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你怎么在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2本章字数:1541字

    急救室红灯一灭,覃烟和覃洛就赶紧跑到门口等待医生出来。

    覃烟:“医生,他的伤势怎么样?”

    医生揭开口罩,说:“病人头部伤口已缝了针,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补血,还会昏迷很久,已脱离危险,估计明天早上才能醒。”

    覃烟:“谢谢医生。”

    护士推着杨胜宇从急救室里出来。覃洛看着他缠了一头的纱布,眼睛又红了起来,嘴唇微微颤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因覃烟在旁边,硬是忍着眼泪没让它流出来。

    覃烟看杨胜宇还在昏迷中,便开车带覃洛去警察局做了笔录,之后又把他送回了家。

    覃洛看到车开到自家家门口,硬是不肯上楼,说是要去医院照顾杨胜宇,被覃烟一句“你知道怎么照顾别人吗?”吼上了楼。

    覃洛的确是不会照顾人的,因是覃家二老老来得子,就给宠出了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病。你让他用电饭煲煲个饭他一定连还要放水都不知道,又谈何奢望他去照顾一个病人?

    覃烟看着病床上还在昏迷中的杨胜宇,叹了口气,拿了保温瓶准备去热水间打热水。

    走出门的时候,她忍不住倒抽了口气。因为今天频繁走出的原因,本来已消了浮肿的脚又肿了起来,现在多走一步,都像扯住了哪根筋似的,胀痛得要命。

    打完热水出来,转弯的时候,不小心和从旁边病房里出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正着。不过力道不大,她只是额头撞上了对方的资料夹痛了一下,而对方的资料夹也只是掉到了地上。

    “抱歉。”覃烟没顾额头上的伤痛,下意识道歉并蹲下身,准备帮对方捡起资料夹。冷不丁听到一抹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

    覃烟抬头,愣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在这家医院工作。

    突然就能体会覃洛说他一急,就什么都忘了的感觉。看来,她也有遗传到这个基因。

    覃烟将资料夹捡起来递给祁耀,不大反问:“那么晚了,你还没下班?”

    祁耀的目光在她手上的保温瓶上停留了几秒,然后又转到她明显站姿不稳的一只脚上,眉头皱了起来,不悦的道:“不是说过你一个星期不能下床走动?”

    覃烟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无奈的说:“我也不想啊,但事事哪有那么顺人心意的?”

    祁耀观察她几秒,确定她除了脚受伤外,没有其他生病迹象,才问:“你有亲人住院?”

    “不是,一个朋友而已。”

    祁耀的脸微微有些沉,“你是别人的保姆吗?怎么谁生病了都要轮你照顾,他们都没家人的吗?”

    覃烟知道他说的他们中,包括上次成绛住院,她来看望的事。不过她那次只是送了一壶排骨汤和一碗中药而已,可没有照顾成绛。

    “不是,他是我弟弟的吉他老师,我没办法联系到他家人,听说都不在T市。更何况他是因为我弟弟才受的伤,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照顾他。”

    祁耀沉默了下,然后问:“他受的什么伤?伤到了哪个部位?”

    覃烟:“伤到了头部,我弟弟说是被匕首伤的。医生已经给他缝了针,说明天早上就会醒。”

    祁耀便没再问杨胜宇的事,改而又回到了她的脚上,“有没有带脚伤的药过来?”

    覃烟愣了下,然后摇头,“过来得比较匆忙,没有带。”

    祁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你先回房吧。”

    “嗯。”

    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祁耀的眉皱得更深了。

    看着她走进某间病房,他抬手揉了揉眉心,转身也走了。

    覃烟回病房没多久,一个小护士过来给她送了几盒药,说是祁医生让她帮忙送的。

    覃烟拿过来看了眼,有两盒跟那天祁耀给她买的一样,有两盒她没见过,不过都是有说明书的,她可不担心不会用。

    心底,瞬间有汪温泉淌过。

    泡了脚擦了药,覃烟便坐在病床边无聊的守着杨胜宇,偶尔给他擦擦干燥的嘴唇,或者用热水给他擦擦手。

    到凌晨的时候,她眼皮打架得实在厉害,熬不住匍匐在病床上睡着了。

    夜里感觉到有些冷,但没过多久又感觉被人抱进了怀里。她睡到迷迷糊糊,加之又感觉到温暖,睡得便更沉了,早上醒来的时候,自己是睡在杨胜宇对面的病床上的。

    覃烟眨了眨眼,愣了好半天都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爬到这张床上来的,唯一能解释的,大概是她昨晚觉得太冷,迷迷糊糊中就当是在自家,然后爬到了这张床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