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喝奶茶挨了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045字

    必须反击。

    忍了许久,不能再忍了。当齐福来的手到了鼻子下面时,漆小凡猛地张口。

    齐福来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猫不是好欺侮的,对他早就虎视眈眈。

    “啊。救命。”齐福来一声鬼叫,手上的奶茶掉地面上了。

    言雪闻声过来,问:“肥仔。你怎么了?”

    柳青也在店里,这时,也过来。叫救命,事肯定不小。

    齐福来指了纸盒里的猫,说:“它咬我。”

    言雪笑了。

    柳青更是幸灾乐祸,说:“你是活该。猫在纸盒里,好好的,你去弄它做什么。喂,不要开口,你不要说这只猫欺侮你。纸盒在那,离你远着呢。它在纸盒里没有动身,怎么就咬着了你?”

    齐福来被柳青的连珠炮,打的,嘴巴张着,却说不出来话。他的脸部,因为疼痛更加的扭曲了。

    言雪问:“伤着没有。赶紧去医院。最好是打一支防破伤风针。”

    齐福来扭曲了脸,起身,说:“那,我去了。”

    柳青朝齐福来的背影瞪了一眼,说:“活该。”

    言雪说:“青儿。他走了,别说了。”

    柳青说:“姐。你可能没有注意到。齐福来看这只猫的眼神,特别的毒。我真的弄不懂,齐福来跟这只猫,怎么就这样的有仇,像是有深仇大恨。”

    有人来买奶茶,言雪转身去照顾顾客。

    青雪奶茶店的生意这样好,言雪是喜出望外。柳青也是没有想到。

    “姐。要是早知道,当初,我俩就不应该折腾公司的。那时,直接开奶茶店好了。”

    言雪说:“我觉得这个生意太好了,不是好事。”

    柳青赞同了言雪的感觉。

    “这样吧。我出去搜集一下信息。看看这些来团购的是些什么机构。”

    柳青开始暗暗的跟踪并调查,结果发现,这些来买奶茶的,大部分是强富所属企业和关系企业。

    “强富这只老狐狸,搞什么鬼?”

    奶茶店关了门,回到家,柳青提出质疑。

    “喵。”漆小凡知道是为什么,却不能说话,只好用这一个字的发音来表达、表达出他的忧虑。

    柳青借了猫的这声“喵”,说:“不会真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言雪的眸子向上,转动了两下,想了想。她想不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强富没有其它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讨好言雪。讨好言雪,达到讨好新来的高官。算是曲线猎取更多的利益吧。

    可是呢,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强富的动机,下面的员工,并不清楚。再说了,就是知道强富有什么目的,最底层的员工,不鸟的。

    为了讨生活,为了打发时间,为了不让家人说闲话,到强富企业里做工的,杂色人等,也不怕得罪大老板。做过一年半截,就走人。

    有一个愣小子,就是这等人中的一个。他是一个出头鸟。

    傍晚时分。这小子可能是喝奶茶喝出了滋味,路过青雪奶茶店,临时主意,多走几步路,拐过去,要了一杯奶茶。

    一个在奶茶店兼职赚生活费的大学生,拿了一杯奶茶,给了这个愣小子。

    愣小子拿了这杯奶茶,没有付钱,转身就走。

    兼职的大学生叫住了这个愣小子,说你没有付钱呢。

    愣小子说:“现在卖东西,都有回扣,打折什么的。我们公司,每天从这里买老多的奶茶,你们也不给点回扣。今天,我是来拿回扣的。”

    这个时候,是奶茶供应的高峰期。

    柳青闲着无聊,每天这个时候,要是有了兴趣,也会来这里帮忙的。今天,恰巧,她在这里。

    柳青开了小店的侧门,要出去。言雪拉了一把,没有拉住。

    言雪说:“算了,就是一杯奶茶。”

    柳青可不干了。姑奶奶在这里可是累着的,你小子,说白喝,就白喝吗?就是想白喝,你在要奶茶前,也得先说一声。强夺啊。

    柳青出了店面,撵上了那个愣小子,要钱。

    言雪在窗口里,看柳青这时的样子,有些好玩。柳青从来是不把钱当钱看的。用柳青自己的话说,她对钱没有概念。可这个时候,柳青的样子,就是一个小店的老板娘,锱铢必较。

    那个愣小子,根本就是无视柳青的存在。说是无视吧,又不像。他一手端着奶茶纸杯,一手居然捂着胸前的口袋,就像柳青要从他口袋里掏钱似的。

    愣小子捂口袋的这个动作,提醒了柳青、柳青伸手就要去掏那个口袋。

    一个不让掏。一个要去掏。

    这就纠缠上了。

    有了围观的人,先是两个,后来人数增加。

    这样的场合下,就是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闹大。

    “老板娘。你用劲啊。”

    “哎。女人,就是女人,哪里是男人的对手。”

    “哈哈。小鲜肉对小鲜肉,干上了。”

    柳青听着这些话,回了一次头,瞪了嫌事儿小的人们。

    要是没有这些闲人的闲话,柳青说不定发一发慈悲心,放这个愣小子一马。有这些看热闹的人煽风点火,柳青发毛了。

    柳青少年时,看了两部武侠电影,一时兴趣,就报了武术班。她可是练上了瘾,足足学习了两年的散打。愣小子,瘦精精的,家境可能不好,身体像是没有发育好。双方一过招,柳青的优势明显现出来了。

    愣小子硬是被打了个鼻青脸肿,奶茶杯掉地上,也还是没有回手的能力。他把双手护住胸前。或许,今天是他领了薪水的日子,口袋里有不少钱。他怕柳青一发飙,把他的钱包给抢走了。

    这事情,这场景,被强富在电脑房里听见了。从断断续续的句子里,听出是他企业里的员工。当即,打了电话,让总部保安部长带人到了现场。

    处理结果,自然是倾向青雪奶茶店。

    被人打了110,到了现场的民警,见是已经是这样一个处理结果,也就默认了。

    现场的围观者,也是意见几乎一致,倾向青雪奶茶店。

    说白了,那个愣小子,只是白喝了一杯奶茶,讨得一顿打。

    “喵。”漆小凡这一声在提醒言雪。

    言雪看了这只猫一眼,对柳青说:“青。以后,遇上这种事,不要较真。就是一杯奶茶的事。我们不会因为少卖一杯,就破产了。”

    柳青还在气头上。虽然事情处理倾向她这一方,还是心中有气。

    “不行。你让这一次,就有第二次。青雪奶茶店,就可能被人看成好欺侮。”

    言雪说:“那小子,可能家境不太好。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细想起来,为一杯奶茶,讨一顿打,也挺可怜的。”

    柳青看了言雪一眼,摇头,说:“我真服了你来。他家境要是真的不好,跟我说。我可以甩一千块钱给他。”

    “喵。”这只猫又有了想法。遗憾的是,有想法说不出来。

    柳青却在这个时候瞪了猫一眼,说:“你好生歇着吧,别来凑热闹。我知道你,有思想。”

    言雪乐了,手推了柳青,说:“你怎么会这样,逮谁咬谁。”

    “什么话?”柳青手指了猫,说言雪:“你以为我,像它。我是人哎,不咬人的。”

    漆小凡窝在纸盒里,为刚才不能出手相助,已经郁闷十分,这时,听柳青这样说,心里可是恨恨的。做一只猫,怎么就这样的窝囊。一个小娘们,可以这样侮辱我。

    转念,漆小凡只好叹息了。今生,再也不能强势了。

    一个男人过来,穿着制服。

    制服男到了青雪奶茶店的窗口,问:“卫生许可证办了没有?”

    言雪告诉,办了。

    制服男伸手,说:“拿给我。”

    言雪从一个小柜子里拿出卫生许可证,交给了制服男。

    制服男看了,还回卫生许可证,说:“你这个店,应该是一个人经营的。现在,你的店里,有三个人。怎么回事?”

    言雪告诉,来帮忙的。

    “帮忙?”制服男看了柳青,又看了一个兼职的大学生,问:“其他两个,有没有体检证明?”

    柳青一直冷眼旁观,这时问:“临时帮忙,也要体检?”

    “瞧你这话说的。”制服男说:“要是有病,就是帮忙一回,可能就把病传染给了顾客。”

    言雪似乎看出这中间的名堂了,说:“明天就去体检。下回来,我把她俩的体检证明给你看。”

    “罚款一千。”制服男再次伸手,说:“拿钱吧。”

    柳青生气,却没法制止这个人不收钱,于是说:“这钱,你不要找她要。我出。”

    制服男盯着柳青看了一眼,说:“你这衣袖卷上去了,刚才打架的吧?”

    柳青也看出来名堂,用嘲讽的口气,说:“你的眼睛好毒辣,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时,制服男的手机响起。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转身离开窗口,接这个电话。

    只听对方说了一句话,制服男立马说:“强总,你有什么事,吩咐。我听着呢。”

    制服男接听了电话,直接走人。罚款一千元,忘记要了。

    不是忘记要了。他接的电话,强富打来的。

    柳青看着制服走去了,对言雪说:“姐。你欠强富一个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