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3:我配不上他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41本章字数:3935字

    到最后,这顿饭,都没好好吃完。

    肖玮走的时候,妈蛋,居然单都没结就跑了。我摸了摸钱包,还好,我带够了钱。

    出了餐厅大门,还没来得及上车,手机又狂躁的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沈陵易,我不想接。烦躁的按了挂机键,顺便再按了关机键,丢在一旁。

    滚滚车流里,我驾着我的甲壳虫,慢慢前行。我打开了车窗,风灌了进来,很冷,刺骨的冷,可我不觉得害怕。

    就让我疯狂一次,我要忘了,我要忘了这糟糕的透心凉的一切。

    音乐,在继续,不知道怎么的,唱到了张信哲,忽然听到那一段。

    “如果再见是为了再分

    失去才算是永恒

    一次新的记忆为何还要再生

    拿什么作证

    从未想过爱一个人

    需要那么残忍才证明爱的深

    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

    你是我爱错了的人”

    肖玮,你也是我爱错了的人吗?

    我闭上眼睛,绝望的泪水,还是划了下来。

    九年了,也爱够了,那么就此为止好吗?从今以后,情分都不要再讲了!

    都已经把我伤的这么深,孩子不要,房子都不愿给我,还说什么呢?那就对薄公堂吧!原来还想着,讲点情分的,现在看来,不必了!

    脸都不要了,还要情分做什么?

    我觉得难受,这首歌叫我难受,切歌都不想,直接关了音乐。

    晃荡了半夜,城市的夜景叫我难受,开车去了江滩。夜晚的江风很大,这个季节这个点,几乎没人,除了少数像我一样不怕死的。

    看着这样的滔滔江水,深夜里黑的跟鬼一样,我莫名其妙的发泄似的发了条微信,证明我还活着。发完微信以后,刷新了一下一下动态,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难道要在这里吐苦水么?难道要吐给朋友圈所有的人看么?

    想了想,又开了微博,这个微博,是我的小号,没加过熟人。翻了翻最近的心情,好的坏的,都是关于这场婚变,不知怎么的,觉得心里很堵。还好还好,很快,很快,以后心情再也不会受他控制了。

    翻完了心情,一个人躲在河边看冰箱笑话,在这样寂静的夜空里,笑的很大声。我想,只有很大声的笑着,才能证明,我并不孤独吧!

    大约十分钟以后,手机滴的响了一下,提示我,有人发微信我了。我随手打开一看,居然是沈陵易。

    他问我:在哪?

    我没回复。我想独享这片刻的宁静,不需要别人来进入我的忧伤。况且,我跟他,并没有关系,我不需要太熟悉,我害怕,害怕再有人来打搅我,我会觉得很烦。

    沈陵易的电话打过来了,我没接。过了一会,他发来了短信:“在哪呢?在江滩吗?终于开机了啊!”

    我仍旧没回,只是,再次把手机关机。

    然后坐在江边发呆,我也很想,就让风风干我的眼泪吧!这样的话,明天,就不会哭了。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有人拍我,我骤然回头,落入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里。

    “你谁啊?放开我。”我死命挣扎。我以为我遇到色狼了,卧槽,这样的大半夜,这样的江边,正是办事的好时机吗?我怕,我真的怕了。我可是孕妇啊,千万不能禽兽不如啊!

    “是我。”那人一开口,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我所有的恐惧。

    是沈陵易。

    大半夜,他来找我了。

    我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放下来,从恐惧到轻松,极致的感觉,让我很想哭,很想要一个拥抱。

    我不敢承认,这样儿的怀抱太温暖,我舍不得撒手。

    就让我靠一下,靠一下就好。

    “欣悦。”他的下巴,抵在我的头顶,喃喃的,念了我的名字,这样的心境里,触动人心的蛊惑。“你好傻,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我支吾着,没吭声。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做事情得全面一点,不能这么冒险了。”他轻声斥责着,虽是责怪的话语,语气,却无比温柔。

    我抬头,我知道了他在说什么。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我大力的推开了他。大概是我刚刚太温顺了,现在的骤然让他措手不及,他果然放开了我。

    是啊,我不能,我不能这样。

    就算我要离婚了,我怎么能忘了呢,我可是两个孩子的妈啊!

    而他呢,二十五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学历牛叉,收入可观,长相也好,要什么样的女孩没有啊?

    凭什么?凭什么要像一个我这样的弃妇施舍一个拥抱呢?

    我不配!我真的配不上他啊!

    “我做什么,不管你的事,我们之间又没有关系。”我咧嘴笑了,声音,是故作的清冷。

    这样推开的时候,我才能抬头仔细的看了他。他穿一身黑色的大衣,敞开了,这样才能把我包裹在怀里。性感的锁骨,喉结处抖动了一下,薄唇自然的轻抿着,透明的镜片下是一双如寒潭般幽深的眸。

    昏暗的灯光洒在他的身上,此时的他美的像一只暗夜精灵,又像午夜骑士。我愣愣的看着他,竟然有一丝触动。

    他很年轻,很年轻,真的很年轻。

    这样的年轻美好,恰恰是我配不上的。我配不上,哪怕只是一个安慰的拥抱。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别管我!”我一边后退,一边说道,眼睛,看都不敢看他。

    “如果你能把自己照顾好,我至于大半夜来找你吗?”他语气含着一丝嗔怒,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款款的朝我走来。没等我开口,他抓住我的胳膊,不让我跑,斜睨着我,淡淡道:“伤心归伤心,别跟自己过不去,跟我回去吧!”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孩子要紧。”

    这样一句话,让我觉得特别可笑。

    都快离婚了,还要替那个贱人怀孩子,我是该哭呢?还是该笑呢?我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呢?拿掉吧,我舍不得。生下吧,我真的养得好,养得活吗?

    而且,我觉得特别难堪,不知怎么的,特别难堪。

    尤其是,当我得知沈陵易知道我可笑怀孕了的事实,并且一再提醒我为了孩子也要爱惜自己的时候,我觉得特别难堪。

    我只想他走,走的远远的,不要看到我这副窘迫的模样。

    “我都怀孕了,怀了那个贱人的孩子,你还要我吗?”想到这里,我笑了出声,笑出了眼泪。“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不要你管我,不要。”

    “别胡思乱想,美好的姑娘,可跟有没有怀孕没有关系。”他看我的目光,我猜的不太透,但我看得出来,特别的心疼。

    他没说话,一屁股在我刚刚坐的地方坐下来,解开自己的围巾铺在地上,在那个位置上拍了拍,示意我坐下。

    我觉得鼻酸,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忘记了刚刚那个哭闹不休的自己。放佛有一种磁力将我吸引到他身边,我竟然真的很想坐了下来。

    张欣悦,你到底在做什么!

    一个声音,阻止我抬起脚。

    张欣悦,勇敢的走过去吧,很快,你就是自由人了,宝妈也有被爱的权利!

    一个声音,鼓舞着我前行。

    我挥挥手赶走这些凌乱的声音,让自己保持清醒,烦躁极了。只是坐一坐而已,还是简单的想吧,千万不要搞得跟出轨一样复杂。

    我最终坐到他身边,终于也有人,陪我一起吹风。

    半晌,他轻声打破安静的有点尴尬的气氛:“冷吗?”

    我错愕,一瞬间有点恍惚,我转脸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深情的眸光,我赶紧坐直身子,摇摇头:“不,不冷。”

    晚风阵阵,坐在河边说不冷,根本就是骗人的。

    身边有点动作,我正要抬头看,他的大衣,披在了我的肩膀上。“穿着吧,你如今身份不同。”

    大衣上他残留的温度顿时给了我全部的温暖,我一定是太感动了,以至于鼻间一阵酸楚。

    他叹了口气,问起了我的事情:“真的怀孕了吗?”

    不是疑问句,而是感叹句?我不知道,他的潜意识里,是不是不想我怀孕。

    “真的怀孕了,你说,是不是很可笑。”我想都没想就这么回答。想了想,我又咧嘴看他。“怎么样?现在你还能拍着自己的胸膛说,你还喜欢我吗?”

    “傻姑娘。”他没直接回答,只是抬手,摸了摸我被江风冻红的脸,笑道。“喜欢一个人,真的不因为这些就改变了。现在你应该好好养身体,打好离婚这一战才是。”

    “这你又知道?”我觉得别扭了,放佛在这个人面前,有一种透明的感觉。

    “今晚我也在那家餐厅。”他回答,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侄女满十六岁了,带她去吃饭。”

    他浅笑了,那一刹那放佛夜空绽放的烟火,绚烂了我。“欣悦,你别给自己太重的心理负担,现在的我,真的只想帮你而已。”

    我咬了咬嘴唇,有点委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很无奈,不知道怎么进行下一步。”

    “别怕,还有我。”他看向我,目光柔柔的。“我会帮你的,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办,我会一直站在那里,像启明星一样,指引你。直到,你找到新的方向。”

    他又是一阵浅笑,薄唇微启,深深的看着我:“欣悦,我一直在这里!”

    这样的深情,我承受不起了。脑子里的自卑,又开始作祟。

    张欣悦,你配不上啊,配不上,还在这里磨叽什么啊!赶紧起来啊,离开他身边,滚回你家里去啊,独自舔舐伤口啊!

    可是,我舍不得啊!这样的一点温暖,对我来说,太难得了。

    他忽然凑近我,“你怎么流汗了?很热吗?”

    我瞪了一眼他带着满满笑意的桃花眼,赶紧站起身离他远点,我清了清嗓子:“这是冷汗好吗?”

    我脱下大衣,故作轻松的丢到他身上。他身子往后一仰,利索的接住了。也随我站起了身,往我身边走近了两步。

    我以为他又要给我穿上,连忙往后退。

    他扬起手,大衣穿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见我的样子,他笑的更诡异了:“干嘛,你以为我要给你穿呀,呵呵,想多了。”

    该死,烦躁,烦躁得很,我气急难耐,急急的向前走,我要去找我的车,我要离开这里。

    “等等我。”他也追过来,叫道。“知道你开了车,所以我打车来的。”

    他走到我身边,自然的拉起我的手就往回走:“走吧,我送你回去,晚上冷,站久了会着凉的。”

    我有些惊愕,条件反射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攥的更紧,他的手那么冰冷,肯定是衣服给我穿,自己冻着了。想到这里,我竟然放弃了挣扎,任由他那么拉着我,走在安静的江边。

    灯光下,我们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钟了,时间竟然过的如此快。

    在楼下,他轻轻的,最后一次握了我的手,给了我一个关于鼓励的轻轻拥抱。“傻姑娘,别怕!”

    我又不争气的脸红了,为这一晚上我的放荡不矜持害臊。我喘着气跑上楼,快速的洗刷完毕,滚到被窝里。

    我轻轻的躺下,大脑愈加的清醒,这一刻我不再想怀孕了怎么办,也不再想离婚了怎么办。我只想,沈陵易那浅浅的笑涡,多么暖我心扉。

    我睁开眼,眼前是穿着一袭黑大衣的年轻英俊的他。

    我闭上眼,脑海中漂浮的是办公室里穿着黑西装的俊逸的他。

    我睡不着。又开始百无聊赖的刷着朋友圈,我没有刻意的去关注他的动态,没想到,真的让我刷出了一条新信息,内容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晚安,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