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小叶番外(此章免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2本章字数:3800字

    大家都叫我小叶,叫得多了,我也忘记了自己的本名叫什么。

    平常我喜欢穿女人的衣裙,偶尔打球时也会穿上牛仔裤运动衫,只不过我更喜欢自己穿女装的样子。

    离开中国来到泰国定居非我所愿,只不过是受不了周围那些异样的眼神。我想或许上帝在创造我的时候,打翻调色盘,在给我一个完全漂亮的男人外表的同时,忘记给我一个男人的性格。

    我喜欢当女人,自幼如此。

    我觉得女孩子穿上裙子和小红皮鞋,长头发上再扎一个蝴蝶结,简直是落在人间的天使。

    我的外表条件适合当一个女人,妈妈稍微一打扮我就能混在女孩当中做一个漂亮的小公主。

    等长大一点时,爸爸说是因为小时候妈妈刻意的打扮才导致我性格扭曲的。其实我自己知道,这与妈妈无关,我本身就喜欢自己是个女孩。

    我的与众不同让我的家人都为恼火,甚至对我冷言相向。

    在一个无意的机会,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能接受男人变成女人。为了攒钱做变性手术,为了躲开人们的目光,我办了一张旅游签证来到泰国,然后赖在这里不走,成了所谓的黑户。

    没人知道做为一个语言不通的黑户在一个异国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也不想回忆那一段日子。总之,受到侮辱之类都是家常便饭,能吃饱活下去是我唯一的目的。

    我终于扔掉了所有的自尊,用自身的条件依附于一家夜总会开始赚钱。挣到的每一分钱,都与夜总会五五开,我自己拿到的那五成还要给当地的黑社会交保护费,最后到手的钱寥寥无几。

    在泰国的头几年,我过的生活想起来全是灰色和黑色的。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我已经对未来彻底失望的时候,有一个客户看上了我的天资,同意资助我做变性手术,并且带我进了赌场。

    我前面吃的所有苦,似乎都是为了等这天的辉煌。

    谁也想不到一直在最底层混着,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的我会在赌的方面有天赋,这种天赋我自己从未发现过,却被客人发现了。

    当我完全蜕变成为一个女人,穿着细长的高跟鞋,银灰色的亮片礼服,把头发高高盘在头顶,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没人认得出来这就是原来灰色的小叶。

    我为了我生命中的贵人,付出了整整两年的劳动力,等到我还清这一切恢复自由身的时候,已经到了二十五岁。

    从十九岁出国,到现在整整六年。

    这六年我所经历的,是我一生中最灰暗的时期,但是站在海边吹着海风晒着太阳时,我有了一种自出生以来最畅快的自由感——以后的我,将完全属于我自己。

    我生命当中的贵人,就是苏放的爸爸,那个看似儒雅的男人。

    从自由的这一天开始,我的新生活正式开始。

    每天白天睡觉,晚上赶不同的夜场,陪酒陪睡陪玩……只要是能挣钱的,我都去做。

    一年的时间我存下了一笔开店的钱,同时打点了当地所有的势力团体,开始了我自己的创业。

    其实到了这一步,我才明白,人没有什么底线是打破不了的,为了生存,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

    苏放的爸爸不算是个好人,但至少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他在东南亚一带的影响,也让我的生意好做得多。

    很多人以为我是他的人,一般情况下不敢来找麻烦。这种现成的便宜我自然会捡了,对于别人探究起我与他的关系,我都笑而不答。

    在他名声的庇护下,我迅速完成了人生第一桶金的积累。

    就在这个时候,苏家败了,败得很迅速。

    这个行业,本来是是五六年一易主,没有一个人能长时间霸占着霸主地位,苏家也不例外。

    不过,就算他是我的后台,我现在也成长为一棵能为自己遮挡风雨的大树了。

    从道上传来的消息,苏家全家都死绝了。

    我心里有点难受,毕竟那个男人对我不错。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何况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对我只是交易。

    心里难受的同时,我也很开心,有点压在头顶的乌云散了的感觉,只是心里觉得有点愧疚,毕竟这些年打着苏家的名号我好过很多,这点水之恩还没报呢。

    在我纠结最厉害的时候,苏放出现了。

    他和他老爸是一个模子扣出来的,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现在已经长成真正的男人了,甚至皱眉的动作都很像他老爸。

    我和苏放的年龄相差不大,我只比他大三岁。但是,我的经历却比他复杂很多,好像比他多活了几辈子。

    他出现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提什么要求,没想到他只是说来此地考察,想到我这么一个旧相识,顺路探望。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五官干净的女孩,叫刘诺。

    说实话,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的天然女孩了,她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笑容尤其的干净,但算不上妩媚,是属于自身漂亮却不自知的类型。

    这种类型在泰国,对男人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我以为这是苏放的女朋友,却不想苏放只拿她当下属看。有很多时间,我远远望着他们两个,觉得既美好又般配,可我明白男人的眼神,苏放对她,真的只是偶尔的心动。

    刘诺似乎是有点动了心,但是碍于女性的矜持没有表现出来。

    暗中想了想,我决定不多管闲事,只尽好自己的地主之谊。

    他们停了很短的时间就离开了,我又恢复到了一个看海看落日的时候,忽然觉得一辈子就这么过了也不错。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找我,看到那人出现在面前时,我心都要停跳了。我不是胆小的人,却畏眼前这人如虎。

    他是我来泰国以后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一家地下夜总会的老板。看到他,我就想到那些无法回头的日子。

    人心理上的某些害怕不会因为时间和经济条件的变化而变化,那种伤害太深入骨髓,都刻进了记忆里。我以为忘记的经历,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全部浮现了出来。

    我只知道别人叫他邦,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物,经营着曼谷价格最低廉的夜总会。

    当时我这个黑户的出现,能他带来了几个月的风光期,因为大家想不到花那么低的价格能泡到这么高品质的男人。

    我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把客人灌醉以后换上客人的衣服从三楼跳了下来。当时没想过如果腿断了会怎么样,想的只是逃开这个人间地狱一样的地方。

    邦笑呵呵地坐在我面前,露出两颗大金牙:“小叶,混得不错嘛。最初听到你名声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重名,没想到还真是你。”

    他说着看了看周围,笑道:“这里地盘不错,一天的能挣几万铢?”

    我笑了笑,稳住了心神:“真没想到你会想过来,出乎意料。”

    “我手下最好的小少爷跑了,我翻遍泰国也要追回来的,有什么出乎意料的。现在苏家好像做不了你的后台了吧。”他笑着点了一支烟,一脸的横肉挤到了一起。

    我心里有点作呕,他真以为现在的我和原来一样,任由他随欺负吗。何况,这些年,我一直都想找机会报复回去。

    在曼谷他有势力没错,但是在普吉,我现在还真的不怕他。

    我使了个眼色,让手下的一个服务员去通知管这一片的大哥,然后悠哉地坐在邦的对面,看着他装逼。

    如果我是原来的那个小叶,也活该被他捏死。

    事情解决了,餐厅都被砸个稀巴烂,我实在没心情留在这边收拾这堆烂摊子,决定回国一趟。

    我自从离家到现在,没有回去过一趟,这一次回去却是以外籍人士的身份回去的,或许家里人以为我早死了。

    我敲开了家门,开门的是我妈妈,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她先是怔了几分钟,然后认出是我,然后大声哭了起来。

    把我让到沙发上坐下来,她坐在我对面还不停地哭着,低声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能和我们这样生气……”

    这样的话反复说到了我老爸回来,然后我还没吃上我妈做的晚饭,就被他一个茶壶摔到脸上,滚烫的水洒了我一身。

    万幸的是我穿的衣服不薄,没烫伤皮肤。

    我站了起来,刚想说几句软话,他就劈头盖脸骂了起来:“我不认识你这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从我家滚出去!”

    十年没见面,第一面竟然是这个。

    在这一刻,我的心一下凉了。

    本来我对家仅存的思念就不多,这一下彻底砸没了。

    我二话没说拉开门跑了出去,在小区里碰到一些依稀熟悉的脸,却没人能认出我了。

    此时我才明白,我心里所谓的念旧,在别人眼里就是笑话。

    从老家直接飞去了帝都,因为已经知道苏放准备参加赌会的事。

    与他喝了一个晚上的酒,了解了他的计划,心里直觉得不妥。把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推出去,是不是有点残忍?

    但是我的劝说无效,他和他老爸是一样的人。

    在成功以前,他眼里看到的只有利益,只有在经济足够稳定,赢够的情况下,他才能看到感情可贵。

    就这样我看着他们分了又合,合了又分,然后最终刘诺选择了奥斯特。

    看着她和朋友坐在我新开的小餐厅喝果汁看大海,我都能感受到她心里的安定,是女人都期盼的那种安定。

    这样的生活,终究是苏放给不了她的吧。

    我用了一家餐厅和所有积蓄还了苏放老爸当年的人情,准备在这家小餐厅终老。

    其实,变性人的人生很简单,四十岁以前用身体换钱,四十岁以后就要接受自己长期服药带来的副作用,找一个无人的地方苟延残喘。

    这个结局我早就知道,却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对于做一回女人这样的渴望,让我能接受这种结局。

    苏放偶尔也会来看我,只不过再也不复原来开心的样子。

    后来,安琪不知道从那里知道了我的联系方式,特意跑来找我。看到我的时候,她有些吃惊。

    我不想制造什么误会,直接表明了身份。

    明显看到她松了一口气,在我对面坐下来,说起了苏放。

    她说苏放对她永远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即使回家看到孩子也很少露出笑脸,就像二人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有足够的礼貌,却没温情。

    我不知道劝她些什么,利益关系而来的婚姻大致都是这个样子吧。

    做为女人,真的要不计代价的爱一个人很难,因为你的付出很可能没有回报,安琪就是高估了自己对苏放的热情,然后在现在才会觉得不甘心不公平。可是,她又找不到发泻的途径,因为他们的婚姻是自己经营的,没有任何外力作用。

    我没劝她,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她哭了一会儿就离开了,眼睛红肿着,背影笔直,就像一个要重新步入战场的女战士。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我只不过是一个站在外边的旁观者。

    我的经历和故事,说起来也很简单,不想再对任何人提及。

    就这样看着身边的人起起落落,情人们在红尘里分分合合,我就知道了安定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