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他的好似毒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1本章字数:1035字

    覃烟站在车外,转头疑惑看他,墨黑的头发和浅色毛线衣上,很快就沾满了大滴大滴的雨水。

    祁耀推开车门,脸色很臭的将西装外套快速盖在她头上,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大踏步朝覃家楼房走去。

    明明手被他捏得很痛,但覃烟却忘了挣扎,怔怔的任他拉着走。头上的西装外套似还有他的温度,雨幕里,他原是干净平整的白色衬衫,被雨水冲打得又皱又湿。

    将她拉到屋檐下,祁耀依旧臭着脸。他不说话时就能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生气时,更别提有多恐怖。

    覃烟觉得自己有可能会被骂,虽然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就是不敢看他凶巴巴的脸。

    两人沉默了两分钟,最后还是祁耀先动了,放开她的手。像是被气急,声音里带了命令的口气,“还不快上去!”

    “呃……那……”覃烟抬起头,想说什么,却只看到他转身离开的背影。

    祁耀的身影越走越远,最后打开车门坐进去,再用力甩上,驶车离去。

    覃烟将头上的西装拿下来,抱在怀里摸了摸,明明该感动,却只觉心痛。

    祁耀,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你知不知道你所有的好,都会成为让我燃起奢望的毒药。

    车开出一段距离,副驾驶座上的女人脸色有些不悦,终于忍耐不住性子,用了中文,“耀,刚刚那个女人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祁耀目视着前方,被雨打湿的头发服顺的贴在耳朵边,却并不显得狼狈,反而曾添几分糜丽之感,声音已经恢复了平淡,“她与我们的合作并无关联,不用太在意她。”

    “因为你太在乎她,所以我才会在意啊,耀,我……”

    祁耀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且明显含着三分不耐烦,“林小姐,我想,我们的合作只限于商业上,至于我的私生活,请你尊重我的隐私权。”

    林露被他骤变的语气所迫,虽心有不甘,但还是不敢再多问什么,转而换称了撒娇语气,“耀,我不是那个意思……”

    覃烟回到家,覃妈看到她明显有些湿漉漉的头发,不由蹙眉,“怎么?你被雨淋了吗?”转而看到她抱在手里的男士西装,表情有些复杂,“这西装谁的?”

    覃烟一愣,说:“朋友的。”

    覃妈脸上含着别有深意的笑“朋友?什么朋友啊?”不会是男朋友吧?

    “不是男朋友,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覃烟脸上飘起两朵可疑红晕,有些支支吾吾,然后开始转移话题,“妈,我好冷。”

    覃妈果然上当,立马又皱回了眉头:“谁让你出门不看天气的?不看天气也就罢了,连伞都不知道带一把!”话说得像是在幸灾乐祸,但人已经跑到楼上去给她放洗澡水了。

    覃烟握着手上的西装,也跟着上楼了,但却不急于洗热水澡,而是将西装小心翼翼的放到书桌前的凳子上。

    洗完澡后,头发还没吹干就拿着西装去找洗衣机,但刚放进去,又立马拿了起来,倒了盆水,用手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