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3本章字数:1525字

    覃洛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口渴,爬起来喝了点葡萄酒而导致今天一直在拉肚子,在警察局指证完了那几个混混,覃烟就让他先回去了。

    张律师是覃烟爸爸的朋友,所以这次的忙,他是出于友情才过来的,并不收钱,所以出于礼数,从警察局出来后,覃烟难免要请人家吃顿饭表示谢意。

    三人从酒店里出来,已是晚上了。覃烟和杨胜宇告别张律师,杨胜宇问覃烟还有没有其他事,覃烟想起自己笔记本电脑送了覃洛,家里的那台台式经常卡,便想去买台笔记本电脑。

    晚上一个女生一个人到处走动,杨胜宇自是不放心的,所以便以消食为由,陪她到商场买电脑。

    买完了笔记本电脑,两人回了吉他训练班,覃烟将自己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正准备跟杨胜宇道别,他却说送她回去。

    覃烟笑了笑说:“不用,我开车十几分钟就到家了,难不成十几分钟的时间,我还能发生什么大事?”

    杨胜宇却很坚持,并且理由还很充分,“街头混混最是难缠,今天他们虽答应赔钱,也表示了歉意,但多少没诚意,难免不会想着报复,你今天以覃洛姐姐的身份在他们面前露了面,若他们起了歹心……。”

    他说得有理有据,覃烟也心知他是一片好心,便没再推辞,她的车开在前面,杨胜宇的车紧紧的跟在后面。

    祁耀靠在驾驶座的窗边,目光淡淡的盯着街道上,一只正在垃圾堆里翻东西吃的黑色流浪狗看。

    路灯的光线透过挡风玻璃映照出他大半张脸,英俊出色的脸上,一派冷淡默然。

    此处属于私人住宅区,所以除了偶尔跑步路过的一两个人或者小区住户,根本不会有其他的车辆经过这条路。

    突然有车声由远而近的传来,他默然了几个小时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本没带多大希望,以为又是一辆陌生的车,但转眸看到那辆熟悉的白色君威,眸底却闪过一丝欣喜。

    那辆君威并没有立刻转车进小区,而是在离他十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祁耀一愣,以为是她发现了他的车,正犹豫要不要下车,却看到在君威后面还有一辆车。

    一个窈窕的身影从君威上走了下来,后面的车里走下来一个挺拔的身影,祁耀目光咻的一冷。

    覃烟走到杨胜宇面前,笑着说:“上楼坐会儿再走吧。”

    杨胜宇说:“不了,我回去还要准备一些事,后天就是公益活动的时间了。”

    “那好吧,那你路上小心点。”

    “嗯,不早了,你上去早点睡。”

    “晚安。”

    “晚安。”

    覃烟目送杨胜宇的车开远,刚转身准备回车上,一道灯光突然打在她脸上,覃烟下意识伸手挡眼,听到一阵车声向她驶来。

    眯起眼睛看了眼,瞳孔瞬间睁大,打着远照灯的车正朝她快速驶来,覃烟被吓得不轻,眼看已来不及跑开,她僵硬着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到车头的角边,措不及防摔到地上。

    极速弛来的车突然停下,远照灯还在开着,覃烟看不清驾驶座上的人,眼睛被刺痛,伸手再次挡住眼睛,心底一片惊恐冰凉。

    那辆车只在她面前停了一分钟,便重新启动,倒车,然后从她旁边开走了。

    覃烟转头看着开远的黑色Panamera,等心悸平复,才从地上站起来,抬起左手,掌心一片血红,一块带血的玻璃碎片静静的扎在掌心中。

    覃烟面无表情的眨了下眼,却眨下了两滴眼泪,但她却不知自己是因为掌心的疼痛而流的泪,还是……他的车刚才就差半米多的距离就能撞上她。

    覃烟失魂落魄的慢慢走上楼,掌心的血不断的溢出,滴了一路。

    回到家的时候,覃妈正坐沙发上用红色的毛线勾拖鞋,听到动静,瞥她一眼,“回来了?”

    覃烟轻轻“嗯”了一声。

    覃母听出她声音里的低落,转头重新看她,却看到地板上鲜红的液体,手上的钩针一抖,毛线被勾出了老长。

    顾不得收线,她将勾到一半的底随意扔在沙发上,跑过去,担忧的问:“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覃烟抬起受伤的手,眼泪终于再忍不住的又啪啪掉了下来,哽咽着说:“妈,我痛。”

    覃母看着她血肉模糊的掌心,心疼得眼睛都红了,转头焦急的朝楼上喊:“国隆,快下来!”

    覃国隆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眼楼下情绪不对的母女俩,一边下楼,一边问:“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