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祝你二婚快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40本章字数:3189字

    “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了?”婆婆也从房间里出来,一边给肖玮找干净的毛巾,一边状似责怪的叹道。

    像是忽然看到我似的,她的眼眸怔了怔,纠结了起来。“啊?我忘了告诉你,欣悦来了,没地方给你睡了!你出去吧!”

    肖玮拿着毛巾的手,顿住了。他适时的打了一个哈欠,婆婆赶紧伸手去探额头。

    “哎呀发烧了,我去找药。”婆婆惊叫道,不一会,又拎着药盒出来了。

    “那我走了!”肖玮拿着药盒,一步三颠。不知道是不是走不稳似的,走到门口的时候,甚至颠了一下,滑到在地。他从地上爬起来,朝我们尴尬的笑笑。“抱歉,头晕了!”

    “你去我房间睡,去跟你爸睡,我出去对付一晚。”婆婆的眼睛,盛满了心疼。说完,把肖玮往她房间推,哆哆嗦嗦的去找衣服。

    这样的景象,我确认我都看不下去了。

    这还没离婚,要是我法律上的丈夫大雨夜被我赶出去病死了,悠悠众口我该如何解释?

    婆婆一把年纪了,要是她有个什么好歹,我有一亿张嘴也解释不清啊!

    “别出去了,会病死的。”我听到我的声音,冷冷的,像是来自地狱。我的话说的不中听,死不死,我已经懒得去忌讳了。“熠熠已经睡了,我还是回去吧!”

    “那怎么可以。”婆婆与肖玮,异口同声。

    争执间,公公早已醒来,大概是不屑参与这样三个人的争执,从他们卧室出来,不一会又进了我们的卧室。再一会儿,卧室里传来熠熠尖锐的哭声。

    这样的哭声,嚎的我嗓子疼,心痛。

    “熠熠醒了。”公公慌慌张张的跑出来,目光,定在我身上。“熠熠吵着要爸爸妈妈,你们快进去。”

    那一晚,自然而然的,我没有回去。

    熠熠哭的很伤心,嗓子都哑了。小脸憋得通红,体温又开始反反复复。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这一晚,肖玮倒是很给力,我照顾熠熠的时候,他也顾不上自己的伤病,尽心尽力的帮我递毛巾什么的。

    这么大的雨,又这么晚了,我们不敢轻易的把熠熠送去医院摧残,只好在家里采取物理降温的老办法。

    待熠熠的体温终于降下去的时候,夜,已经过了一大半了。

    我没再矫情的扭捏,我知道,与肖玮同睡一床,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们之间,躺着熠熠,我还是防着他,除了只脱去外面的大衣,连睡衣都没换,和衣而卧。我做不到宽衣解带,面对这个随时都可能不是我丈夫的男人,我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欣悦,你睡着了吗?”半响,肖玮在黑暗里呼唤我。

    我瞪大了眼睛,心里咚咚响,装作没听见。我不敢承认,从前四年来同睡一床,一夕之间,觉得如此别扭。

    “欣悦,我真的知道错了!”在我以为他已经妥协的时候,没想到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止如此,隔着睡在中间的熠熠,他还伸手过来拉我。

    我自然不同意了,但又害怕弄醒熠熠,反抗的力度不能太过激,纠结得不得了。

    见我没大力反抗,他肆无忌惮,长了本事。

    “那天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动手。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我不该背叛你,不该做了那恶心事,不该辜负我们的婚姻。”肖玮一边絮絮叨叨的道歉,我感觉到那边的被子在动,在我还在纠结他要干什么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下了床,爬到我这边来。

    黑暗里,他掀开被子,火热的手掌,直奔主题的,迅雷不及掩耳的掀开我的衣服,戳了进来。

    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再不反抗,估计也要被吃干抹净了,就算不吃干抹净,估计也被恶心得不行了。我突然开始庆幸,还好我一开始先见之明的和衣而卧,不然现在就该吃亏了。

    “熠熠还睡着呢!”就算反抗,我动作也不敢太大,推开肖玮的手,想要他的手从我衣服里拔出去。

    “没事,我轻点儿。”肖玮放佛丝毫没听到我语气里的抗拒,仍旧不改他停不下来的趋势。

    肖玮这话,让我心寒了。

    他打我的时候,我努力的让他理解我,不要在熠熠面前闹得太不堪。

    现在女儿还睡在旁边,他用这个法子侮辱我,我怎么忍得住?

    不,忍不住!

    我掀开被子,肖玮的身子,霎时暴露在冷空气里,尽量压低声音。“你别这样,我们是要离婚的人,不能这样。你要是受不了,大可去找你的新欢。”

    我的一句话,激怒了他。

    “张欣悦,你什么意思?”肖玮啪的打开床头灯,大声喊起来。“我都示好了,都求你了,你还要这样作是吧?你非要大家都搞得很不高兴,断送这么多年来的情分是吧?”

    “你轻点儿,熠熠还在睡呢!”我虽然被他的话气的要死,可是第一时间还是要忍着怒气,顾忌到我的女儿。我不能像肖玮那样的没心没肺。

    “哼,这都是你逃避的借口。”肖玮冷眼瞥了一眼熟睡中的熠熠,怒气不减,但声音好歹放低了一点。

    他被我推下床去,双手抱胸站在床边,我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我们之间,陷入了沉默。

    “我对你,真的已经死心了。现在我唯一要求的是,我的女儿好好的,我一定要熠熠判给我,就史小珊那个性子,不放心熠熠有个那样的后妈。”我的声音,平淡如水。我知道,我的内心,必定也是一汪死水。

    “史小珊怎么了?你说史小珊那性子,是什么意思?”我这话一说,肖玮刚刚压下去的声音,又激动起来。“至少,除了私下去找熠熠那次,史小珊没做过什么让我难堪的事。她温柔妥帖,你没做到的,她都给我做了。你不喜欢她可以,我承认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她的性子我了解,她没你想的那么坏!”

    我没想到,肖玮会这么说。事到如今,他的这话说出来,我知道,我们真的已经无法沟通了。

    我们的爱,早已到了穷途末路,无法回头。

    “好吧,她不坏,是我坏心眼,是我把别人都想的差劲,是我的问题。”我心一横,赌气的话,说出口。“就这么着吧,我知道,我不会温柔不会体贴,结婚这么多年老夫老妻,我也不会事事都顺着你,我还亲手把你送进局子里,可我都不后悔这么做。我们已经这样了,再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如今的我,只能祝你二婚快乐!”

    我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躺下来,闭上眼睛,看也不看肖玮。“睡吧,最后一次跟我这么个恶心的女人睡一个床,希望你忍一下,天亮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的头,埋在被子里。我不知道肖玮在想什么,但是透过被子缝隙之间隐隐约约的光亮,我知道他并没有关灯回去睡觉。

    他或许还站在我的床头,或许压根就不想关灯,我已经管不着了。

    我的心,在打着鼓,肖玮如今这么善变,灯不关,我还真的不敢放心去睡觉。我对肖玮,早已经是信任全无。

    良久,肖玮抽了似的,强行掀开我的被子,又开始抱着我的大腿嚎起来。“老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对你吼的,不该说话气你,可是你应该知道,我生气了都是没经脑袋口不择言的,你别放在心上就好了。我爱你,我心里只有你,我心里,你也是最好的......”

    他抱着我的大腿哭的很伤心,而我却只觉得,累了,真的累了。

    “这样反反复复,我真的累了。洒脱放手,趁我们还不至于更不堪,趁我还没有更厌恶你的时候。”我撑起上身,够过去关掉床头灯。

    我的声音,在黑夜里,尤其清晰明了。“她是你的初恋,我不信你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这婚我是必须要离得,还是那句话,我带着女儿,不打扰你愉快的奔向二婚,如果你怜悯我,多给我点财产。现在,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我的话说完之后,一直聒噪的肖玮,终于沉默了。或许是他意识到我的坚决,或许是他,也没了耐心。

    他窸窸窣窣的上来睡觉,我睁眼到天明,一夜无眠。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一家四口,终于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安静的吃一顿早餐,谈谈离婚的事。

    在我说出离婚的那一刻,婆婆的脸,煞白了。她不可置信的看我一眼,又瞟向肖玮,在肖玮眼里,她看到了同样的笃定。

    累了,都累了。不止我们,作为长辈的公婆,也都累了。

    “详情等问过了律师再谈吧!熠熠归我,我不在乎有个拖油瓶,其他的财产,你们看着办,毕竟,我还要养熠熠,还要给熠熠留嫁妆!”我冷着性子,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和筷子,擦擦嘴巴,看着我的公婆,笑了。

    “哎,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真的管不了了。既然你们离意已决,我也不好多做阻拦了。”婆婆闪着泪花,满脸不甘的瞅着我,似乎是要作最后一搏。“眼看年关将近,就要过年了,离婚的事,过完年再提好不好。你做了我们家四年的儿媳妇,那就陪我们老两口,过完这最后一个年,好不好?”

    婆婆的眼泪,让我心软了。她对我不差,真的,跟那些恶婆婆相比,真的算得上是极好的婆婆了。就这么最后一个请求,我真的不好拂了她的情分。

    于是,我含泪答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