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怎么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2本章字数:1615字

    祁耀把覃烟放在沙发上,然后便走进了厨房。

    覃烟眼眶还红红的,不过倒是冷静了下来,想到之前的任性,脸不由红了红。

    情绪不佳时,总是会有些不管不顾……

    祁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袋冰,然后坐到她旁边,将她的脚放到自己腿上,然后把她高跟鞋脱掉再把冰袋放到她受伤的部位,轻轻来回给她按敷。

    覃烟看着他拿着冰袋骨节分明的手和自己脚下他修长的腿,感觉到自他腿上传来的温度,有些不好意思,然后便心虚的找话题,“这里是你家吗?”

    打量了下客厅四周,家具摆设不多,有些空旷,显得冷冷清清的。

    祁耀只淡淡的“嗯。”了声。

    “只有你一个人住吗?”

    他瞥她一眼,目光不明,点了下头,“嗯。”

    “……”覃烟默了下,目光定格在他被自己虐得皱巴巴的衣服上,低声说:“谢谢你。”

    祁耀没说话,这时,他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他一只手继续拿着冰袋给她一寸寸的敷浮肿的l部位,一只手接电话,“嗯,麻烦了,请帮我送过来一下。”

    将手机放到茶几上,回头看到覃烟在看他。她眼睛哭得有些微肿,未干的泪花在眼眶里闪闪发光,刘海因之前压在臂弯中有些变形和凌乱,白皙的脸蛋上像打了腮红似的微微透红。

    怎么看,都像只委屈得不得了的小花猫。

    祁耀目光闪了闪,心口某个地方变得微微柔软,伸手想帮她把凌乱的刘海拢一下,却见她的瞳孔突然从无辜变成惊讶。

    他伸到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低头给她又敷了一会脚,然后将她的脚放到沙发上,站了起来,低首问她:“喝什么饮料?”

    覃烟呆呆的答:“水。”

    嗯……从这个角度看,他好帅。

    “……”

    祁耀接了杯热水,刚递给她,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覃烟看到门口站了个陌生的男人,听到祁耀跟他说了声谢谢,那个男人便走了。然后,她看到关上门转身的他手里,多了个东西。

    她在街上被那个男人抢走的包包。

    祁耀把手提包递给她,说:“检查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覃烟一脸不可置信的接了过来,翻看了会儿,然后抬头说:“什么都没有少。”

    “那就好。”

    “谢谢你。”

    “怎么谢?”

    “……”这个……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覃烟拿出来看了眼,是她妈打过来的。

    祁耀把覃烟送到覃家楼下,然后又把她抱了下来,把从路上买的药递给她,嘱咐道:“一个星期不要下床走路,也不要做剧烈运动,饮食注意清淡些。”

    覃烟乖乖点头:“好的。”

    祁耀转身准备走,她慌忙拉住他的袖子,抬眼看着他英俊清冷的侧脸,“那个,我下次请你吃饭。”

    他看着她扯着他袖子的手,白皙纤长,有点怯怯的样子,唇角微微带笑,“来你家吃?”

    “……”他笑了。不过,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

    他的神情很快又恢复如常,“等你脚好了再说。”

    “嗯。”

    覃烟在门口愣了好久,才转身跳着脚上楼。

    ——

    祁耀的车没开多远,成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祁耀接通电话,戴上蓝牙。

    “听阿塞说你今天在大街上英雄救美了,还把人家美女抱回了家。”

    “怎么?”

    “我就想知道那个走运的美女是谁以及你把人家抱回来干嘛去了?”

    “人是覃烟,至于抱回去干嘛,你自己猜。”

    “……我就猜到肯定是我家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覃师妹,我觉得吧,你把她抱……”

    “呵,你家的?”

    “……”成绛啪的挂了电话。

    将手机甩在桌上,成绛松了口气,抬头看到秘书正一摆一扭的抱着份文件走到门口。

    虽然门开着,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抬手意思意思的敲了敲门。

    成绛:“进来吧。”

    秘书走了过来,端起一副自觉如花的笑魇,嗲声嗲气的对他说:“Jayson,这是海外部需要你签字的资料。”

    Jayson是成绛的英文名,公司的人要么叫他总经理,要么叫他英文名。

    成绛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精致的脸,然后笑了起来,说:“放下吧。”

    秘书将文件放在他桌上,“还有,下午和泰安集团关于新区地皮的合作案讨论时间还有十分钟。”

    “嗯。”

    成绛拿起她拿过来的资料看了起来,快速看完,发现没有问题,然后签了字,递给秘书。

    秘书却没有立刻走,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还有事?”

    “Jayson,这个周末……你有空吗?”

    “没有。”

    “……”

    “出去工作吧。”

    秘书一脸失望而不甘的走了出去。

    成绛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冷了下,虽然他留连花丛,但却不代表他会连窝边草都啃,这多少会乱了公司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