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概率这个问题有点高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36本章字数:2587字

    天色灰蒙的时候,楚安言就被同公司的师姐傅语拉起来,早早地来了剧组的化妆间化妆。昨天在微博上,跟人吵到凌晨三点才睡,这会不到六点就被人从被窝里拉了出来,楚安言此刻的感觉就是明晃晃的一种生无可恋。

    这会,化妆师正在为傅语上妆,楚安言被早上这么一折腾,也没什么睡意了,闲来无事,就乖乖地坐在一旁,想到昨天微博上传出影帝陆延晟和当红男歌星宁黎廷出柜的消息,楚安言的眉便轻轻地蹙了起来,看到一旁有纸笔自然地拿过纸笔,坐到一旁写写画画起来。

    傅语这会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就差最后再上一层妆,见楚安言那么安静,余光便就偷偷地打量起她来。

    楚安言算得上是一个标致的美人胚子,不过她似乎不太喜欢过于打扮,认识她这一个月来,楚安言平时就只是随意的一件衬衫,然后加一条很普通的牛仔裤,不施粉黛。

    楚安言是一个新人,三个月前才刚毕业,被宜廷签下,也成了傅语的小师妹。公司对楚安言显然也是抱有很大的期望,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胜在颜好,在简短的培训之后,就为她争取了一个女三的角色,也算是试水吧。以楚安言这个出色的自身条件,只要她自己不犯傻,傅语已经想到,在不久之后她很有可能会红遍大江南北,这也是为什么当公司希望她在剧组里照顾楚安言时,傅语想都没想就应下了。

    “你在写什么?”傅语笑着开口。她自己只是一个三流的小明星,名气不上不下,十分尴尬,如果楚安言真的能火起来,如今她对她好一点或许以后也会有想象不到的收获。

    楚安言闻言,抬头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傅语问的是什么之后,才露出一个笑容,回:“在算一个事件的概率。”

    化妆师一听,乐了,打趣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学霸。”

    楚安言有些不好意思,忙摆了摆手:“我就是无聊。”

    傅语也笑了,问:“算的什么?说出来也让我们听听。”

    楚安言低头看了看纸上写的一堆数字,关于陆延晟和宁黎廷在一起的概率,以及一大串公式,估计她们也听不明白。楚安言想了想,笑着开口胡诌说:“我在算今天遇上陆延晟的概率有多少。”

    “遇上陆延晟?”傅语一愣,打趣:“你不会也是陆延晟的粉吧?”

    楚安言听了,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这副表情,傅语哪里会看不出来,和化妆师笑着打趣了她一会。

    陆延晟真的是楚安言的本命了,陆延晟十八岁时出道,从艺十七年里,拿过的奖项大大小小不计其数,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在陆延晟二十六岁那年,凭借《隐世》一举夺得了国际斯福纳的最佳男主角。而楚安言从十六岁开始注意到陆延晟,七年里,也算是陆延晟的忠实粉丝了。昨天晚上熬夜,她就是为了陆延晟的这一次绯闻在和一群黑子奋战。

    “你怎么算的,快说说看,我们看看靠不靠谱。”化妆师起哄。

    楚安言的笑意微微一僵,好在她反应快,立马想到了一番说辞,大大方方地说:“我听说陆延晟今天有一个通告,十有八九是赶不过来了。这样算的话,陆延晟出现在剧组的概率应该是百分之十五,但是我今天有戏份是排在了B组,而陆延晟如果过来的话,百分之百的可能是在A组,所以在拍摄期间碰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我们过来得那么早,想要在化妆间碰到陆延晟的可能性也几乎是不太可能。这完全是一件不可能事件,不过,考虑到人要有希望这一点,我觉得,要给自己友情赠送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可能性。”

    楚安言这番话完全就是胡编乱造,只是还没等她们打趣她,突然传来一阵推门的声音。三人不约而同的就往门口看去。

    先进来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男人,似乎有意地瞥了楚安言一眼。楚安言不解,她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微微摸了摸鼻子,而很快,当看到眼帘里出现的那个人时,楚安言很没骨气的,连手里的笔都握不住了,“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好死不死地还滚到了门口,那个人的脚下。

    陆延晟。

    楚安言在心里大吼一声,她现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陆延晟是听到了多少她的不靠谱概率。

    陆延晟是有自己的化妆团队的,他只是微微瞥了楚安言一眼,眸色却微微一顿。

    是她。

    陆延晟很快就收回了情绪,不动声色地带着自己的人,走到了化妆间的另一边坐下。

    傅语这会也已经化好妆,走到楚安言身边,忍着笑拍了拍楚安言的肩膀,低声说:“概率这个问题,挺高深的。”

    楚安言只回了她一个想死的表情,第一天,她就在自家男神面前出丑了,说好的好好地做彼此的天使呢?

    除了遇上陆延晟这个微乎其微的概率出乎了楚安言的意料,其他还是算是基本符合了楚安言的猜测。

    《繁花赋》的导演顾衣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女战士,这个战士的充分体现就是在拍戏的速度上。电影分为AB两组进行,陆延晟作为男主,也是整部剧的看点,顾衣自然是要亲自把关,而楚安言这么个小新人,也就被扔到了B组,由副导演负责。

    不过,这样也能让楚安言喘口气。在此之前,她可是什么电视电影都没演过,除了进组之前,公司给她接了个MV练手,就那个破MV她已经被导演骂得不成样子了,她可不想在自家男神面前被骂成狗。不过,这部剧里,她这个女三和男主是有几场对手戏的,再加上早上的那一出,天,她感觉追男神无望了,她现在只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埋得越深越好。

    选了个吉时,剧组进行开机仪式之后,拍摄也就正式开始。

    考虑到楚安言是新人,所以第一天安排的戏份并不多,然而就算戏份不多,楚安言表示自己还是被骂成了狗。

    比如说:“楚安言你这什么表情?对方和你是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知不知道?你这副软绵绵的样子是怎么个意思?”

    再比如:“楚安言!你是杀手,你笑什么?笑成这样你当什么杀手。”

    一早上,楚安言只觉得自己被骂成了狗,哦不,比狗还惨,她就奇怪了杀手怎么就不能软绵绵了,他难道不知道以柔克刚吗?还有杀手笑怎么了?还不容许人家笑里藏刀了?就这么一早上,楚安言就觉得心里窝了一大团火。她大学学的是数学!数学知不知道?不会演戏很正常,有见过数学系的女生演戏好的吗?掀桌,怒!

    哦,你问她一个数学系的女生为什么要来当演员?还不是她妈,一毕业就逼着她相亲,当时她就放下豪言,非男神不嫁。本来就是随口的一句话,却一点点地在她的心里扎根。即便追到男神是一件不可能事件,但事在人为。况且,即便全球那么多人,但是依旧存在着相遇的可能,即便概率很低。而为了尽可能提高她和男神相遇的概率,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娱乐圈这个行业。在她心里还未萌发出追男神的计划时却已经付出了实际行动。

    最后,大概真的是因为楚安言一个人拖累了太久的进度,副导演直接甩下一句话:“反正禾汐也是个冷冰冰的性子,你就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好了!”

    面无表情?哦这个还不算很难。终于,这场被NG了很久的戏,以楚安言的面无表情而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