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你依旧会选择逃避和认输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2本章字数:1530字

     杨胜宇的病情虽然没了什么大碍,但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总是头晕,所以一天会睡个三四次。

    覃烟看着他睡下,趴在床边玩了会手机,看到他朝受伤的脑袋那边翻身,她赶紧伸手把他身子和脑袋掰回来,他睡得很沉,毫无所觉。

    渐渐的覃烟也开始扛不住,趴在床边睡着。

    夜里又感觉到被人抱了起来,她撑着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睛。昏暗的灯光下,略尖的下巴和隐约的轮廓,使她的嘴角不由悄悄勾起一丝笑意。

    她就知道是他。

    覃烟又闭上了眼睛,这次却怎么也睡不着,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她忍不住在他怀里蹭了蹭。

    她明显感觉到他身子一僵,她却没有半分心虚。

    反正,他又不知道她醒了,她做什么他都肯定以为她是睡着了,无意识下做的。

    他将她抱进了怀里后,却并没有急着把她放到病床上,而是……抱着她坐了下来。

    覃烟的心脏忍不住加快了频率跳动起来,感觉到自他身上传来的阵阵暖意和有些过重的力道。

    他抱了她很久,有好几次她都想伸手回抱他,但心知理智的他若知道她醒了,一定会立刻把她放到床上,装作只是把她抱到床上去而已。

    心头的甜蜜上,忽然漫上一层疼痛。

    她知道他从来都是理智冷漠的,她一直看不懂他,看不懂他对她的那些温柔与好是否只是把她当做朋友或者妹妹的对待。看不懂他眼里的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更不知道,没有什么长处的她,是否能走进优秀的他的心里。

    在国外那几年,她曾很有志气的想过要怎样怎样忘了他,怎样怎样当做没认识过他这个人,怎样让自己飞出去的心再收回来,怎样用他无情的那一耳光让自己死心。

    但每当想起他与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每次筑起的名为“放手”的堡垒,就像失了顶梁柱似的,轰然倒塌。

    即使不死心,她却也不敢表白,因为在这场单恋里,她卑微到,觉得他肯定不会喜欢自己,所以她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不知他抱了她多久,他终于将她放到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然后伸手为她拢了拢刘海,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覃烟便立刻睁开了眼睛,看着自窗外投射到天花板上的一抹橘光,眼泪忽的就滚了下来。

    ——分割线——

      成绛生日宴会当晚,覃烟是跟着父亲去参加的。

    虽然和成绛私下有交情,但身为晨日太子爷,他的生日可不是朋友小聚,而相当于商业联谊。

    覃家虽然做的生意不大,但覃父在商业圈里的关系可不少,一进门就跟xx公司的吴总,xx集团的王经理握手交谈了起来。

    覃烟作为覃家大小姐,虽心底觉得这样的应酬无聊,但依旧只能保持着淑女的态度,微笑颔首相陪。

    宴会行到一半,晨日懂事长果然如传闻中说的,将晨日集团全权转交给了成绛,并客套的请今日所有来参加沉降生日庆祝会的上流人士作为人证和以后在生意上,多多照顾和指点成绛这个新家主。

    如此,巴结成绛的人更加热情了起来。

    覃烟看着被围在一圈人中的成绛,发现自己毫无空隙钻进去给他说声生日快乐或祝贺,干脆做罢。转眼,却看到窗边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祁耀今天穿的是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一只手揣着,一只手端着红酒靠在窗边,歪头看着窗外,出神的表情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东西还是在想事情。

    覃烟正准备走过去,一个瘦小的粉红身影却比她更快的走到了他身边。

    而覃烟看着那个半道出来的身影,脊背猛地一僵,手上的饮料差点握不住掉地上,眸底隐隐闪着恨意。

    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她依旧记得被这个女人欺骗和背叛的那种痛。

    那种痛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轻半分,反之更甚,让她痛到成为一种恐惧。

    这种恐惧一直隐隐埋在她心底,让她从此再也不敢深交任何一个朋友。甚至对于别人的真心,都会存有几分怀疑,从心底再也无法全心全意的去相信任何一个新走进她生活中的人。

    耳边是大厅里各种不高也不低的交谈声,明明每道声音都能很分明的分清,但覃烟却什么声音都听不清。

    有人从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成绛也正看着不远处的二人,在她耳边轻声问:“这次,你依旧会选择逃避和认输吗?”

    覃烟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