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4:谁是谁的第三者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40本章字数:3055字

    公婆到底也是受了高等教育的人,素质也是摆在那里的。晚辈上门,就算家里前一秒闹得再凶,也还是得把气憋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免得丢了自己的本分。

    公婆心里,纵然不好受,还是要笑着,与史小珊寒暄。

    史小珊先是巴拉巴拉的表示了下对我家近况的担忧,然后就开始东拉西扯的打听我们两口子现在的情况了。打听什么呢?比如说,肖玮两口子怎么了啦?张欣悦的想法是怎样的啊?

    估计是顾忌到我在卧室睡觉,怕我听到心情不好,也估计是这样的丑事不屑于跟别人讲起来,所以公婆也没多说,含含糊糊的应着,却不搭话。

    这样的结果,史小珊明显是不甘心的啊!她怀着怨恨来,目的就是来套话的啊!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公婆当时保释肖玮的时候,肖玮本来是想把史小珊一起保出来的。可是碍于公公的淫威,又不敢。史小珊那个人品,估计也没人去领她了,所以只好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结果,又被骂了一顿。

    她到这里来的本意是想气我,逼我主动离婚,而我不但没露面就把她倒打一耙,把她搞成了卖银女,她心里那个憋屈啊,自然是不爽的啊!

    现在她死不要脸来了我公婆家,公婆不给她她想要的信息,她怎么会甘心?

    所以,她又开始吧啦吧啦了,她不磨破嘴皮子,是不会甘心的!

    “其实我作为一个局外人旁观者清,说句公道话,张欣悦这个事办的实在太过分了,怎么说也是自己老公,怎么心眼那么歹毒干出这种事来呢,这要传了出去不是毁了自家男人名声跟前程吗?”史小珊,一改刚刚的温柔,开始义愤填膺起来了。

    这样的话,说出来太挑衅,但凡公婆对我还有一丝心疼,估计也老大不爽了。

    公公叹了口气,说:“这个事也不能怪欣悦,还是我那混球儿子不争气,干出这么混账的事来。你认识欣悦,你肯定也知道欣悦的品行,这么一个端庄温柔的好媳妇上哪去找去哦,我那儿子啊,以后还不得悔死。”

    公公说这话,言语间,不无是维护我的,史小珊肯定又老大不爽了。

    果然,她的话,很快就尖酸起来。“那也不一定,女人离了婚不好再嫁,嫁也难嫁条件好的,像肖玮这样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人,那就算离了婚也多的是女人倒着追啊,张欣悦简直不知道轻重,不知道好歹,不知道是不是外面早就有相好的了,故意这么毒的抓着肖玮的把柄,想把他搞臭了好离婚呢。”

    看吧,贱人就是贱人,几句话,就逼得原形毕露。这样的话,说的这么火药味十足,公公做了十多年的领导,头脑也是精明的。

    一想到刚刚才知道与肖玮滚床单的那个人是小三不是妓女,再看看眼前这个愤愤不已的女人,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女人是谁?

    “谁要你来我家的!”公公的尖叫声,我在屋子里都觉得震破耳膜。“滚出去,快滚!”

    “我不出去,我来就是来讨个说法的。”透过门缝,我看到史小珊激动的站了起来。她那表情,看起来有点急红了眼,激动地吼道。“你那儿媳妇,什么品行不错啊,我呸!这样的毒妇,把自己的男人害的都快蹲监狱了,有这么做事的人吗?还说我卖银,太缺德了吧!”

    缺德?如果说缺德,谁又比得过史小珊?

    史小珊站在那里,巴拉巴拉。把她跟肖玮怎么认识的,怎么相见恨晚,怎么好上的,怎么痛苦分手,最后又怎么旧情复燃,怎么割舍不下,说了个透。

    她一再重申,她跟肖玮才是真爱,而我是那个插足在中间不肯让位的第三者。

    拜她所赐,直到这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他们之间的全部。

    “我就是舍不得他,爱他,所以才贸然前来啊!”说着说着,史小珊哭了起来,那样子,看起来特别无辜,一副因为真爱而伤痕累累倍儿委屈的模样,泪水哗啦啦的。

    “你们是不是把肖玮藏起来了啊,不然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我要去哪里找他啊,我不能没有他啊!”史小珊大声的嚎着,哭的泣不成声。

    我看见,公公的脸绿了,很难看。

    一向很注重素质的婆婆,也忍不住发火了,指着史小珊骂:“你赶紧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这样恶心的女人!你父母没教育你什么是自尊自爱吗?当第三者还这样理直气壮吗?我们家就一个儿媳妇,那就是欣悦,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永远都是!就算他们离婚了,欣悦也是熠熠的妈妈,是我们的闺女!只要我们活着,你就别想进家门!”

    我叹了口气,我觉得我真的该出去了!史小珊这样的绿茶婊,公婆哪里是她的对手呢?

    可是,史小珊的下一句话,却顿住了我!

    不只顿住了我,甚至于,让我如遭五雷轰顶!

    “你们以为,我是第三者吗?”听到婆婆的谩骂,史小珊不哭了,反而笑了起来。

    那样诡异的表情,我不得不承认,史小珊很美,真的很美。哪怕是刚刚哭的一塌糊涂,现在又破涕为笑,还是很美。

    史小珊难得的目光平和,瞅着公婆,一字一句。她说:“你们都以为,我才是第三者吗?其实,张欣悦才是!我与肖玮,十七岁的时候,就认识了。说起来,我们都是彼此的初恋呢!”

    史小珊转过头来,望着婆婆,诡异的笑。“阿姨,你还记得我吗?十年前,肖玮高二的时候,你去学校找我,劝我跟肖玮分手,不要早恋,不要影响他!我还记得你呢!”

    婆婆的脸,白了。她的手,颤抖的抬起来,指着史小珊,抖了几抖,却说不出话来。

    公公脸色铁青,也不知道这么个情况而他在想什么。

    我无力的靠在门背上,心跳得很快,身子,抖得像筛子一样。

    我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我忽然想起,第一次顺风车带史小珊回家的时候,她跟我讲起她的故事,她说她那个初恋,我还安慰过她!

    那个时候,我万万不知道,她所说的那个初恋,就是我的老公,肖玮。

    十年前早恋无果分手的小恋人,十年后再续前缘,这是多么蛋疼的领悟啊,可是,偏偏发生在我身上。

    我曾经以为,史小珊只是个有点漂亮没啥脸皮的普通女人,却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一层渊源。

    我关紧了房门,不敢出去。我怕我出去了,会在史小珊的人贱无敌下,溃不成军。

    我承认,我有点胆小,有点懦弱。

    在众人的震惊里,史小珊又开始哭了起来。“我不走,凭什么让我走!我今天就是来找肖玮的,他要是不露面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死在这里!不信你们就试试!!我就是来找他要说法的!他骗了我感情,十年前就睡了我,十年后还是睡了我,我绝对不能这么跟他拉倒!!他必须得对我负责!!”

    我心里一咯噔,十年前就睡过?十七岁的时候?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两口气的快晕过去了,连推带搡的就要史小珊往门口撵,史小珊扒着玄关的鞋柜,死活不出去,弄的鞋柜上的东西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我再也忍不住了,不管我跟肖玮是不是要离婚,这个时候,听到这么多隐秘往事,说不动容,那就真的不是女人了。

    我冲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率先抽了史小珊两个大嘴巴子。

    史小珊见状,也不扒鞋柜了,跟我撒起泼来。

    她想回抽我,我事先有准备,没让她得手。见我动手,史小珊也不矜持了,不顾形象的冲过来,要跟我对打。我也不甘示弱,也把节操丢到了一边。这个时候,我的眼前,只有这个女人,我把对肖玮的满腔怨恨,都发泄到她身上。

    挣扎之下,纠结了几个回合,也没见胜负。

    屋子里唯一的男人,公公,可能是仗着是男人,力气大,于是强行上前,想把史小珊推出去。却没想到,那女人力气如此之大,反手一推,公公没站稳,脸色大变的倒了下去。

    我跟婆婆瞬间吓坏了,也顾不上史小珊,赶忙拨打120。趁着这个乱成一锅粥的时机,史小珊也跑的没踪影了。

    公公送去医院了爷不省心,躺在病床上直骂肖玮不孝子惹事精。肖玮鞍前马后的端茶递水,我坐在沙发上,双目放空。

    我突然想起,我们的新婚之夜,那时候我还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十分羞涩。我说我怕疼,肖玮不住的安慰我,没事,他也是第一次,他会轻点的。

    可是史小珊却说,他们是初恋,十七岁的时候,他们已经睡过了。

    我不会承认,我信了史小珊的话,虽然她在我心中是贱人,但是,肖玮在我心中,更贱,甚至于可信度都没有了。

    我的丈夫,在新婚之初,就骗了我,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更加坚定了,争取到一切属于我的财产,然后离婚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