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打酱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1本章字数:1003字

    早餐的时候,覃父突然问覃烟:“你最近有没有重要的事要做?”

    正在喝牛奶的覃烟顿了下,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她老爸明知道她现在还没有工作的,“暂时没有。”

    “那……”

    “爸,我对经商没兴趣!”覃烟在覃父把话说完之前,抢先一步表明了态度。

    覃父皱眉,颇有不满,“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该学学经营公司的事了。”

    “我反正以后也是要嫁出去的,您还是提早培养我弟吧,他才是您的下一任继承人!”

    被突然拉进漩涡的覃洛吞掉嘴里的面包,不满的瞪向覃烟,愤愤的说:“干嘛拖我下水?要嫁出去的又不是不分财产,你现在不去,以后甭想多分一点!”

    覃烟满脸无所谓的摊手,“我完全可以少分一点。”

    覃父板脸,“我的财产你们怎么分可不是你们说了算。谁付出的多一点我会给谁分多一点,没有为公司付出一点努力的,我宁愿老死后拍卖捐献给别人,也半分钱不给你们留。”

    覃烟和覃洛纷纷表示:“那样也不错。”直气得覃父黑了脸。

    讨论到最后,覃烟终究还是没有能逃脱去覃父公司上班的命运,但前提条件是,覃烟只能在公司工作到覃洛毕业后。

    一直跟父亲在公司工作了半个月,覃烟倒是觉得还行,一切大事都有她爸处理。她的工作内容不过是在旁边看他的处事方法以及处事态度,偶尔帮忙整理一些资料罢了。

    说是来工作,不如说是来打酱油的。

    这天照常整理资料整理得无聊的覃烟正在打哈欠,突然接到了成绛的电话。

    成绛是她在C大时的学长,不过她一直都叫他师兄。她刚上大学那会儿,他因着祁耀的缘故,对她很照顾。

    覃烟出国的那几年,偶尔会和他邮箱联系,回国后两人一起吃过两顿饭,关系跟从前没两样。

    她一直把他视为兄长。

    回家换衣服的时候,覃妈正坐沙发上看电视,看到覃烟回来,下意识的看了看墙上的钟,“你今天那么早就下班了?”

    覃烟换好鞋就往楼上走,一边说:“我请假的,一个朋友生病住院了,我回家换件衣服准备去看看他。”

    覃妈“哦”了一声。

    覃烟下楼的时候,听到厨房里有水沸腾的声音,隐约还能闻到点香味,便朝覃妈的背影提醒了一声,“妈,你煮了什么,水开了哦”

    覃妈头也不回,“没事,洛洛说想吃排骨,闲着就给他顿了,要多顿一会儿。”

    啧啧,真宠那臭小子,今天早上才说想吃,中午就在炖了。

    覃烟走到玄关口,又折转了回来,“妈,你炖了多少?”

    覃妈:“你也想吃?”

    覃烟:“不是,我是想着去医院看人家,不知道买什么好,干脆带点排骨过去好了。”

    覃妈站了起来说:“那你带走吧,我买得有多的,再炖一次就是。去,把柜子里那个保温壶拿出来洗洗,我给你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