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他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2771字

    依雪的手伸到了酒架上,纤细的手指在几瓶酒前面不停的转悠,没有选定要把哪一瓶从酒吧的酒架上拿下来喝。她的眼神下意识的在寻找杯子朝四周瞥了一眼,这手就顿在了空中,再也拿不动架子上的酒瓶了。

    吧台上放着一本杂志,封面赫然写着六个大字——盛景公司专访,用来做封面的则是叶云霄那张严肃和俊朗的脸,七年不见,他又成熟了不少,眉宇间的气质已经完全不同于七年之前。她的脸上不自觉地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叶云霄青出于蓝,终于胜于蓝了。

    盛景公司的大名,即便是日日把自己埋葬在酒吧的依雪,还是能从客人的嘴里三不五时的听到些新闻,她也曾经是这座城市里最大企业的千金,这里面的门道,多少不至于雾里看花,偶尔一闪而过的灵光会叫她好奇一下这位盛景公司的总裁是何方神圣,现在看见了其人,却不知道想些什么合适?

    依雪的脸色转而变得有些惨白,不知道该不该把这本杂志翻开看看?

    “第一次出台?”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依雪放在酒瓶子上的手触电般的抽了回来,有些最贼心虚的看着老板讪讪的笑道,“我没有想要偷酒喝,”说罢就擦身从老板的身边过去,却被老板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依雪转过脸,想起什么似的,用另一只胳膊够到了那本杂志,“我只是来拿杂志的。”

    老板用很严肃的表情略带着点笑意说道,“想喝酒,要多少我也供得起,只看你是不是值这个价码。”说罢看着依雪手中的杂志,他松开了抓住她的手,虽然不知道叶云霄到底看上了林依雪什么,他绝对不会想试试看得罪叶云霄的下场。

    “离开酒吧,我支付你三个月的薪水,现在就走!”前一秒还在微笑的老板,后一秒就用无可辩驳的声音对林依雪说道,这不是在商量,是专程来通知她一声的,依雪看着老板有些不解,“为什么?因为我不值这个价码?”

    “因为我是老板!”老板看着依雪一字一顿的说道,这就是天大的理由了。

    依雪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拿起那本杂志从老板的面前穿过大堂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老板忽然说道,“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你还年轻。”

    “谢谢。”林依雪简单的答道。

    外面的太阳已经开始耀眼了——虽然前厅还是有些晦暗。管账的妇女交给了林依雪一个很厚的信封,她掂了掂,怕是不只三个月的薪水,她挑了挑眉似乎对自己的价码还算是满意,转身离开了这家栖身将近三年的地方。

    至于行李,她从来没有这种东西。

    洛城的城东是夜店的汇聚地,走出前面那条街就走上了这片比较有名的红灯区和声色场所,名义上是酒吧,基本上就是男人把妹或者招妓的地方。这一带白天就像是一座死城,大多数酒吧的装修风格不会像地狱之门这么别出心裁的低调,但是也不至于显出一派富丽堂皇,有点像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的感觉,只是非得等到晚上霓虹开启,才能体会。

    依雪走在大街上,发现这里的白天安静的有点令人恐惧。

    以前她做过的几家酒吧她还有点印象,太长时间不在外面走动,找路就费了她很大的劲儿,昨晚从那个宾馆回来,已经耗尽了她大部分的力气,后来在床上的辗转难眠耗了她剩余的那点,此刻只能有气无力的在街边晃悠。

    依雪拍了拍临街一扇木质的大门,门缝大的能清晰看见里面的场景,虽然规模比不上地狱之门,但是这边的酒吧却更缺人,驻唱的女歌手也十分紧俏,有张脸蛋有点身材的话,唱歌什么水平就完全不重要了,来这里的、没人听歌。

    “谁啊?”这家的老板带着慵懒的声音问道,打着哈欠拖着拖鞋从内屋走出来,“这么早,哪有酒吧开业的?你知不知道规矩?”他一开门就破口大骂,看清了来人脸上的表情才阴转晴,“哟,这不是林依雪吗?哪阵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老板,这儿缺人吗?”依雪看着老板问道。

    “缺……”老板的话到嘴边,又转了一圈折了回去,“哎呀,你看你来得不巧了,昨天有几个新来的妞儿把位置填满……”老板的话还没说完,依雪就给他留了一个背影,她今晚之前就得找到合适的地方。

    一连走了几家之后,依雪就发现事情不太对了,每家的老板都是用相同的理由拒绝她,这一带的酒吧一向非常的缺人,她的名气在这一带又一向颇高,没道理屡屡遭遇闭门羹的待遇。

    依雪坐在了一级台阶上,喘了口气,觉得有点累了,太阳从东面挪到了正当中,春天虽不算太热,但是太阳直射的地方还是有点毒辣!依雪仰起头,皱着眉,举起了手中的杂志遮挡一下,她又看见了叶云霄那张刺人的笑脸,神情有那么一瞬的恍惚。

    依雪放下杂志站起来,她需要一个能够睡觉的地方,因为实在太累了。

    又去了一家酒吧,老板出门看见依雪客套了几句,说到工作的问题,又是相同的借口。依雪一手撑住了门,斜倚在门框上,“老板,我从地狱之门往外走,去了十三家酒吧,你们都告诉我昨天来了几个姑娘,现在没我的位置了,请问,昨天这里到底来了多少新手?有地方地震、还是海啸、或者说是局部战争?全世界的姑娘都跑到这里来卖身吗?”

    “真不是,我这儿其实不缺人有一阵了,最近我们这里都不缺人,你从来不从地狱之门出来,对我们外面的行情不太了解,而且好几家都把唱歌的台子给取消了,现在的人都喜欢直来直去的,我们比不了地狱之门,确实没法供着您,您另找下家吧,也别为难我们成不?”老板很低三下四的说,叫依雪只能抿了抿嘴,从门边推了下来,站在了门外,老板赶紧把门拉上,只留给依雪一个紧闭的门脸。

    依雪退了两步,猜测今天是不可能找得到工作的,可又不死心,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点蹊跷,三步并作两步直接绕到了刚才那家酒吧的后院,老板这会儿正在打电话,“喂,叶总,我们见到林小姐了……”他正在给人汇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好事儿,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这边就谄媚的说道,“是是是,我们已经拒绝了她来我们这里工作,叶总您放心,您吩咐的事情我们肯定都办到!”

    叶总?依雪的心中在思忖着这位叶总是何许人也,她捏着的那本杂志上,叶云霄不易察觉的微笑刺痛了她的眼睛。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依雪靠着后院的墙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保持直立的姿势,她忽然有点欣喜若狂,自己在“地狱之门”隐藏了三年,无论是林家的人还是当年身边的那些朋友,没有一个能找到她。

    而叶云霄一回来,就那么准确的从人群中盯死了她,甚至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逼得依雪只能向前——这个世界上最熟悉她个性的还是只有叶云霄一个人。

    杂志这篇盛景专访从七年前开始写起,从叶云霄到罗成,事无巨细,报道的十分详细,只是七年前的事情连一笔带过的篇章都省略了,依雪蹲在地上接着两面的高墙阻挡着刺眼的阳光,翻看着手中的杂志,纤细苍白的手指每翻过一页,她的身体就颤抖一分。

    “好一个罗成!”依雪一字一顿的说道,深深的吸了口气,七年前叶云霄失踪,林依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他这位美国同学来打探,得到的回应就是他也无能为力。三年前依雪被自己的哥哥从家里赶了出来,分无分文的她彻底的放弃了寻找叶云霄这件事情,却没想到三年后,在这样的环境中,她还能再见到他。

    欣喜十分的短暂,杂志再翻过一篇,依雪的脸色就彻底的阴沉了下去,再也不为叶云霄能够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而高兴了,甚至带着些恶毒的想法——他怎么不直接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