们探讨一下。漆小凡会不会到深山里去了。会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想不通,想不开,出家当和尚去了?”

    言雪没有接柳青的这个题。目前,这道题,一时无解。柳青说的,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想想看,漆小凡家没有出这么大的事时,他成天无所事事地过活,猛地,被这个事打击,凭他那副纨绔子弟的样子,是很难经受住这个事打击的。

    漆小凡听着两个女生的对话,心里好生感叹。人啊。最危难的时候,才能见真情啊。

    言雪,我,我,今生无以报答了,来世吧。漆小凡几乎要流下眼泪。

    漆小凡这个时候,脸朝柳青的方向。柳青本是看言雪的,眼光被一种情绪吸引,看见了这种情绪。

    “姐。你快看啊。这只猫,好像在流眼泪呢。”柳青惊呼。

    言雪也就低下头,看见了。她看见了这只猫眼泪汪汪的。她被感动了,也有了眼泪汪汪,并把脸贴到了这只猫的额头上。

    “好感动哎。”柳青貌似在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