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姐妹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087字

    言雪和柳青的“青雪公司”开了只有一年时间,就关闭了。这中间有几个原因。其中的一个原因,是看人用刀切豆腐容易,可要切出可以在水中开花的豆腐就不容易了。

    无奈之下,青雪公司只好关闭了。自此,两个合伙人,除了饿的不行了,起床吃了方便面,就又接着睡,连着睡了两天觉。还想接着睡的,只是,睡的浑身骨头疼,就不睡了。

    外界传说,青雪公司关闭,是因为言雪父亲是高官,调到这座城市来主政。干部子女不可以经商。

    事实,并不是这样。

    青雪公司经营一年关门,是因为没有市场。还有,就是那只可爱的母猫安吉病故了。

    算是创业失败了。

    言雪不甘心。她要重新创业。只是,这一次,她选择了从小做起,打算开一间小店。已经有了一个方向,就是在大学城那里开一间奶茶店。

    大学城有四所大学,除了教育学院那里没有看见奶茶店,其它的三所,都有奶茶店。

    奶茶面对大学生,应该是有市场的。

    她们先从寻店铺开始。

    言雪和柳青做准备,换衣服,拿了小包包,打算出门。

    “喵。”

    言雪愣了一下,回头看了这只猫,过去,抱起。

    柳青问:“姐。我们是去有事的。你带上猫吗?”

    言雪说:“安吉不应该走的。我们做公司,把她给忽视了。现在,每每想起来,就很后悔,很自责的。”

    柳青的目光从言雪脸上移开,移到了这只猫身上,说:“也好。带上它,多见见世面。漆小凡哪一天要是回来,看到这只猫见多识广,会很开心的。”

    言雪看了柳青,宛然一笑。

    柳青却在这个时候,发了牢骚:“这个漆小凡,怎么想的。枉他还是个男人,不就是出这么点事嘛,至于躲起来吗?”

    言雪说:“我知道他。这个人,没事时,别看他一副对什么都不经心的样子,其实,骨子里,特要强的。”

    柳青近似惊讶,说:“姐。看不出来啊。你对漆小凡是这样的了解啊。以前,他每回在你这里,你总是不太答理他的样子。”

    言雪说:“我是看他不上进,不努力,有些心疼。啃老,不是他应该有的态度。”

    柳青说:“就是。在这一点上,我也是看不惯他的。成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次出事,也好,让他长记性。”

    漆小凡在言雪的怀里,听着这两个女生的对话,也就有了感叹。他想说话,却是说不出来。只有一个途径可以表达他的心情。

    “喵。”

    柳青说:“这只猫,听懂了我俩说的话。”

    言雪嫣然一笑。

    柳青说:“姐。别到了漆小凡回来的那一天,这只猫,把我俩说的话,全告诉了他。漆小凡会不会恨死我们啊?”

    柳青开上沃尔沃C70,去到教育学院的宿舍门口找门面。巧了,有一间门面打算转让。两个女生看到还在开着的店面门玻璃上贴有转让广告,那是大大的字。停车,两个女生兴冲冲的,下去,往这间店面走去。

    这家店是个一人店、店面只有六个平方米。卖手机配件的。老板目睹了两个女生从沃尔沃上下来,向他走过来。

    柳青主问,小店的老板答。言雪在一边听着,怀里抱着猫。

    店老板答柳青的问题,眼睛瞅着言雪和言雪怀里的猫。

    谈崩了。

    店老板要的转让费不能低于十万元。

    柳青认为这就是明抢。一间六个平方米的门面,转让费就要十万元。

    言雪还想再和这个店老板协商的。柳青可没了耐心,拽了言雪的胳膊就走。

    店老板看到手的鸭子要飞,赶紧改口,说可以再商量。

    言雪想回头的。

    柳青不让,连拉带拽的,把言雪推到车上。

    言雪上了车后,说:“看老板的样子,价钱方面,可以压的。”

    柳青说:“即使,他真的是想高开低走,咱也不要。不吃馒头,争口气。以为我俩好耍,是吧。什么人呐。”

    言雪说:“生意,不能你这样谈。要有耐心。”

    柳青不再说店门面的事,一门心思,把沃尔沃开到了步行街。柳青拉着言雪逛街了。

    不少女生在心情不好时,选择发泄的方式,就是逛街。

    逛街就是逛店。

    进了店就是祖宗。导购小姐和老板端着一张张热情的脸,逛店的可以爱答理不答理。店家如果热情过了头,逛店的还可以甩脸色。如果交易中有争执,逛店的就有了发泄的理由。说白了,心情不好时逛店,只是一个形式,终极目的是找个由头,吵上一架。

    言雪开始提醒柳青:“进店里,不要和人吵架呵。”

    柳青看了言雪,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提醒我,找个机会,和人家吵上一架。”

    言雪说:“做生意,难的。再说了,买卖心不同。”

    柳青说:“我算是看透了。开店的,十个老板十个黑。”

    言雪站住。

    柳青看身边的人掉队,回头,看了,问:“姐。你站着干吗?”

    言雪跟上来,说:“你这一说,我没脸和你一道了。我也要做小店老板的。”

    “哦。我把这个茬忘了。”柳青笑了,说:“我纠正一下说法,十个开店的老板,九点九九九个心黑。”

    言雪接了一句玩笑,说:“黑心老板全是黄金啊。”

    柳青笑了,张开手臂,东划拉一下,西划拉一下,又扭动了腰身,然后,对天呼出一口气,说:“好了。我心中的那口恶气,消了。”

    这一回的逛街,还是有收获的。柳青看中了一款富贵鸟女鞋,拿了两双,她和言雪一人一双。她俩比较青睐本土品牌。

    柳青拿出银联卡,让店老板刷卡。

    言雪不要,说她的鞋够穿。

    柳青说:“今天的鞋,有意义。”

    “什么意义?”言雪想听听这丫头又能怎么样的扯。

    “走好每一步,然后,”柳青突然跨出一大步,做了一个动作,说:“走起。”

    言雪微微的一个摇头。

    柳青将刚才的动作收起,做了注解:“这叫一飞冲天。”

    言雪还是笑。这丫头,哪里对哪里,扯的全不搭。

    回程的路上,言雪还在说这个事。

    柳青说:“你就要开店,我是借这个牌子的名头,先走,后飞。”

    漆小凡一直在默默无声的注视两个女生。这时听柳青这么解释,不免又是一番感叹。这两个人的关系真的是铁。以前,还是人身的他,有时还嫌柳青碍事。现在看来,是自己误解了这个女生。

    这次开的小店,柳青声明不参与。一切,也只是言雪在忙了。

    别看只是开一间小店,要忙的事,可真的是不少。

    每天都忙,有时还会手忙脚乱。尽管如此,言雪还是要把这只猫带着。

    之前养的安吉,因为疏于照顾,病逝了。这给言雪留下了阴影。还有,父母不幸早逝,因为安吉,加强了那个记忆。因为这些,言雪再忙,还是要带着这只猫。

    柳青虽然说了不参与奶茶的经营,那也只是嘴巴上说说。

    看到言雪已经这样的忙,还要带着这只猫,柳青说了言雪:“姐。你这是何苦呢?已经够忙的了。你再带着这只猫,更加累的。”

    言雪说:“没事的。只是带着。这只猫很乖的。它从来就不给我添乱的。”

    柳青说:“我还是觉得,你很累的。我心疼的。你要是累坏了,怎么办?”

    言雪说:“没事的。”

    柳青最受不了的,就是言雪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这三个字:“没事的。”

    言雪说:“青儿。你回去吧。把车开回去。那辆车,我不用了。”

    柳青问:“我把车开回去,你用什么?”

    两个人说话时,已经到了楼下。在楼梯间,言雪把这只猫放进一辆自行车前面的车篓里。

    柳青像是看稀奇的看了这辆自行车,又看了言雪,问:“姐。你从哪弄了这个古董?”

    言雪竟然得意的笑,说:“这辆车,是我重新开始,添置的第一个硬件。便宜,只花了三十块钱,在一个修理铺买的。”

    三十块钱买一辆自行车,可见这辆车是个什么样子了。

    柳青说:“姐。你咋想的。有好好的汽车不开,骑这个古董。你这也太掉价了吧?”

    言雪说:“之前,我们开公司,开上沃尔沃,是给公司撑脸面。现在,没有必要了。再说,上回,我俩开了汽车去谈门面的价钱。人家开了那么高的价。后来,我想过,全是因为这辆车。开这么好的车,人家不想宰也想宰了。”

    柳青认同言雪的这个说法,却又说:“我认为,还是不行的。你没必要这样穷对自己。”

    言雪说:“创业,就像个创业的样子。”

    “喵。”车篓子里发出这个声音。

    柳青看了这只猫,问:“姐。这家伙,什么意思?”

    言雪反问:“你说呢?”

    柳青说:“看这家伙,现在对你这样的依赖,我想啊,肯定是赞同你的说法。”

    言雪的嘴角拉开了,伸手去篓子里,抚摸了这只猫。

    “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姐,你可以不用我来陪你了。”柳青貌似不开心的样子。

    言雪的手在柳青身上抹了一下,说:“怎么,吃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