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走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462字

    “你还有什么值钱?”叶云霄的这句话就像是梦魇中的魔咒不停的缠绕着依雪,他已经走了有一阵了,但是他的声音还在依雪的耳畔没能全部消失。这间位于香格里拉顶层的套房有点大,没有人的时候安静的有些可怕,连卫生间水管偶尔滴下来一滴水的声音都会被无限的放大。加上又是在城郊建起来的,远离闹市,这房间显得更空旷。

    门铃忽然一响,依雪全身都紧绷在一起,半晌才放松下来,自然的问了一句,“谁?”

    “客房服务!”门外说道。

    “不用!”依雪简短的答道,外面的人应了一声,给依雪问了声好就转而去了别的客房,太阳从窗子里射进来有些刺眼了,加上从昨晚开始空调就没有关,依雪的额头冒出了几滴汗水。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决定先去卫生间把自己好好的洗漱了一遍,却蹲在淋浴头下面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她忽然发现自己怎么这么没用?

    叶云霄说下午来接她去买几身合适的衣服,她没有拒绝,选择了沉默。

    叶云霄曾经问过依雪,“你需要几年的时间?”

    依雪不解的转过身看着他问道,“恩?什么?”

    “我是问你,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玩够,我等你。”叶云霄说道,很郑重,很坚定,林依雪的回答却是,“我不想对不起你!”她不需要他等她,他们却最后走到了一起,虽然期间有无数的误会和艰难,可是到底走到了订婚这一步,只是订婚宴还没有开始准备,叶云霄就在美国出了车祸,失踪不见,根据一般的原则,叶云霄失踪的时间已经足够确认为死亡了,林依雪在这场车祸的三年后才第一次决定放下这段感情。

    谁曾想,原来这件事情还没有画上一个句号。

    依雪在淋浴头的下面抹干了自己的眼泪,站了起来。母亲的仇她不能不报,甚至自己被林煜楠从林家赶出来这件事情也绝对和蓝月脱不了干系,依雪关掉水,擦干了身子,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依雪叫了客房服务,把她和叶云霄的衣服都拿去酒店干洗,这样至少能保证晚上有件衣服穿出去,虽然这一身从酒吧里穿出来的衣服确实起不到御寒的作用,但是姑且也能挡住自己的身体。

    “小姐,确认身上没有什么东西了吗?”服务员拿着这两件衣服问道。

    依雪又接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一个滑腻的感觉传了上来,依雪皱了皱眉头,手里捏到的这个应该是塑料袋,里面好像还装着几粒药丸?

    药丸!依雪的思绪猛然间被扯回了几天前,几个酒吧的太妹托她买点摇头丸,所以前天晚上她账户上的钱用完的时候才能那么豪气的拍了几张一百在桌子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几乎把这件事情给忘得彻彻底底了,依雪把塑料袋攥在手里,然后抽出了手看着服务员摇了摇头,“没什么东西了,你拿去洗吧!”

    “好的,小姐。下午送回来可以吗?”服务员问道。

    “四点之前吧!”依雪点了点头,只要在叶云霄来之前把东西送回来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服务员出了门,依雪转过身走到了衣柜的面前,她记得昨天叶云霄好像是从衣柜里取出的衣服换上的,以她对叶云霄的了解,如果他认定了一个女人,就绝对不会狡兔三窟。

    他根本就是有心金屋藏娇,从一开始回到洛城,叶云霄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只等着她跨进第一步,然后一步步的走上他设计的道路,就像是多米诺骨牌,只要倒下了第一块,后面的连锁反应只是迟早的事情。

    “我帮你对付蓝月,你做我的女人!”早上叶云霄是这么给林依雪说道。

    “唐佑茗呢?”依雪趴在床上问道。

    “那不关你的事,我只是要你承欢身下,不是要娶你,摆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你要的无非就是蓝月付出代价——为你母亲的死,我只是调查到了资料,却没有拿到证据。想对付她指望警察帮你,是不可能的,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叶云霄的口气不算是很冷,话却冷到了依雪的骨子里,她浑身都疼,从脑仁蔓延开来,渗入骨髓。

    依雪猛地关上了衣柜,又走到冰箱前面拉开门,看着里面陈列的各色酒水,她的手直直的伸到了SkyyVodka深蓝的瓶子上,只是瓶子还没有取下来,她就又把酒瓶放了回去,换了一杯牛奶,拿出来倒进杯子里放在微波炉里打了一会儿,拿出来抿了一口,自己有多少年没喝过这东西了?依雪看着乳白色的液体,不禁想笑,一口灌了下去,又去翻出了一杯泡面和火腿肠,抱着它们坐在床上打开了电视,过眼不过脑子的看着画面上的热闹,下午叶云霄回来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相同的动作,连位置都没有换一下。

    因为依雪的思绪根本就不在电视上,她决定戒酒,这种焦躁的情绪叫她很烦,只能靠电视的画面和声音分分心。如果不戒酒,她就没有办法保持冷静,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完全依靠叶云霄来报仇。

    听见叶云霄把门关上,依雪才猛地转向他,“啊……”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瞟了一眼电视上的时间,从床上跳了下来,把满满一碗一口没动已经放凉的泡面扔在了床头柜上,“服务员还没把我的衣服送回来,我得去找她要。”

    依雪还没跑出去就被叶云霄拉住了,“穿着这一身?”他上下把她打量了一遍,她还是穿着早晨披的那身浴袍,这一整天很可能都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不过总算是还记得把衣服拿去洗了。

    “啊?”依雪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我打电话吧!”

    “我去吧!”叶云霄说罢就转身出了门,不一会儿回来手里拿着已经叠好的两身衣服,看着依雪那两片布不由的皱了皱眉,“你就打算穿这身?”

    “有问题?”依雪问道。

    叶云霄看了看外面有些阴沉的天色,“外面冷。”

    “就算冻死,我也不会在床上欠着你叶总的!”依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叶云霄,从他的手中扯出了自己的那两件衣服,就去了卫生间换上,她的手摸到了放在浴袍里的那包药丸,赶紧又挪回了衣服口袋,她得出去找个地方丢掉,至少看起来这玩意儿不能和她有关系。

    “走吧!”叶云霄上下扫了一眼依雪,他不得不承认,她比七年前更会挑衅了。

    依雪跟上了他的步子,短裙加很紧身的衬衣叫她在瑟瑟的寒风中躲都没有办法躲,只能揉着自己的胳膊,产生一丁点的热脸,叶云霄看了她一眼,“我说过外面冷。”

    “我又不是聋子!”依雪瞪了他一眼,但凡是她有点别的衣服,都肯定不会傻到穿着这一身出来,叶云霄的话叫她十分的恼火,知道冷他就不能绅士一点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不过显然,叶云霄没有这个意思,眼下不是他要追求她,是她在求着他帮自己报仇,她没了立场、他也就不用怜香惜玉了。

    从逻辑上说,是这样没错。

    叶云霄的步子加快了一些,几乎叫尾随在后面的依雪一路小跑才跟住,上了车坐好,依雪就微微有些喘,额头上渗了几滴汗珠出来,还觉得有些热了。

    “先去买衣服。”叶云霄通知了依雪一声就发动了车。

    “买完衣服还有别的事情?”依雪问道。

    “回公司。”叶云霄说道,“我还有两份文件没有处理,你陪我在公司留一会儿,一会儿回来的路上,你看你想吃什么,买点。”

    “你真的决定叫我做你的助理?”依雪看着叶云霄问道。

    “你有问题?”叶云霄瞥了她一眼,林依雪做助理对叶云霄来说有其他的意义,不单单是为了把这个女人绑在自己的身边,到底曾经是洛城最大的公司总裁的女儿,她从来也不是吃软饭的。

    “我只是替你担心唐佑茗……”依雪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就冲出去又被安全带拉住了,胸前生疼生疼,叶云霄熄了火拔下钥匙看着林依雪,“到了!”

    依雪咬了咬下唇,解开了安全带,尽管刚才因为那一下急刹被勒的生疼却还是一声不吭的拉开车门走下车来,叶云霄才站在车前看着依雪说道,“我说过,唐佑茗的事和你无关,而且我提醒你,不要给我找不必要的麻烦,不然我能对付的了诺华,我就一样有办法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觉得我现在还没进入这个状态吗?”依雪看着叶云霄冷笑一声。

    叶云霄没有说话,依雪的每句话都能准确的踩到他的尾巴,这种感觉叫他十分的不爽,该占有主动权的本来是他才对,但是现在他竟然显得很被动。依雪被叶云霄带到了一家很大的店里,这里算不上什么市中心,牌子也算不上什么国际知名,但是就款式来看,还是很不错的。

    店员一看见叶云霄进来,就一起过来打着招呼,叫道,“叶总。”

    叶云霄点了点头,把依雪丢给她们,“选几身适合上班穿的,再选几身休闲的,再拿几身出席宴会的时候穿的。”

    “是!”几个小姑娘笑脸盈盈的看着叶云霄说完,转过脸就凶神恶煞的对着林依雪推推搡搡的几乎是把她塞进的更衣间,然后不停的给她丢衣服进去叫她换。大家这么对她,是有她们的理由的,以往和叶云霄来这里的都是唐佑茗,唐佑茗的性子出了名的温柔和大方,几位小姑娘都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大姐。这会儿叶云霄居然带着别的女人来了,她们没有什么立场,不能说叶云霄什么,只好用自己的方法给唐佑茗报仇了。

    叶云霄从进店开始就在沙发上坐下来,拿着一本杂志随意的翻看着,而依雪就是负责套上一身衣服,被送到叶云霄的面前,叶云霄点点头,就把衣服包起来;他摇摇头就把衣服扯下来,再换!

    换到最后一身的时候,依雪站在大厅,却发现叶云霄不见了,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服务员问道,“叶总呢?”

    “走了!”服务员很理所当然的说道,却叫林依雪一头的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