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怎么可以这么任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1本章字数:1001字

    将冰块放他额头上,她又跑下楼了,问了前台附近最近的药店,便驱车赶去买了退烧药,又买了个体温计和几条干净的毛巾,气也不喘一口的又匆匆赶了回去。

    可走到门口,她差点就被自己气哭了,出门太急,忘了带钥匙……

    跟前台小姐要了备份,开门进去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的场景,被自己憋回去的那口气,瞬间又燃了起来。

    你说,他都那么大个男人了,怎么睡个觉还跟孩子似的,竟然踢被子。

    踢被子也就算了,他竟然还敢把冰袋扔到了地上。

    覃烟想,不过幸好他没把自己也弄地上去,不然,她……

    正想着,某个被怨念的男人翻了个身,竟然不怕死的……滚到了地上。

    “祁耀!”

    覃烟这次是真的怒了,手上的东西扔到地上就奔了过去。

    这个该死的男人,不知道自己在发着高烧吗?竟然还敢把自己往冰冷的地板上丢,真是不气死她不罢休是吧?

    怎么可以这么任性呢?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很想咬他一口泄气。

    夜里两点钟的时候,覃烟眼皮开始打架,伸手摸了摸祁耀的额头,温度降了不少,她开心的一笑,趴在他床头准备打个盹儿。

    ——

    迎着寒风固执的往前跑,手心有比寒风刮面还要刺骨的冷痛,有红色的液体滴滴点点掉了一路。可她仍旧不想停下来,甚至加快了步伐往前跑。

    终于她跑到了贫民区某间房门前,里面有旧时代的摇滚音乐和嘈杂的人声从虚掩的门缝传出来。

    她焦急的推开门,看到一圈人中站着祁耀和白歆卉。而白歆卉手里捧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正巧笑倩兮的朝他递过去。

    她慌了,不顾一切的跑上去,想夺过白歆卉手中的礼物,可是白歆卉却不放,她便跟她争抢了起来。

    最后礼物盒在争抢的过程中破了个大口,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瞬间砸成了几块,她瞪大了眼睛,然后怒不可遏的推了白歆卉一把。

    但那一推她其实是没用力的,但白歆卉却像受到了很大的推力,猛地倒在了地上,眼泪刹时滚了出来。

    “啪!”也在同时,她脑袋一偏,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

    她不可置信的转头,橘黄色的灯光下,祁耀的面容宁静而俊美,可眼底却似有寒霜奔涌,他用从未对她有过的冰冷口气问:“你疯了吗?”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浑身僵硬得似被冬日的天气冻成了冰块,一动都动不了,嘴里有腥甜溢出,顺着嘴角缓缓流了出来。

    她像被那腥甜解禁,猛地醒过神来,然后夺门而出。

    冬日的风比她来时更冷了,如刀拂面。

    她从小就是跌打损伤过来的,但哪次都没有今天的风刮得那么痛,痛到了心里。

    覃烟猛地睁开眼睛,从梦中醒来,有眼泪顺着眼尾滑下,掉进了耳朵里。

    她看着他闭目的英俊侧脸,转了个头,将脸埋在被子上,开始小声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