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婚礼下的凄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37本章字数:1895字

    教堂内,悠扬的乐声唤醒了过往的沉寂,令人迷醉神往的玫瑰香气柔柔的沁人的洒遍各个角落。

    兰靖瑶羞涩低眉,一袭合身的如雪婚纱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完美娇躯,她的嘴边始终挂着一弯浅浅的让人心神荡漾的微笑。但是不难看出才二十一岁的她却给人一种略带一丝洗尽人世岁月的沧桑之感。

    兰靖瑶将复杂的视线落在擦着泪眼的母亲—蓝新荣身上,眼泪瞬间模糊了眼眶,令她欣慰的是,那个视赌如命的母亲今天终于看了她一眼。

    直到一丝薄凉穿透掌心,兰靖瑶才娇羞的缓缓抬首,冲着大手的主人微微巧笑。

    楚烨眸子一冷,眉间轻轻的蹙了蹙,带着一丝隐忍,与此同时握着兰靖瑶手的大手也携带着恨意的紧了几分。

    伴随着楚烨沉稳的步伐,兰靖瑶任由他“狠”握着自己的柔荑来到了神圣的教堂中央。眉心轻拧,她知道,楚烨——是在讨厌她!

    神父慈爱的看了看俩位新人,接着,神圣而庄重的誓词在整个静谧的教堂响起。

    “兰靖瑶女士,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兰靖瑶略带羞涩的抬眸,她满怀幸福的望着楚烨已经转过头的刚毅侧脸,深深的闭目吸了一口气,舒缓一下紧张。清亮而坚定的三个字从她娇艳欲滴的红唇流出——“我愿意——”

    蓝新荣热泪满眶,欣慰的在心底深深的为女儿祝福。

    “楚烨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楚烨深邃的眸子低头看着满脸期盼的兰靖瑶,回应她的是楚烨久久的沉默。整个教堂霎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暗流已经开始缓缓的不着痕迹的涌动。

    兰靖瑶娇小的身躯有些颤动,一脸惊慌的看着楚烨,就在众人的猜测顶达高峰就要爆发的时候——

    “我愿意—”

    一声铿锵有力的声音将人群中的躁动以及兰靖瑶的惊慌压下,惊慌过后的兰靖瑶心底却被激起了千层浪。她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

    已近深夜,整个楚家的豪华全部被暴露在浓阴的月色下,此时楚家大宅似乎正在被层层迷雾所笼罩。

    兰靖瑶在柔软的大床上辗转反侧,墙上的昂贵挂表一分一秒的带着她的期盼费力的交替转着,却依旧转不回她脑海里朝思暮想了十二年的俊颜,她沮丧的坐起有些疲惫的身子,摇了摇头,一双澄澈的美眸淡扫向依旧紧闭的房门。看来——他真的讨厌她。

    兰靖瑶将目光移向暗窗疏影,娇颜闪过一丝落寞和受伤,原来今夜无月,她缓缓的下床,赤着双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轻柔的走向门口。纤细的小手软弱的覆上门把,凝神,拉开——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兰靖瑶脸色大变的往后退了几步,她的眸子闪过了一丝慌乱。

    楚烨笔挺西装将他高大的身形衬得有几分冷峻,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鼻梁高挺他的黑眸却深不见底,含着一种冰霜的冷意。

    或许是因为面对自己喜欢多年的人,兰靖瑶的心中有瞬间的紧张,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是天威公司27岁的总裁,那个在商界中出类拔萃最年轻的楚烨,是她从五岁就喜欢的男人。

    “不巧,就在刚刚。”楚烨冷眸扫过兰靖瑶那张慌乱的小脸,声音冷冽如冰,他的眼中满是嫌弃。

    "哦……"

    兰靖瑶轻轻地嗯了一声,接下来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咬了咬唇看着楚烨,低低的开口:“我……我知道这场婚礼来来的太突然了,一时之间让你有点无法接受。”

    兰靖瑶将话说到了一半然后看着楚烨冰冷的眸子,她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心平气和和他好好地谈一谈。

    “突然?事情是突然,要不要你来告诉我我爸为什么会突然让我娶一个从未谋面的女人,而且——还是失去父亲的可怜女人,更可悲的是——”

    兰靖瑶后退几步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楚烨,她只是觉得,这种话不应该是出自于自己丈夫的口中。

    他是她的丈夫啊!

    “可悲的是母亲还是一个赌徒。”楚烨冷冷的注视着那张因为他的话变得苍白的小脸,只是觉得一阵讽刺。

    兰靖瑶怔楞在原地,眸子里沾染上了许些湿气,他的话如利剑般的刺入她的胸膛,疼的她好像就要窒息了。

    看着那张冰冷充满鄙夷的脸,兰靖瑶的眸子一片寂寥这就是她的期盼吗?

    她等来的只是他无情的伤害!

    “你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法竟然攀上了我家?”楚烨步步逼近,低下头,鄙夷的望着兰靖瑶冷声质问。

    在他的眼底深处更是一种仇恨,是这个女人,让他无法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都是因为她,他才没有办法娶陆书瑶的。

    “烨……”兰靖瑶缓缓地后退,眸子有瞬间的慌乱,他的气息,他强硬的气势让她感到恐慌害怕,想要逃避。

    “别那么亲昵的叫我。”兰靖瑶刚刚说出的话却被楚烨厉声的打断。

    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楚烨,眼眸中满是受伤,心好痛,好像被撕裂了似得。

    “如果你还想以后见到我的话,就告诉我——你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进入楚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