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这是谁的错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125字

    这只猫丢了,脸上一直有标志符笑容的言雪,没了笑、笑不起来。

    白天,好在有奶茶店的生意,需要照顾,言雪的心情还不是太糟糕。可在奶茶店关门打烊之后,她整个人像去爬了一座大山,在下山后,疲惫不堪。

    言雪目前这种状态,很让柳青担心、担心姐会因为丢了这只猫,心理阴影加重。之前,已经因为安吉的病逝,伤心了一些日子。

    柳青天天在这里陪言雪。

    齐福来也是天天过来。他明白,言雪眼下这个状态,是需要朋友的。这个时候,也最需要有人来暖她的心。这个时候,也是他可以表现自己的机会。

    齐福来过来时,带来了一大提袋零食小吃。在他看来,女生不开心时,除了鲜花,就是零食。

    言雪看到这些平时还是喜欢的零食小吃,没有兴趣。现在,就是吃,也不能提起她的精神。她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可爱的猫儿,你在哪里?

    柳青看言雪是这样一个状态,安慰、安慰不起作用。

    “都是你。不干好事。一直就没有做过好事。”柳青冲齐福来这样说了。

    齐福来可是一头的雾气。什么呀?怎么把这事怪到我身上。猫,可不是我弄丢的。

    柳青又说:“你要是不送这只猫,言姐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啊?齐福来有口难辩。有这样不讲理的吗?

    柳青继续蛮不讲理,说:“齐福来。你必须将功赎罪。”

    面对柳青,齐福来向来就是弱者,问:“怎么赎罪?要是有办法赎,我肯定愿意,一百个愿意。”

    柳青说:“这个,还要我教你吗?”

    齐福来一脸虔诚的样子,说:“这个,你真得教我。”

    柳青手指地面,说:“学狗爬,学猫叫。”

    言雪笑了。这几天来,这是她难得的笑容。

    柳青就是这样的蛮不讲理。这样的蛮不讲理,却是让人好笑。

    齐福来没有犹豫,开始提神酝酿,狗儿是怎样爬,猫儿是怎样叫。

    先是蹲下,然后跪下,再就是双手着地,狗样起来了。至于猫的叫声,近期和变身了的漆小凡交流还是比较多的,就学了几声:“喵。”只是,他的叫声,没有漆小凡叫出的好听。他的声音过于低沉,类似老牛的叫声。

    看着齐福来这时的样子,态度很好,很认真。言雪笑不起来。柳青也笑不起来。

    言雪笑不起来,是认为齐福来不应该这个样子。不能柳青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人格底线也没有。

    柳青笑不起来,是因为齐福来表现水平太差,动作笨拙,不优美。

    齐福来至所以很听柳青的话,不仅仅是因为有些含糊这个女生,主要的还是对言雪有情、情可真,也可假。他记着舅舅的提醒,要不择手段,把言雪弄到手。现在这样做,也属于不择手段中的一种。

    更何况,齐福来曾经对一起玩的伙伴说,只要言雪愿意嫁给他,就是让他喝言雪的洗脚水,他绝不说一个“不”字。

    言雪说:“齐福来。你起来吧。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齐福来看了言雪。言雪的表情是真诚的。既然言雪不喜欢这样,他就站了起来。

    柳青说了齐福来:“叫你起来,你就起来啊。我还没同意呢。”

    齐福来说:“我听女神的。”

    柳青不乐意了,问:“什么意思?你是说我长的不好看?”

    “我没有这样说。”齐福来说这话时,已经意识到不好,又让柳青逮住了小辫子。他的嘴角咧了一下。

    也是闲着,没话找话说,纯粹是逗乐子。柳青说:“你说言姐是女神。哪我呢?”

    齐福来反应倒是快,说:“女神有大也有小。言雪是大女神,你是小女神。”

    柳青看了言雪。在长相上,这是公众面前明摆着的事。于是,说:“好吧。言雪是我姐,我就屈居第二吧。”

    言雪的不开心,齐福来也真的是急。回到自己的住处,他为此睡不着,想有没有办法,让言雪重新的开心起来。

    有了。不就是一只猫吗。再找一只猫。可是,要找到完全的一模一样的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想到了网络。

    齐福来在网上发了一个救助的帖子,把这只猫的照片发了上去。他曾经无聊时或者是情绪不错时,随手用手机拍得那只猫的照片。

    照片放到网络上后,有不少跟帖,却没有这方面消息的反馈。

    齐福来又想到,在没有找到这只猫之前,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替代物。他想到了绒毛玩具。再次借助于网络,还真的淘到了一只玩具猫,形似丢失的那只猫。下了订单。

    网上购物,快递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

    第二天傍晚时,齐福来的手机上,就有了一条关于这个玩具猫到货的信息。他从奶茶店赶回去,从电子柜中取出了这只玩具猫。

    本来,是想直接要货到奶茶店的。齐福来多了一个心眼,怕在那种公开的场合,要是言雪不喜欢这只玩具猫,会不会弄巧成拙。还是由他晚上时,带到言雪的住处为好。

    齐福来为此准备了一个说法,这个玩具猫,是他顺路时看了好玩,买的。不说送给言雪,只是他顺便买的。要是言雪喜欢。即使言雪不喜欢,柳青喜欢也行。只要有一个理由,就可以把这只玩具猫放在言雪那里。

    齐福来的算计,还是成功的。开始看到这只玩具猫,言雪没有表现出喜欢。柳青倒是眼前一亮。她似乎看出齐福来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就说自己十分的喜欢这只可爱的玩具猫。

    后来,言雪有意无意的去触摸了这只玩具猫。

    网上没有丢失的那只猫的消息。齐福来不敢再拖延了。他给强富打了电话。

    齐福来有一个想法,说不定,舅舅有办法找到这只猫。

    强富还在外地。他在电话里将齐福来一顿好骂。

    齐福来可是要叫屈了。

    “舅舅。这不关我的事啊。这只猫,不是我弄丢的。是言雪弄丢的。”

    强富说:“你负有监管的责任。”

    齐福来这会是有理难辩。舅舅这分明就是不讲理啊。

    强富换了口气,说:“继续找吧。我现在不在家。在外面呢。估计,还有两三天才能回去。在谈一个合作项目,跨地区的,有可能是和国外的企业家合作。”

    齐福来明白了,舅舅这会在谈大项目,一时回不来。

    “唉……”齐福来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只好接着找了。”

    对于齐福来来说,这个世上,只怵两个人,一个是舅舅强富,一个是言雪。至于柳青,他不是怵她,只是含糊。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柳青是言雪的闺蜜,不惹的好。

    接到强富的指令,继续找。好找吗?

    要是好找,就不会打这个电话了。

    大地之大,别说是一只猫,就是一只老虎,对于目前做这个事势单力薄的齐福来,实在是无奈呀。

    最可行的,就是寄希望于网络上的那个帖子。

    齐福来用手机上网。

    喜讯。

    网上的帖子有了他需要的回复。有一个人,说他可以找到这只猫,条件是需要辛苦费。

    齐福来问要多少。那个人说少于三万元免谈。

    对于钱,齐福来可没有柳青那样的潇洒。他的收入进账是有限的,每一笔开销都是要算计。可是,这个关系到他对言雪的表现。一咬牙,同意了。

    对方说的交易地点,是齐福来所在城市东边,相距有七八十公里。

    在约定的时间内,齐福来驱车前往。

    一路上,齐福来免不了兴奋。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是哪个人说的。一时想不起来。算了,就算是我齐福来说的吧。办这等事情,还是我齐福来行啊。

    到了那家酒店,齐福来在停车的时候,就向酒店的方向看。他是希望在第一时间,就好看见那只猫,那只该死的猫。

    这个约齐福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黄毛。

    黄毛躲在酒店的二楼,看见约定的信号。为了避免错误,他给了一个见面的约定,就是想买这只猫的人,必须手执一把折叠式扇子。

    这样做,黄毛有自己的考虑。要是没有这个考虑,他完全可以在当地交易了。

    齐福来手上拿了一把折扇,而且还摇着。拜托,这可是头茬茶叶刚刚上市的季节。还没到用扇子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手上摇一把扇子,成了一道风景。

    齐福来的手中摇着扇子,引得进出酒店的人张望。

    看齐福来的人,以为这个摇扇子的,脑子可能有些问题。

    黄毛看到要交易的人是齐福来,愣了一下。这可是不行的啊。事情要坏啦坏啦的了。黄毛第一反应,要终止交易。他认识齐福来,而且知道这是大名鼎鼎强富的外甥。

    惹不起啊。

    惹不起,躲得起。

    黄毛在齐福来还在酒店门前,没有进来时,打了电话,告诉,这个交易终止。

    齐福来可是恼了,问原因。

    黄毛告诉,已经有人出十万元的高价,买走了这只猫。

    当然,黄毛这是扯蛋。他是不想惹麻烦。要是惹上了强富,他可就没得活了。

    齐福来没有见到这只猫,却被人直接开涮了一回。他气的肥胖的身子在颤抖。他肯定要骂人。

    “麻痹的。有你撞上我的一天,非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