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3:夫妻恩爱的粉饰太平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39本章字数:1839字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个样子,举着手机跟别人吵架,吵至酣处还恨不得破口大骂。

    当然,我并没有真的破口大骂,我不屑于对史小珊破口大骂。不是我过分清高,只是,骨子里,对史小珊那样的人,我还是看不起的。

    史小珊曾经跟我哭诉过,所以她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一点。她说的不一定完全是真的把,但是信六分还是靠谱的。

    我看不起那样小小年纪就偷食禁果并且放弃学业的自甘堕落,也看不起这样年纪一大把了还学人家小姑娘勾男人,更看不起她勾的是我的男人,更更看不起,她居然把魔爪伸向我心肝宝贝的女儿熠熠。

    “我迟早都要是她的后妈,提前去看看她,认识认识有什么不对?”史小珊的理由很充分,充分得让我想吐血,肖玮招惹的,这都是什么人啊!

    “肖玮说了要娶你了?”我心塞,又心寒。

    “你们都这样了,不是迟早都要离的么?我与他,不是迟早都要结婚的么?”史小珊笑了笑,吸了一口气,叹道。“张欣悦,你别告诉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死赖着肖玮不放吧?虽说肖玮条件不错,但你条件也不差啊,离了他你还能找到更好的,所以我劝你还是放手吧!”

    我越听越不对劲,倒不是史小珊这话有多死脸有多嚣张,而是,这话听着,怎么好像本末倒置了呢?到底谁才是正室?谁才是大义凛然的那个?

    我忽然觉得,跟这种人讲话,都是浪费口水。就连狠狠讽刺,都没欲望了。懒懒的撤了手机,就要挂断电话。

    史小珊的有一句话,又钻进了我的耳膜。“你们迟早都要离婚的,肖玮是我的,不信走着瞧!”

    我烦躁不已,恨恨的挂了电话。

    想了想,熠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又给公婆打电话。叮嘱他们,去接熠熠的时候,一定要早点去,不要给坏人可趁之机。方老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叮嘱过她,不要告诉我婆婆这事。所以,婆婆对曾经有女人光明正大打她孙女主意的事儿,毫不知情。

    为了我妈的病,为了不让肖玮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没脸面,我苦心隐瞒,瞒了很久。可是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费心隐瞒,能换来个什么结果。

    他会愧疚吗?他会抱歉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的是,他的三儿,越来越嚣张。

    我没有回家,照旧不想回家,我开始长久的居住在宾馆。只有我自己知道,每天晚上,我必定穿着肖玮没见过的衣服,出现在自家小区花园里。我要守着,看看我不在的时候,我老公有没有光明正大的带着小三登堂入室。

    但是,令我讶异的是,他不只没有带着史小珊登堂入室,甚至都没有出去厮混。我都不得不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怕了?悔了?改了?还是,他故意做出这个浪子回头的样子?

    可是,也没见他跟我认错啊!

    我们这样互不相见的状态,直到第二个周六,约好的去我家的日子。

    周五的晚上,肖玮终于给我打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通电话,他说明天回家,去我家。

    我说,好。

    他问我住在哪里,我也简短的回答,宾馆。

    挂断了电话,一夜无话。

    第二日早上,在我自己家附近的公交站集合的时候,看着十多天没见的肖玮,我甚至不能够想起,这个男人,这个看起来很陌生的男人,真的是我的丈夫,肖玮。

    冷战十多天,我们之间,彼此都没有一个电话,一个短信。所以说,这是第一次见面。

    他并没有如电视剧里,很多婚变的男人那样形销骨立。他没消瘦,相反,没我在旁边聒噪,想必也养得很好。

    他的确带了很多药,看包装,都很名贵。

    我家的房子,在五楼,并且是老式小区没电梯。爬楼梯的时候,他牵住了我的手:“欣悦,我们别吵了好不好?原谅我好不好?”

    我没答应,我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当然,在这个关头,我也没拒绝。

    肖玮那个愣头青,骨子里没长大的大男孩,我深信,要是我让他不愉悦,他啥事都做得出来。

    在我家里,一番夫妻恩爱的粉饰太平。肖玮对我爸妈,的确,一直也挺孝顺。

    回家的时候,爸爸送我们下楼,目送着我上了肖玮的车,含笑着满意的挥挥手。

    给我挑了个好女婿,这是我爸爸好几年来,一直最为沾沾自喜的一件事。

    出了小区,到了外面的路口,我却要求,到公交站放我下车。

    今天,为了装出恩爱夫妻的样子,坐同一辆车,我没开车来。

    “你就那么不待见我?把我当一个司机都不肯?”对于我的态度,肖玮很无奈。

    我抿唇,不说话。

    “都到了我面前了,你以为,你还能去住宾馆吗?”肖玮不但没停下来,反而还加速了,像疯了一样加足马力向前奔。车子七拐八拐,拐到一个黑漆漆的正在维修的道路上。这条路,白天在维修,晚上的时候,由于前方封路,几乎没人走。

    “你下去啊!要是不想坐我的车,现在就下去啊!”肖玮转头看我,几乎咬牙切齿了。

    对于他这个举动,我只觉得,很可笑。

    我冷冷的扫他一眼,抬手,放到车门上,就要下车。

    “你休想!”身旁的男人,却拉住了我。“张欣悦,你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固执得令人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