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把药吃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005字

    夜色之下,鹰隼一样的眼睛透过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扫视着洛城城西这片繁华的闹市,来来往往的姑娘在寒风瑟瑟的初春穿着黑丝和短裙,倒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各自背着名牌的包包在大街上穿梭,三五成群的消失在了某些夜店的门前。

    这条街上目前正是警方扫黑打击的重点,最近市委领导班子刚刚完成换届,新官上任三把火,打击这边的涉黑团伙是一个重头戏。这次的目标是一锅端掉洛城城西所有的酒吧,这样一来,还能为招商引资腾一片空地出来。

    “李sir,什么时候行动?”面包车上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队长问道,这个年轻的队长李君悦两年前加入警方,连破数案十分被上面看好,两年的时间从普通的公安干警变成了刑侦大队下面小队里的暂代副队长。

    “一个小时之后,配合其他大队,一起行动。”李君悦的声音十分的儒雅,单听他的说话,很多人都以为他只是个小角色罢了。

    下面的人点了点头,又按捺住心情坐了下去。

    今晚的行动必定是要有所斩获的,倘若空手而还,就是给这一轮新的市委常委拆台了。洛城市的涉黑问题一直都很严重,李君悦不确定今晚的消息有没有走漏风声,也就不确定今晚是不是能够抓到证据,他的手心微微的有些汗水渗了出来。

    此刻的林依雪被人推搡到了酒吧的一个包厢里,外面的音乐震耳欲聋,但是这些都不再她的世界里存在了,她要的只是那种磕完药之后的虚幻缥缈的状态,靠在包厢的沙发里十分的享受,桌上放着几罐已经洒出来的啤酒和几个已经觊觎他很久的男人。

    林依雪的身材十分的好,脸蛋又长得不错,加上这些年在酒吧驻唱身上带着那种气质,一进门就被盯上了,她在酒吧里转了好几圈,几个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来high的。因为在城西这一带几乎没有见过林依雪,他们便以为她是新人,上去搭讪把她骗到了包厢里。

    依雪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是无所谓了,经历了昨天那场大雨,她比之前更放弃自己。

    如果以前还有什么原因叫她端着,也许是期待着叶云霄还能回来,毕竟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她就坚信他还没死。现在叶云霄是活着回来了,还不及不回来呢!全身无力躺在沙发上发出享受的娇喘声的林依雪忽然冷笑了一声,即使在意识最模糊的时候她居然还在惦记这件事情?

    几个男人看见林依雪开始进了状态,互相之间使了个眼色,出去把门关上,一个男人就先把自己的衣服扯了下来,走到依雪的面前去脱她的衣服。

    “行动!”面包车里的李君悦不耐烦的看了看时间,压低嗓音说道。

    悄无声息的,一行人就从面包车里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进了分给他们的那家酒吧,“警察临检,所有人配合检查!”李君悦拿着随身的扩音器说道,低沉儒雅的嗓音贯穿了整个酒吧,DJ头一个被警察提溜到了一旁,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

    瞬间酒吧的氛围就被尖叫声给取代了,依雪扭动了一下身子,发出了一声闷哼,她的思维还不太清楚,根本不能意识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她的衣服已经被七零八落的丢在一旁,男人举枪准备进去了,却被忽如其来的变故给吓软了,匆匆忙忙的从沙发上滚下来,一边穿着裤子一边系着皮带,“赶紧走!”

    “老大,这个女人呢?”一个小马仔看着沙发上的林依雪问道,“要是不带走查到咱们怎么办?”

    “还怎么办?带着她走不就是说咱们就是给她卖药的?”男人使劲儿的按了一下小马仔的头,不过可惜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君悦带着的人就首先踢开了这间屋子,“身份证!”几个警察说道,看着里面的小混混。

    李君悦的眼神朝着那个被人叫做老大的男人身后瞥了一眼,心中大惊了一下,“把人都带出去查!”他对身边的人说道。

    “是!”几个警员把几个混混推了出去,盘查着身份证,顺便还从他们的口袋中搜出了违禁品。依雪正躺在沙发上还没有从摇头丸的兴奋劲儿中回过神来,沉默在自己的世界里“咯咯”地笑着,李君悦皱了皱眉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走出了酒吧。

    抱起林依雪的那一刹那,他有些惊讶,惊讶于三年不见,她竟然瘦成了这样,抱在怀里就和没有重量一样,“帮我看着这个人!”李君悦把依雪交给了在车上留守的女警员。

    “队长,这不合规矩啊!”女警员看着李君悦说道。

    李君悦没有说话,只是瞪了女警员一眼,她立刻闭上了嘴,把依雪安置好,关上了面包车的门,有点恨恨的看着躺在那里披着李君悦衣服的林依雪。李君悦为人很冷漠,但是对案子很上心,加上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和儒雅的好嗓音,基本上他的大名就足够迷惑整个警队小女生了。

    晚上的行动非常的成功,所谓的命运之神似乎都一直很眷顾李君悦。他们扫的这个场子完全拿到了酒吧涉黑的证据,和老板有没有关系暂且不说,单单这么被扫一遍,就够他们受得了,转手大概是唯一的出路,加上最近有人在高价收这片的地,只要开一个头,这边的酒吧就会和多米诺骨牌一般的连环倒下去。

    再回到面包车上,所有的人都先看见的是穿着李君悦警服的林依雪,他就这么穿着白衬衣进去执勤了一圈出来,所有人的嘴张的几乎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但是谁也没有那个胆量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能面面相觑,然后个个耸肩摇头。

    依雪是在回去的路上清醒过来的,眯着眼晴看着陌生的环境,在她的印象中,好像刚才还是在酒吧里的,怎么这会儿就披着一身警服躺在一辆车里?她哼唧了一声,开着车的李君悦就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醒了?”

    “李君悦?”依雪眯着眼睛问道。

    李君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开着车,依雪觉得自己的头像是要炸开一样的疼,嗑药就是这样,你吃的时候非常的舒服,但是从幻觉中抽身出来却更加的痛苦。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是要去哪里?”

    “我家。”李君悦说道。

    “为什么是你家?”依雪坐起来看着前面不解的问道。

    “去你家也行,地址?”李君悦说道。

    “我……”依雪抿了抿嘴,看了看自己身上披的警服,“你什么时候变成警察了?”

    “我说为了找你你信吗?”李君悦问道,林依雪三年前失踪,他两年前毕业投靠了公务员,因为在进入警队之前就已经立过协助过警方破案,加上这两年的时间里他也确实十分的拼命,最近他们小队的副队长升职,因为下面没有合适的人手升上去,所以上面正在考察别的队的打算空降一个。

    李君悦就正好被暂时推上去暂代这个职位,他虽然立功不少,上面其实也是有人的,但是毕竟入行的时间十分的短暂,想要升也得排资论辈,只怕是还有点早。

    事实上他加入警队的事情,和几年前帮警局调查的一宗案子有关,但也不能说完全和林依雪没关系,依雪撇了撇嘴,她没打算接这个话茬,转而用更加颓废的声音说道,“没必要费那个心,我又死不了!”

    李君悦是个好人,这大概就是能够形容他的全部词汇了,关于过去的人和事,林依雪不想问,她宁可自己没有过去。

    “死不了?”李君悦说道,强压着心中一口怒火,不想在开车的时候爆发,一直强忍到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才转身对林依雪爆发,“你是不是疯了?去那种地方嗑药,暂且不说你死不死的了,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晚到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

    依雪打了一个哈欠抽躺在了沙发上,拿起茶几上李君悦的烟点了一支含在嘴里,“不就是几个男人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这些年上过几个,被几个上过,你知道么?”

    李君悦一把抽过她手里的烟使劲儿的戳在了烟灰缸里,真想一巴掌扇死林依雪,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他可以看在三年前她被赶出林家这件事情上不和她计较这几年的事情,但是眼下既然叫他遇见她了,她还想再这么自甘堕落,他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前面说过了,李君悦是个好人。

    他蹲下身子从柜子里翻出了退烧药和感冒药扔给林依雪,“把药吃了!”

    “不吃!”依雪一把把药拨拉在了地上,李君悦冷眼瞟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两包药,一改儒雅的嗓音抬高了八度重复了一遍,“把药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