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夸大其词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2本章字数:1409字

    覃洛英语不是很好所以听不大懂,但歌声和伴奏的节奏感都很好,所以他听得还点头抖脚的。

    而听得懂歌词的覃烟,心情却很微妙。

    她想起了第一次在南中大门外的枫树下看到祁耀的场景。

    想起自己为了接近他,向别人打听了他家的住址和他兼职的物流公司。

    想起自己为了见他,在淘宝上找到一个和他所在的物流公司有合作的店铺,每天都去这个店铺里购买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然后在买家留言处要求物流公司必须派他送快递。

    想起为了和他上同一所大学,在他已高中毕业后的两年里,日日忘寝废食,上课第一个到,放学最后一个走,专心听课,课外自习。虽然疏离了朋友同学,导致高中毕业也没有一个好朋友,但当收到C大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她觉得一切都值了。

    想起在毕业后的寒假里,她又一次忍不住想见他,然后冒着寒风大雪,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跑到他们大学门口。内心充满期待的站了半个小时,站得手脚冰凉,才突然想到,她都放假了,那他们也一定放假了。然后失望的又坐车返回T市。

    想起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为了和他坐一起,硬是厚着脸皮坐在他与他的一众兄弟中,还殷勤的讨好跟他关系好的每一个人。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别人的眼中钉,“风骚,浪荡,下贱”被强加在了她身上。

    想起,某次体育课,她跑步落后,被人嘲笑,跟人扛嘴,放学后被拦在了校门外殴打。他为了救他,手臂受了伤,无法使力,用调羹吃饭总被他兄弟们嘲笑,两个月才拿得住筷子。

    ……

    “我们下去看看。”

    覃洛突然出声,拉回了覃烟的思绪,转头时,他已跟只调皮的猴子似的,跳下了车,朝人群奔去。

    覃烟锁好车门,也跟着走了过去。

    在人群的最中间,五颜六色的彩灯下,一个长相俊朗的男子面前摆着台架子鼓,左侧边有一个固定在架子上的话筒,他闭着眼睛一边敲打着架子鼓,一边深情演唱,灯光在他脸上不停交换着色彩,他的表情或痛苦或忧郁。

    t‘stakingallmysanityandmakingamockery.

    ThismustbewrongItcantgoon.

    SoWon‘tsomebodyfreemefromthismisery.

    Bringmybabyclosertome.

    ……

    周围的人都一脸陶醉的跟着节拍点头顿足,覃烟站在人圈外,却悲从中来。

    这首歌太像太像她那份努力付出,却得不到任何回报的单恋过程,她亦如歌词里那个人那样,傻傻的坐了太多傻事,而每一件都不过是想离心中的那个人近一点而已。

    她忽的转身回到车上,眼泪忍不住刷刷往下滚,任她怎么擦都擦不完,好像要把她这些年,努力憋住的泪水都流光似的。

    歌声和乐声很快就停了,她怕覃洛回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所以赶紧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努力想一个搞笑的段子出来逗自己笑,想到了很多个,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覃洛回来的时候,本来想抱怨她走也不通知自己一声,害他还傻傻的在广场上找了好久。

    可还没张口,就看到她红红的眼眶,满腔怨气顿时化为了担心,“你,你怎么了?”

    覃烟摇了摇头说:“没事。”

    “没事你怎么哭了呢?”

    覃烟信手拈来一个高超的谎言,“刚才在那边太挤,被人不小心踩了脚。”

    覃洛小声嘀咕了一句“谁瞎了狗眼”,然后又不悦的说:“人家踩你也不知道吭声,就知道哭,你应该告诉我,我十倍踩还他。”

    覃烟继续圆谎,“人家是女生,难道女的你也不放过?”

    “怕什么,反正我才十八岁。”

    “成年了,男人是不可以打女人的。”

    “切,十八岁只能说明我可以泡妞了,但还没到可以领证成为真正男人的年纪。”

    “……”

    回到家,覃爸覃妈也注意到了覃烟微微浮肿的眼睛,不禁也一脸担心的问她怎么了。

    覃烟本想敷衍的说是风吹的,覃洛却比她更快的开了口,语气还有些不善,“她被不认识的女人踹了。”

    覃烟:“……”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吗?这小子也太夸大其词了。

    不过总归是护着她的,反正她也是说谎,找不出真凶,就任他胡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