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项链丢失真相②强忍不适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39本章字数:2529字

    手心里那条构造别致的项链便奇迹般的出现在了大庭广众之下,在经过一场水的洗礼后它似乎变得更加晶莹剔透了。

    大厅里的所有人刹那间都被这枚小小的项链震惊了,他们没有想到那条项链竟然真的被她牢牢地抓在手心里了。

    意外的,这一次人群中没有指责,没有辱骂,只有震撼与不可思议!

    他们甚至怀疑,项链——究竟是不是她拿的?

    楚烨的心被兰靖瑶利剑一般的目光刺得没来由的一痛,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兰靖瑶他的眸子沉了沉,森冷的薄唇紧紧地抿住,又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但是——

    心底却波涛暗涌!

    难道?

    真的是冤枉她了?

    不否认,她的震撼力相当强,他怀疑如此强大的气场是该由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身上发出的吗?

    该死!

    他竟然不敢看她那满含泪花的眸子,他想忽略掉心底的那点微痛,刚刚救她不过是为了报复她,为了报复!

    兰靖瑶的心,再一次被狠狠地揪扯了一下, 被一点点的撕裂成了碎片;她穿不透楚烨的内心,她能看到的只是他的冷漠绝情他的铁石心肠!

    她的视线不知何时又落在了楚轩——那个将项链扔入海里的人的身上。

    “楚轩,这么重要的‘赃物’,不——或者说是证据你怎么能让她沉入大海呢?”

    她嘴角荡漾起了一丝凄凉的笑。

    是——是证据——是指出陷害者是谁的证据!她头脑现在还昏昏沉沉的,身体好冷,可是她必须咬牙坚持。

    楚轩没有说话,那张孩子气的脸上一片复杂。

    兰靖瑶清冷的目光突然凌厉射向了前方——

    冷凝雪!

    冷凝雪被兰靖瑶的目光这么一扫,身子缩了缩,干脆直接的藏在了冷逸寒的臂弯当中,寻求保护!

    “冷小姐,让你担惊受怕了,不过项链好在还是拿了回来,你说呢?”

    这话听起来很本来就很平常,而且兰靖瑶的语气也柔柔的非常客气,可是——

    分明的听起来是那样的不对劲,似乎隐隐暗含着一种针对性。

    “冷先生,您作为这个游艇会的开办者,这里的主人,其实早就应该开始说话了;虽然说项链已经找到,但是这样不明不白的从我的衣服里掉了出来,我想我应该有权利问令妹些话吧?”

    兰靖瑶再看向了从未说过一句话的冷逸辰。

    “项链既然已经找到了,事情也应该到此为止了。”冷逸辰面无表情的冷冷吐出一句绝情的话。

    兰靖瑶凄凉一笑,他爱她的妹妹自然会袒护。

    “你……你问我?好啊,别说是你问我,我还有很多话想要问你呢。”

    冷凝雪从冷逸辰的臂弯挣脱了出来,大步垮了出来气势汹汹的仰头直视兰靖瑶。

    “冷小姐,这件项链很漂亮是吗?”

    兰靖瑶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的开口。

    “当然了”

    “这是一条价值连城的项链,是吗?”

    “是”

    “这条项链是你哥哥送你的生日礼物是吗?”兰靖瑶的语速越来越快。

    “你很喜欢,是吗?”

    “是”

    “喂,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啊,好奇怪。”冷凝雪“是”字回答的有点不耐烦。

    “那这条项链是出自世界顶级设计师Alexandra之手是吗?”兰靖瑶不理会她,语气再加快。

    “是,咦?你怎么知道?”

    “项链的设计符合Alexandra的性格,这条项链在刚刚丢失了是吗?”兰靖瑶的语速比先前更加的快上了几倍。

    这个时候的冷凝雪被弄得晕头转向了,而大厅内的人也被弄得一头雾水,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但是——

    冷凝雪身后的冷逸辰那张冰山脸微微抽搐了一下,快速的伸出手臂想要阻止冷凝雪,但兰靖瑶与冷凝雪的对话却更快。

    “那这条项链是几时几分丢失的?”

    “十二点十五分啊!”肯定的声音。

    刷——

    冷凝雪的声音戛然而止,大厅内顿时一片寂静,静的能听到绣花针落地的声音1

    所有人的目光又怪异的落在了冷凝雪的身上。

    冷逸辰只能皱着眉低头看着被人家一步一步诱、拐进去的傻妹妹。

    而在另一边的楚烨却翘了翘嘴角看好戏似得望着微微变了脸色的冷逸辰。

    直到冷逸辰用一种发狠警告的眼神回瞪着他,他的视线才转入到兰靖瑶的身上。

    “我……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的。”

    冷凝雪脸色发白,结结巴巴的解释,明显的底气不足。

    死女人,谁知道你这么精,自己怎么不思考问题就直接回答了,这么一说不就露了馅了吗?

    “可我的问题是你几时几分丢失的。”兰靖瑶淡淡回答。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漂亮女孩拉着冷凝雪的胳膊,替她反驳。

    “对,这是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却可以洗脱我‘偷’项链的嫌疑”

    暗中的楚烨嘴角微微动了了动,脸色越来越黑,竟然真的不是她!

    “大家都认为是在我撞了冷小姐的那一瞬而偷走她的项链的,是吗?”

    大厅内没有人回答,答案却是肯定的。

    冷逸辰想要开口说话,因为他感觉事情越来越不妙了。

    “刚刚冷小姐说了,她的项链是在十二点十五分丢失的,而在我撞倒她的时候却是十二点四十分,所以……项链不是我偷的。”

    “你怎么能知道你撞了她的时间是十二点四十分?”大厅内,不知谁又说了一声。

    兰靖瑶不说话,脑袋昏沉可是她必须坚持,强忍着身体的冰冷与不适,她咬牙拖着湿湿的裙子走到了一个水池的旁边,也就是刚刚她撞了冷凝雪的地方。

    楚烨大步走了过去,抢先一步从池子边上拿起了兰靖瑶准备拿的精美手表。

    “给我。”兰靖瑶冷冽而严肃的开口。

    楚烨对兰靖瑶的话置若罔闻同样无视于她眼中的冰冷与愤怒,

    “在小雪被撞倒的时候,小雪的表被摔出去摔坏了,如果是你平时买的那些手表的话自然不会摔坏,这只手表是楚轩买的次品来玩的,小雪看着外形好看就要了去,摔坏后她自然不会吝啬这么一个便宜的可怜的东西,所以就放在了水池边上。”

    楚烨严肃的说完,将手表扔给了冷逸辰。

    手表几个优美的旋转之后被冷逸辰稳稳的接在了手中——

    时间——

    刚好十二点四十分!

    “这项链不是我偷的,至于怎么到了我身上……”

    兰靖瑶的话顿住,她不打算再说了,那个画面是在她落水被救之后猛然闪过的——

    在卫生间,她悲痛欲绝近乎失去了神智,而那个时候冷凝雪默不出声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当时在卫生间冷凝雪好像在她的背后躲了很长时间才出声的。

    项链——应该是在那个时候被冷凝雪巧妙地放入她的衣服里的!

    兰靖瑶将项链放入冷凝雪的手中,冷凝雪早已脸色发白,嘴唇发抖说不上一句反驳的话,她愤怒,嫉恨,肆无忌惮的狠盯着兰靖瑶,似乎要将她活活的生吞了似得。

    兰靖瑶,今天你让我丢脸,以后可有你好看的。

    “项链既然已物归原主,而兰小姐也洗脱了自己的罪名,那么其它就不必追究了。”

    冷逸辰很适时放了一句话,示意所有的人宴会继续。

    兰靖瑶却身子发抖,脸色惨白,她好冷,刚刚一直都在坚持,为了自己的清白而坚持。

    现在……头好像被坠着铅块似得,好重……好重……

    “兰靖瑶,你刚刚不是还挺能说的吗?”

    在她陷入黑暗的时候,隐隐的听见了楚烨似是愤怒又似是关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