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仇恨是否值得?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2687字

    夜浓露重,微风习习。

    酒店房间的窗户还大敞着,依雪就这么趴在床上一阵阵的哆嗦,她把脸埋在了床上,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做什么好?脑海中满上刚才的场景,她总觉得叶云霄在恨她,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也觉得叶云霄好像还爱她,却不懂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依雪觉得很累,把头深深的埋在枕头下面。从叶云霄离开到现在,她的脑子和过电影一般的闪现很多内容——从过去到现在,却丝毫整理不出一个叶云霄要这么对自己的理由。杀死母亲凶手的资料也在她的面前,近在咫尺、唾手可得,但是她却没有勇气打开。

    她害怕面对,害怕自己非得回到过去的生活中去不可。所以她强迫自己闭起眼睛去睡觉,只是不借助酒精的力量,再困也难以入睡。不过现在,她一点喝酒的心情都没有,三年来,这是第一次。好像被自己的哥哥赶出林家的时候,她都没有觉得心情糟糕成这样,如今却轻易的被叶云霄践踏的体无完肤。

    他现在在哪里?依雪趴在床上忍不住的去想,也不断的提醒自己,他有他的温香软玉。

    叶云霄回家的时候,唐佑茗正坐在桌子前看着书,是一本关于法律的书,最近公司在裁员,作为行政总监的她必须要知道这些。听见开门的声音,唐佑茗合上了手里的书,站起身走到过道上看着进门的叶云霄问道,“怎么这么晚?”

    “下班的时候有点事情还没处理。”叶云霄低着头一面换鞋子一面说。

    “还以为你不回来吃饭了呢!”唐佑茗看着叶云霄走上前去,接过他的衣服和包,挂好放起来却站在衣架前,然后打量了他很久,“你换了一身衣服?”

    “恩,早上穿出去的那身弄脏了。”叶云霄点了点头。

    “没见你回来过啊?”唐佑茗转过身回到餐桌前问道,事实上她很信任叶云霄,因为这七年的相处告诉她,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担心的。

    “恩!在办公室准备着。”叶云霄点了点头,“因为可能随时有状况发生。”

    “哦!”唐佑茗坐了下来,帮叶云霄盛好了饭,“菜可能有点凉了,我去热一热?”

    “不用了,”叶云霄拉住唐佑茗的手,“不是说过不用等我吗?下次你先吃吧,我有的时候安排不了自己的时间。”

    “我也在看书,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唐佑茗笑了笑,“下午看你没在公司,还在处理公司那片地的问题?”

    “恩,程序有点复杂。”叶云霄点了点头,“最近招一批人进来吧,应该很快就用得到了。”

    “哪方面?”唐佑茗问道。

    “所有,每个部门都缺人手。”叶云霄说道,既然打算在洛城开办公司,就得大规模的进行招聘,暂时叶云霄还没有打算放弃美国部门,把原先的员工移植到中国来。

    “你的助理缺了有一段时间了,我最近帮你留意一下。”唐佑茗说道,最近叶云霄对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叫她有些心疼。

    “不用了,”叶云霄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这个人选我有想法,你不用管了,其他的职位招聘好就行。把几个职位高的先挂出去,工资无所谓,往高开!”

    “知道了。”唐佑茗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有点不太明白叶云霄这个助理的职位到底是给谁留着?不过转念,她就不再想了,叶云霄已经吃完了饭,唐佑茗站起身把碗筷都收拾好,拿去厨房开始洗,这的确是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女人,叶云霄看着她的身影有点心疼,手微微的握了起来,却发现再心疼他都发现自己无法把恨转嫁在林依雪的身上。

    此刻的林依雪已经在床上足足酝酿了五个小时,还是清醒的睁着眼睛,越发的头疼。不耐烦的一个翻身站到了地上,却没有想到双腿如此酸软,差点跪倒在床边,依雪皱了皱眉头扶住了墙壁,走过去把窗户关上,又把空调打开,总算是觉察到一丝的暖意。

    也许现在出去买一瓶伏特加灌下去,就能立刻进入梦乡。

    只是这一晚,林依雪不太想这么做,她拿起被叶云霄丢在床上的文件夹和银行卡走到书桌前,“这算什么?”她拿着卡在面前扇着风,轻轻的哼了一声,把卡丢在了桌子上。转而看着手里的档案袋,上面的棉线绕的很好,依雪犹豫了很久才慢慢的拆开,袋口已经敞在自己面前,里面有些泛黄的几张纸就在依雪的视线之内,只是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把文件取出来,就好像这里面放的是重逾千斤的石头。

    第二天一早,叶云霄来了宾馆,依雪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头靠着墙睡着,手里攥着档案袋,文件还在里面没有被拿出来。在出门之前,叶云霄给自己暗示了无数次这是要去上班,无论如何不能折到这里来,最后却压抑不住想见依雪的冲动把车开了过来。

    他没有想到依雪还没有看这份文件,他忽略了眼前的林依雪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她了,心疼叫叶云霄不由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依雪的脸颊。

    林依雪在睡梦中一个激灵,头磕到了墙上,转醒了过来,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叶云霄的手朝着自己伸了过来,“叶云霄?”她轻声的唤着,就像是回到了过去的某段时间,然后才猛然觉悟过来从椅子上跳下来,攥紧了手里的档案袋问道,“你怎么来了?”她怒目圆睁、满脸写满了警惕。

    “本来是想看看你的决定。”叶云霄问道。

    “什么决定?”依雪警觉的看着他,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过现在看来,你连面对你母亲死亡真相的勇气都没有,既然没有勇气,那就听我说吧!”叶云霄看着依雪说道,语气十分的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当年杀死你母亲的凶手不是别人,就是你和你哥的后妈、现在你们林家诺华集团的董事长蓝月,因为你母亲的存在挡住了她的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男人,这不是交集,是你死我亡的殊死战!”

    “你想说什么!”依雪把手里的文件扔到了叶云霄的胸前,想要借此挡住朝自己一步一步靠近的叶云霄,她不停的后退,终于站到了墙角手背在身后慌乱的摩挲着墙壁,大脑也如同她的行为一样没有头绪。

    “我只是告诉你事实!”叶云霄说道,玩味的看着依雪,上下打量着只穿了一身浴袍的她,依雪下意识的裹紧了这一身衣服,好像在他的面前她全身上下就是赤裸的一般——不管上面穿了什么。

    “你走!”依雪指着门外说道。

    “这是我开的房间。”叶云霄看着依雪说道。

    “那我走!”依雪喘着粗气,捡起地上的那个文件夹,想要往外冲去,却被叶云霄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整个人都摔在了床上,“你就这样出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依雪拼命的压抑住自己想哭的冲动紧紧的抓住床单,不敢去看叶云霄的脸。她的脑子里一瞬间被太多的信息充斥着,不知道该先处理那一条,所以只能歇斯底里的对叶云霄大喊大叫,“你到底想看见我狼狈成什么样子?知道了真相又怎么样,我凭什么报仇?看着我拿把刀去和蓝月拼个你死我活你就心满意足了吗?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那个林依雪吗,为什么连逃避的权利都不给我!为什么要把我从酒吧里找出来,为什么非要我面对这么不堪的世界?”

    “你有机会报仇,只要你愿意!”叶云霄冷冰冰的看着依雪,她越是激动,他便必须表现的越冷静,叫人看着十分心寒,依雪深呼吸的几次才平静下来,“你想要什么?”

    “你全身上下,还有什么值钱?”叶云霄冷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一遍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