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那杯是我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2本章字数:1509字

    覃烟内心烦躁,很想问他是谁?但最终忍耐,勉强牵起一丝笑容:“抱歉,我不太会跳舞。”

    男人忽然神秘一笑,“没事,我的任务主要是请覃小姐跳舞,至于跳得好不好,都没关系的。”

    覃烟看着他的表情,然后明白了过来,他请她跳舞,不过只是商业上需要的一种搭桥关系而已,她犹豫了一下,将手伸了出去。

    刚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却看到祁耀沉着脸朝她走了过来,他身后还吊着根名为白歆卉的尾巴。

    覃烟朝他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准备跟着儒雅男人走开,祁耀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腕,“你脚好了?”

    覃烟一愣,“一个星期前就好了。”

    “半个月之类还不能做剧烈运动。”

    “只是跳舞的话……”

    “最好别跳舞,如果你不希望自己成为跛子的话。”

    “……”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覃烟低头看了看脚上的高跟鞋,或许一支舞下来,她的脚真的会旧病复发?

    毕竟他是医生,说的话都是有根据的吧。

    衡量了一番,转头犹豫的看向儒雅男人,后者倒是挺大方,并不介意,反倒十分歉然,“抱歉,我不知道你脚受了伤,既然不方便,我下次再邀请你跳舞。”

    覃烟歉意的笑笑。

    她的手还放在儒雅男人手里,祁耀眯了下眼,瞥了那男人一眼。

    儒雅男人似有所觉,迎上他的目光,只觉冰冷凛冽,不由脊背一僵,后知后觉的放开了覃烟的手。

    男人之间,一个眼神,足矣说明一切。

    儒雅男人走开后,覃烟便转头看向祁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祁耀也看着她,眸色幽深,难辨其意,握着她手腕的手却还没放开。

    “烟烟,既然你脚受伤了还是不要太多走动的好,坐下休息吧。”旁边的白歆卉突然在此时开口,话里之意,不掩关心。

    覃烟瞥她一眼,淡淡的说:“多谢白小姐关心,不过我不太习惯陌生人叫我小名,请叫我覃小姐或者覃烟。”

    “烟烟……”

    覃烟转开头不再理她。眼角余光却观察着祁耀的脸色,见他转头对白歆卉说:“你先去找成师兄吧。”

    白歆卉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看祁耀,又怯怯的看了覃烟一眼,然后乖乖朝祁耀一笑,“那我待会儿再来找耀哥哥。”

    祁耀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嗯。”

    白歆卉又朝覃烟道:“我先过去了。”

    覃烟面无表情。

    白歆卉一转身,脸上的笑容渐渐冷却,朝成绛所在的那边走去。

    祁耀拉着覃烟坐在之前她坐的沙发上,突然问:“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覃烟:“我也不认识。”

    祁耀的眉头又皱了皱,心说:不认识你也敢跟他跳舞。

    他不说话了,覃烟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舞池里的人跳舞,其中有一对是成绛和白歆卉。

    覃烟端起之前没吃完的糕点,继续吃了起来,看了看旁边的祁耀,犹豫的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祁耀转头,看到她手里端着的糕点,然后说:“我要吃那个绿色的。”

    覃烟问的时候,只是抱着客套的心思问而已,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吃,愣了下,然后挑起绿豆糕递过去,他就着她手吃下,嚼了几口咽下,眉头皱了皱。

    大概是嫌甜,他又拿起桌上的红酒喝了一口。

    而覃烟看着他手上高脚杯,足足怔了一分钟,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说:“那杯是我的……”

    祁耀看了手里的红酒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然后淡定的将酒放回原处,“还你。”

    “……”

    手收回来,又说了句,“小气。”

    “……”不是这个原因好嘛?

    覃烟想了想,反正初吻都被他……算了。

    ——分割——

    覃烟下班照列去接覃洛,正赶上他们还在练习曲子,便坐一边等候。

    杨胜宇出院不久,脸上还能看到几处淤青,最显眼的,还是为了给他头部缝针,而被剪掉的那处头发。

    这世上最差劲的理发师,怕也只有医院的剃发师了。

    两人练习完,朝覃烟的方向看来,覃烟走过去,问杨胜宇,“杨老师的伤势怎么样了?”

    杨胜宇比她大两岁,性格却比她这个女生还要缅甸,说话时总是显得很不好意思一样,挠着头说:“要谢谢你在医院的照顾,已经好很多了。”

    “你是为了救我弟弟才受的伤,照顾你是应该的,不过,你头上的伤疤怕是……”会永远的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