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比我懂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2533字

    翻过前面的创业篇,接着的就是私生活,这本杂志花了不小的篇章介绍叶云霄身后的这位女人,盛景的行政总监唐佑茗——长了一副白莲花的圣洁模样,叫依雪怎么看都觉得不舒心,唐佑茗七年前出现在叶云霄的生活里,帮助他打理好公司的一切后勤,叫他在杀出一条创业血路的时候后顾无忧。

    七年前……依雪十分的清楚这些媒体报道的套路,眼下洛城正在力捧盛景,只能报道写好的。就算是有人知道叶云霄七年前是诺华集团董事长千金的未婚夫,只怕也不敢驳省委书记的面子,只能把这个消息压下去。

    所以,杂志里的唐佑茗出现在七年前,那么事实上,她出现在什么时候也就无从考证、不得而知了。她真是低估了叶云霄,根本从一开始到她身边,让她爱上他就是他早已经规划好的一出戏,唐佑茗是他叶云霄背后的女人,那她算什么?

    依雪的心一横就把杂志撕扯的四零八落,抬手一扬,纸片在狭窄的弄堂了飞了起来,她站起身拍了拍手走了出去。依雪从弄堂中走了出来,叶云霄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她必须想一个能够前进,却不需要和他正面相撞的去向。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便躲得过的。

    早晨叶云霄就接到了宾馆打来的电话,说他昨晚带去的女人今天一早就离开了,放下电话,他就给地狱之门的老板拨了过去,要求洛城城东的所有酒吧都不再雇佣林依雪。谁也不想得罪盛景,所以都应下了这个吩咐。听到最后一位老板的汇报,叶云霄的人已经到了洛城城东。

    刺耳的刹车声响彻了白天空旷的街道,一辆鲜红色的路虎停在了依雪的面前,几乎是擦着她的身子急转过来的,依雪退了一步,花了几秒钟才站稳,眯起眼睛从摇下来的车窗看了进去,压制住刚才剧烈变化的情绪,用尽可能无所谓的态度问道,“你怎么还没死?”

    “你好像很希望我赶紧去死!”叶云霄面上是调侃的笑道,但是这一刻他的心就彻底的死了,原本还能因着对林依雪的爱意,给她一个选择。也许就像是罗成说的,她已经被林家赶了出来,也许他不该把仇恨的矛头指向她。

    可是这一刻,他改变主意了。

    “算是吧!”依雪点了点头,她曾是多么的希望看见叶云霄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却从未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现在?现在她倒是宁可他早就死了。

    叶云霄握着方向盘的手攥紧了一些,上面沁着一丝的冷汗,竭力保持着冷静,“上车!”

    依雪拉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别过头找到安全带给自己拉上,因为春天的风沙有些大,她又顺手把车窗摇了上来,然后沉默的看着前方,她不拒绝他的邀请,却用沉默来告诉他,她的态度!

    一路的沉默无语用一个急刹来收了尾,依雪猛地向前冲了一下,叶云霄松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熄了火,“下车!”

    依雪也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拉开了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跟着叶云霄走进了一家他们曾经常来的西餐厅,坐在位置上,叶云霄吩咐侍者去把之前存在这里的那瓶红酒打开,是依雪喜欢的白马庄98年的藏品。

    “我不喝酒!”依雪说道,看着窗外的风景。

    叶云霄看了看她,还是叫侍者去取酒了,“那就看着我喝吧!”他说罢翻看着菜单,问道,“凯撒沙拉,还是金枪鱼?”

    “都没兴趣!”依雪说道。

    “菲力牛排还是香草羊排?”叶云霄继续翻看着菜单,神情倒是镇定自若,丝毫没有因为林依雪的不给面子而有所愠色。

    “不饿!”依雪说道。

    “甜品呢?鸡蛋布丁还是芝士蛋糕?”叶云霄合上菜单看着依雪,依雪摇了摇头,“不喜欢。”

    事实上,叶云霄点的每一道菜都是当年林依雪爱吃的,只是他记得越清楚,对于林依雪来说越像是一种讽刺,七年过去了,桃花依旧物是人非,没有人会站在原地一尘不动。就像是当年酷爱白马庄藏酒的林依雪,现在只喝得惯用浓烈刺鼻的伏特加调出来的Martini一样,比起牛排和蛋糕,她还是更喜欢酒吧里提供的简餐和爆米花。

    “刚才说的各上一份!”叶云霄看着侍者说道,侍应生点了点头拿着菜单退了下去,有点眼色都看得出这是情侣吵架了,不过有点见识的大概都觉得这是传说中的叶总和他见不得人的情妇在吵架,大概就是小三转正的剧情吧,他们见得多了。

    全洛城只要是关心一下商界的人,都知道叶云霄和唐佑茗之间纯真美好的爱情故事。

    只有林依雪恨不得给这段故事啐上一口唾沫,这就是她能够表达愤怒的全部手段了。

    “不想吃就看着,”叶云霄看着依雪说道,“我饿了。”

    “有事情就麻烦快点说,我不是叶总,夜里没有温香软玉的归宿,我还得考虑被你堵死了我所有退路的情况下,怎么在不忍冻挨饿的情况下,安安稳稳的度过今晚!”依雪看着叶云霄说道,至少证明了酒精还没有叫她失去思考的能力。

    叶云霄起开了那瓶拿上来的红酒,说是存在这里的,其实是一瓶全新的98年白马庄藏品,那一年出产的红酒算是罕见的完美。酒倒在醒酒器中,无论是色泽还是散发出的果香气息都标识着这是上乘的佳酿。

    只是叶云霄找错了知己,也许去找那位唐佑茗就不错——依雪看着浓郁的红色这么想着,她承认,她嫉妒、吃醋,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你爱的人并不爱你更冷人没面子的。

    如果非要说一件,那就是:这个人不但不爱你,还假装曾经很爱你。

    “你倒是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堪,”叶云霄说道,“我还以为酗酒这件事情叫你的大脑已经彻底的停止运转了。”他确实有一点没想到,林依雪在断绝了所有人脉的前提下,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所有酒吧都拒绝用她的原因是他在后面下了封杀令。

    “我也很意外。”依雪拿起桌上的白开水说道,她有点饿了。如果不是恰好听见了酒吧的老板这么说,她想她大概是不会猜到这件事情和叶云霄之间还有这种关联。

    叶云霄用食指和中指夹了一张名片出来递到依雪的面前,“我的名片。”

    依雪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什么意思?为了证明你有多成功,我有多失败?”

    “知道自己失败,还不算是太失败。”叶云霄冷笑了一声,很平静的说道,菜还没有上来、酒还没有醒好,除了面对面说着伤人的话,他们也没有别的事情好做,“我需要一个助理。”

    “找我?”依雪看着叶云霄问道。

    “是!”叶云霄点了点头。

    “你就这么自信,你和林煜楠斗,我会帮你?”依雪玩味的笑了笑,坐直了身子,靠近了桌子也就更加的靠近了叶云霄,“叶总,就算我去要饭,也不至于要到你家的门口,你放一万个心!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穷人事忙,没时间听你讲笑话。”她站起身转身就走。

    他没有拦住她,拿起桌上的醒酒器在依雪面前的杯子里到了一杯,然后才倒给自己,看着依雪走出两步之后忽然说道,“七年不见,你的床上功夫见长!看来韩夜比我会调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