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酒后多忘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2905字

    “叶……”白皙男人的瞳孔无限的放大,显然他是认识眼前这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西装的纽扣解开着几颗,领带也系的很随意,看着有点不羁,眉宇间却紧锁着,叫人不寒而栗,他惊讶的把话噎在了嗓子里半晌吐不出来,最后才用强装淡定的声音说道,“我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叶云霄根本就没有叫这个男人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他没时间在这里和这人白白耗着,因为身后的林依雪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他知道药效完全上来了,如果不把人带走怕是得当场难堪。

    至于今晚的酒局和社交,他全然抛在了脑后。

    “我……”男人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得罪盛景,尤其是盛景背后的那位太子爷,所以只能看着叶云霄把人从自己的面前带走。他下的局被别人无偿占有,堵着一口气也只能发泄到酒保的身上,“你出的什么馊主意!”他坐回到吧台前忿忿的说道,恨不得把手里的杯子直接摔了。

    “没得手?没道理啊,林依雪有酒就是娘的,没道理会发现你给她下药啊!”酒保环顾着酒吧四周,一切还是和刚才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林依雪已经不知去向了。

    叶云霄把依雪从酒吧拖了出来,她的理智尚存却已经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连去宾馆的这点时间都忍耐不住,刚刚被叶云霄扔到自己副驾驶的位置上,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揽住了他的脖颈,脱去了自己的上衣。

    他不算是正人君子,却自诩在女人这件事情上有着过人的克制力,曾经多少客户为了和他建立关系把脸蛋能倾国倾城的女人包好放在他的床上,都不见他有丝毫的动容,即便身体有了反应,仍旧能靠意志压抑这种原始的冲动。

    只是面对林依雪,这重心里防线彻底的崩塌了,最初他只想把她带走,现在却想要成为她的解药,这种渴望在心中压抑了七年,他终于还是放倒了副驾驶的座椅,将她挽在自己的怀中。

    依雪的心和身体之间的矛盾,叫她无比的焦灼。她不愿意委身于人的唯一原因就是,她担心这样的痛会叫她上瘾,就如同当初迷恋抽烟的感觉一样。她不想和别人的世界发生交集,更讨厌去应付和虚与委蛇。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残存的理智被欲望褫夺,衣服尽数扔在后排的座椅上,肌肤之间已经没有一点间隙。

    这种久久的渴望让彼此都找到了一个倾泻的途径,一个是隐忍了七年的爱情,一个是喝下的欲望之酒。因为有太多年身体不熟悉这种感觉了,依雪无法承受,即便是在药效的控制下,还是疼痛的难以自己。这种疼痛的记忆把她带回了第一次时的场景,眼泪顺着脸颊就蓦地留了下来,她松开了咬住叶云霄的牙,重重的躺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手轻轻的抓着叶云霄的胳膊,口中很轻很轻的唤了一声,“云霄……”

    叶云霄的心一下子就彻底的软了,胸前一片冰凉的液体叫他觉得心被抓的难受,几乎要令自己喘不上气来。他停下了全部的动作,离开了她的身体,只是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不停的颤抖,和七年前不同的是,她瘦了,瘦的简直不像话。

    没能尽兴,就已经结束。

    这居然是七年后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叶云霄觉得这荒唐到了极致,他侧过身穿上自己的衣服,没能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在依雪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就像是对最亲密的爱人在说晚安。然后拿起她的衣服给她穿好,放好了副驾驶的位置,系好安全带,这辆大红色的路虎就从“地狱之门”的停车场开了出去。

    常年的夜场生活叫林依雪看起来苍白的就像是一张纸。她虽然阖上了眼睛,睫毛却还在颤抖,叶云霄知道他并没有彻底睡着,忽然有些懊恼刚才的冲动。他一向以冷静、心狠、心思缜密而著称,在国内虽然大多数人都是看在罗成的面子上和盛景寻求合作,但是在国外,叶云霄三个字就足够震慑一个行业了。

    盛景有一个外人完全不知道的部门,专门做融资与收购案,吞并了不少大型的电子产业公司和软件互联网的龙头企业,一个晚了市场行情这么多年的新兴产业公司,凭借着这样的手段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垄断托拉斯,可以堪称是业界的神话。

    而负责融资与收购的,便是这位盛景公司的总裁——叶云霄。

    至于副总裁罗成,加入盛景的时间实在不能算是很长,因为这个职位,叶云霄一个人力劝股东会十二位成员,从只有一票赞同变成十三票全体通过罗成的任用也就是近两年的事情。这是叶云霄在为进驻中国市场做出的先期准备,他原本的目标就不仅仅是开一家公司这么简单。

    车开到宾馆的时候,依雪的呼吸已经很均匀了,这一晚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她现在身体的承受能力,常年的酗酒不但毁了她的嗓音也同样毁了她原本健康的身体。叶云霄把她从车上抱下来——她轻的难以想象。这家宾馆坐落于洛城的城郊,因为身份的关系,城中人多口杂,叶云霄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未婚妻唐佑茗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有着怎样的心情。把依雪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叶云霄就转身进了洗漱间重新梳洗一遍,他必须得回家,不管多晚,唐佑茗一定会等他回去才睡。

    唐佑茗与叶云霄,是大家公认的一对郎才女貌,尽管还没有结婚,但是每个人都已经把他们看成了一对夫妻。只是对于婚期,叶云霄不停的在往后延,这件事情的原因没有人知道——除了罗成。

    “你到底想做什么?”第二天一早罗成就冲进了叶云霄的办公室看着他质问道,“昨天你忽然带着林依雪从酒吧离开,有没有想过唐佑茗听到这件事情的心情。”

    “你不说,没有人会嚼这个舌根!”叶云霄看着电脑屏幕,正在整理最近几家值得他出手的公司资料,语气有点冰冷的说道,罗成这番话像是一个威胁,而他最讨厌的就是威胁!

    “你还爱她?”罗成问道。

    “和你无关!”叶云霄很简短的答道,他很清楚他还爱林依雪,这种爱没有必要对任何人解释。

    “我只是想提醒你,你根本就不可能给她一个未来,她也没有对不起你,你放过她吧!”罗成说道。

    “放过?”叶云霄冷笑一声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抬头看着罗成反问道,“当初为什么他们林家没有想过要放过我?现在叫我放过她,凭什么?”

    “她已经被她哥哥从家里赶出来了,林家不也一样没有放过她吗,你还想叫她怎么样?”罗成压低声音有些歇斯底里的问道。

    “你在为我的女人打抱不平?”叶云霄用冰冷的语气说罢,又低下头去继续查找文件,“她一天是我的女人,就一辈子撕不下这个标签!”

    罗成知道叶云霄下定决心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他和林依雪之间没有交情,但是自己和叶云霄却是多年的同学,几乎见证了他一路走到今天,沉默了良久,罗成转过身走到门口又顿住了身形,“你知不知道,她找了你四年。”

    “从一开始就选择背叛,即便是找了我七年又如何?”叶云霄很冷静的说道,好像一颗心真的再也没有办法被融化了,七年前,那场车祸叫他彻底的看透了人与人之间的虚情假意,这七年来,除了身边的唐佑茗他尽兴呵护,再也没有对任何人付出过真心。

    真心,太廉价了。

    太阳大亮的时候,依雪慢慢的睁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环顾了一圈宾馆四周的环境,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拿被子捂着胸口,昨晚的激情一点点的跃进了自己的脑海,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那种暧昧和潮热的气氛是无法磨灭的,更加叫她懊恼的原因是身上还没完全退去的感觉似乎很享受昨晚的过程。

    房间安静的有些可怕,她知道这个始作俑者已经离开了,这样至少避免了她可能会杀人的尴尬,依雪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穿好衣服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宾馆,她得回去,必须得回到酒吧去,现在,她最需要的是一杯高纯度的伏特加,那种被酒精麻痹的感觉能叫她暂时的忘记这件事情,至少今天她可以不用面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