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打了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38本章字数:1998字

    “楚烨……我说了,我的人格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咬牙切齿的愤怒。

    “说了半天,你还是在跟我说人格是不是,你说你现在身上的东西哪一点不是我的?”

    楚烨冷哼,不屑的注视着兰靖瑶。

    “你说……你身上穿的衣服,你用的东西,吃的东西,你脚下踩着的地方哪一点不是我的,还有,严格意义上来说你这具身体也应该是我的,不过呢,残花败柳,我宁可不要!”

    看着兰靖瑶越来越苍白的小脸,越来越激动地情绪,楚烨一阵报复后的快感,他的言辞也越来越激烈,犀利。

    兰靖瑶瞪大了眼睛,绝望的注视着她的丈夫,锥心刺骨飞痛,甚至夹杂着一点点的恨意。

    难道他非要把她的自尊狠狠地践踏吗?在他的面前她已经恨卑微了。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最后的一点自尊,他都不肯吝啬给她吗?

    楚烨看着双眼空洞望着他的兰靖瑶,他感觉那种报复的快意正一点点的下降,好像随时就要消失似得,为了抓住那抹快意,他再次残忍的开口:“不过——这条项链说实话好像不是我的,这又是在哪儿偷得吧,你怎么可能买的起这些……”

    “啪……”楚烨的话还没说完,响亮的巴掌响起,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荡起了一种万分凄凉的旋律。

    空气,瞬间凝结成霜,室内温度零度以下!

    死寂!

    楚烨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在他面前柔弱的女人,青筋暴起!

    这个女人竟然敢打他,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有人打他。

    大手高高的举起……

    “楚烨,你可以恨我,可以讨厌我,可以侮辱我,甚至将我的尊严摔在地上一点一点的践踏,但是——你没有资格去评判我这条项链。”

    话说完,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滑落,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在她心底这是她唯一珍贵的东西了,五岁的时候,她收到的第一个礼物,爸爸送她的礼物。

    她不允许他破坏它,在它这里染上污垢。

    楚烨举起的大手却怔楞在半空中,看着此时满脸泪痕楚楚可怜的兰靖瑶他竟然莫名的下不去手。

    是因为眼泪吗?

    “装可怜。”楚烨狠狠的将自己的手收回,低低的咒骂了一声,开门决然离去。

    暮色渐渐地开了帷幕,夜色总是令人如此心驰神往却又让人有丝丝的恐惧。

    兰靖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近日来太多的事情让她心烦意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楚烨,会恨她,她知道是她夺了她的幸福,他有他爱的人,可是这个位置,楚家少奶奶这个位置是她霸占了。

    他恨她,她会承受!

    她用力的甩了甩头,墨发散乱。丝丝缕缕贴着她的悲伤地脸,渐渐地一大堆的发丝贴上她的半边脸,如那种悲伤如狂潮般袭涌了过来。

    她下床拉开了窗户,丝丝凉凉的冷风吹进来肆虐着她的脸颊,反正睡不着倒不如这样来的更加清醒一点。

    兰靖瑶想的出神却没有注意到她的身后缓缓地走近一个人影他一脸冷漠,甚至带着一种恨意。

    身影渐渐地逼近,兰靖瑶想让她自己在清醒一些,下意识的想要将窗户开大,但是——她放在窗户上的手却被一只大手握住。

    温暖穿透了她的掌心,让她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感觉到手指上传来一点点的疼痛的时候……

    兰靖瑶转过了身子——

    她瞪大了眼睛略带惊慌的望着一脸冷漠的男人,高大的身影让她感到一阵压迫感。

    好像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似得,手下意识的想要收回。

    "你……"兰靖瑶的脸色微微地变了变,从那双深邃的眸子当中她似乎能够读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你放开我。”挣脱不开,她轻声的开口,却小心翼翼怕惹怒楚烨。

    楚烨眉目皱了皱,接着柔美的月光那张小脸越发的精致,脸庞清秀,眉目间隐隐约约是一种楚楚可怜,她微微地瑟缩让他感到心底一怔。

    “你……这张小脸倒是长得不错。”楚烨毫不吝啬的赞美,手掌放开兰靖瑶的手,轻轻地拍上了她的脸,眉间紧锁所有所思。

    兰靖瑶一怔,莫名的她害怕他那样的眼神,这样的举动,那是一种来自心底深深地恐慌。

    感觉……很怪异!

    兰靖瑶水眸颤了颤,望着他,不说话。

    “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楚烨鄙夷的反问。

    兰靖瑶怔住,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这张脸长得倒是挺标致,也得找到她的用处不是。”楚烨神色突然变得高深莫测,眸子越发的深邃。

    兰靖容后退一步,楚楚可怜的望着他。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楚烨懒懒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过身走了出去。

    兰靖瑶怔楞在原地,该去吗?她承认她怯懦,她不去怕楚烨生气,那样的话她害怕她再也无法碰触他的内心。

    ……

    当车子稳稳地停在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的时候,兰靖瑶侧过脸不解的望着男人刚毅的脸颊。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分明是那么浓重的疑惑,她问出来的时候却小心翼翼。

    “这里是实现你价值的场所。”一句话让兰靖瑶怔住,她隐隐感觉不对劲时候,第一时间就是开门……

    但是手却被一只大手握住,冷冽的声音响起:“去哪儿?”

    “楚烨,你让我回去吧,你放开我让我下去,你可以不送我,我自己回去。”兰靖瑶慌乱的语无伦次,她只知道此时的楚烨很危险很危险,他的眸子里除了冷冽之外,是她并不陌生的狠戾。

    那样的眼神让她恐惧。

    “我会放你下去——”楚烨缓慢开口。

    就在兰靖瑶感激涕零的打开车门的时候,她的身后又响起一道冷然寒冰的声音:“但下去不是让你回去。”

    一瞬间,兰靖瑶差点跌坐在地,感觉那道气势非常的男人下车离她越来越近的时候,她恐惧的向后退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