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7:我就喜欢御姐了,一直都喜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40本章字数:2505字

    “程洁洁,你是潮妹的时候,我说我喜欢萌妹纸。你是萌妹纸的时候,我偏偏就喜欢御姐了。”他转头看我,温柔的神情,说的就跟真的似的。“我不喜欢你,无论你怎么改变,我就是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并不因为你不是我不喜欢的样子,而是因为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什么样子我都不喜欢。”

    这下,我终于知道,今晚的这些破事儿,是所为何了。敢情,还是为了拒绝这个妹纸啊!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的处境了。

    我不动声色的,想要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却无奈的发现,我一动,他就把我箍的更紧。

    这话说的太直白,妹纸哭的更伤心了,人群也都沉默了,大概,谁都没勇气打破这表白被拒的悲伤境地吧。

    我还在神游的空档,猛然,脸上又被扇了一下。

    我从虚浮中惊醒,瞪大眼睛瞅着那妹纸,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他不喜欢你不关我的事,我又跟他没关系,你干嘛?”

    “打他,我舍不得。”那妹纸嘴巴一歪,艰难的吐出这么一句话,哭着跑了。

    我郁闷的傻了,要怎么办呢?要打回去吗?在沈陵易身上打回去吗?

    这样的境况,实在不适合愉快的聚会。于是,有的去追那妹纸,有的也找借口告辞了。一时间,包厢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疼不疼?”沈陵易的眼睛里,含着温柔。骤然松开我,按了一下我的肩膀,把我按到座位上。

    他瞅着我,手抬起来,在离脸颊不到三厘米的地方,又作罢了,收回去。轻声念叨:“差点忘了,女生的脸,不是随便摸的。”

    “现在知道女生不能随便摸了?”听了这话,我躺枪一晚上的情绪,终于笑出声来。“姐不是女生,姐是女人,是御姐,是姐姐。”

    “就是女生,就是个迷糊软弱的女生。”他瞅着我,嘟嘴卖萌。

    “算了,就当还给你了!”我吸了一口气,好吧,这个话题,已经无法快乐的继续下去。

    我摸摸自己的脸,疼,怎么不疼?愤怒的女人,面对自以为是情敌的女人,下手又轻得到哪里去?

    好郁闷,我竟然又被打了!

    “是我连累你了!”沈陵易低头,满面愁思。“欣悦,不好意思。”

    “行了行了,再说就是矫情了!”我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就连被亲吻的事,都懒得再去计较了。“只是,以后让人误会的话,就不要瞎说了!”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今晚他做的事,就算是做戏,也超出我的接受范围了。是的,沈陵易帮了我,他是个不错的人,但是这不代表我为了答谢他就可以无底线啊!

    我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骨子里,其实我就是害羞的人,不然,肖玮为什么说我是死鱼呢!我不愿再把之前发生的旧事重提,我害怕再多重复一次,就多尴尬一次。过去的,那就让他过去,都不记得了,那就更好了。

    “让人误会的话?”沈陵易的声音,很轻很浅,听起来,像是怀疑,又像是不甘。“你以为,我说的,都是编来骗她的吗?”

    他的表情太过无辜,我不忍细看。我也不忍去细想,这个反问里,含着什么意味。

    能有什么意味?二十八岁的已婚女人,和二十五岁青春正好的未婚男人,所有的意味,都是没意味,只能是没意味。

    是编的,都是编的,只能是编的。

    我坐不下去了,提包站起来,慌不择路。“我们之间,两清了!我走了,很晚了!”

    我跑的很急,他没拦我。

    只是,在我拉门的那一刻,他追在后面喊:“张欣悦,我一直都喜欢成熟型的御姐,这都是真话!”

    我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却没有停下来!

    那天晚上,我还是回了家!

    凌晨两点时分,我就着台灯,盘腿坐在阳台上。

    冬日的夜晚,就这样没有任何遮掩的在阳台上,简直是冷的刺骨,可是,我却不在意。

    我忽然发现,我是不是傻了,我抽了风似的,找出昔日的照片,合照,从青春洋溢,到成熟优雅,一张张看,眼泪一滴滴。看到最后,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趴在地板上,嚎啕大哭。

    最后,那些照片的下场,自然很惨!剪刀是最实在的侩子手,无一保留。

    第二日起床,眼袋自然都快比眼圈还要大了,我化了很浓的妆,赶去上班。前阵子总是请假,已经耽误很多事儿了,眼看现在年关将至,要放假了,我也很忙,几乎要加班加点的奋斗。

    一上午精神不济,咖啡冲了一杯又一杯。第三次打着呵欠去泡咖啡的时候,我在茶水间与沈陵易狭路相逢。

    “昨晚没睡好?因为我失眠了吗?”擦肩而过的片刻,我听到沈陵易,轻轻问我。

    我没回答。

    沈陵易一走,辛月也捧着杯子进来了。我坐在茶水间跟辛月闲聊。聊天是女人的天性,靠着聊天还打消睡意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了!

    “你今天怎么了?一副没吃饱的样子!”辛月大刺刺的拍拍我的肩膀。

    额......我郁闷了!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直接吗?

    辛月之所以这么问,那是因为,哪怕是亲密如她,我也从未向她透露过,我家里的分毫!我不敢承认,骨子里我就是偏执狂,我很害怕打破大家印象里那个夫妻恩爱琴瑟在御的假象!在这个每个人的悲哀情绪都被大众消费的年代,我很害怕我的不幸婚姻有一日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没睡好就是没睡好吧!小姑娘家家,想什么呢!”我笑着推了辛月一下。

    “没睡好不是没吃饱那是什么?”辛月不但没消停,反而就着这个问题瞪大眼睛问我。忽然,她又语出惊人起来。“欣悦姐啊,我发现了,不但你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咱们沈总监也是那样!整一上午,你们泡咖啡的频率,都是一样的。”

    “你们,没睡好都是神同步的,不会有啥猫腻吧?”辛月的邪恶的笑了起来,两个大拇指勾起来,做着暧昧的姿势。

    我的脸,腾地红起来!如果不是我知道辛月对我的事情不知分毫,我差点就以为她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我的手指,不自觉的捏着衣角,努力镇定心神,也差点语无伦次起来。我坐不下去了,站起来,生气道:“我跟他?怎么可能!我最讨厌的就是他那样自以为很屌的自作聪明的小男人了,我爱我老公。不过,就算我没老公,你也知道的,我就喜欢大叔型。”

    “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我拿着杯子,就要出去。

    “哎呀,好姐姐,我错了,我不该开玩笑。”辛月求饶着追过来!

    门外,某个路过的男人,黯然离去,留下一串轻微的脚步声。

    接下来一整天,我与沈陵易,开始莫名的处于冷战状态。

    就算一开始我还有点不习惯,毕竟,沈陵易是我的顶头上司,而我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员工。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毕竟,我两说不上心意相同,合作也算是默契的。可是,事到如今,我都还没生气呢,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没话说了,这叫我情何以堪呢!

    这样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就连送文件的时候,我都是把文件放下就走。他签好了名字,也只会敲一下我的QQ,并不发一个多余的字。

    卧槽,我都还没发脾气呢?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还郁了个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