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你在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4390字

    “人呢?”叶云霄冷着一张脸看着宾馆的服务员问道,服务员心中一凛匆匆跑了过来,房间里乱的一塌糊涂,却惟独不见之前住在里面的那位小姐,看着叶云霄不善的脸色,服务员有些害怕的说道,“叶总,她……她走的时候没有和我们打过招呼啊!”

    “调监控!”叶云霄冷冰冰的命令道,他不相信走投无路的林依雪居然还有胆子逃跑?

    香格里拉的服务员都知道有野心这位客人是得罪不得的,赶紧应下声儿来,“我这就去找经理,给您申请调阅监控录像。”说罢就朝着监控中心跑了过去,片刻都不敢耽误。

    叶云霄的关节捏的发白,手紧紧的攥在一起,他在强烈的压制住自己随时有可能喷发的情绪查看着林依雪留下的蛛丝马迹。酒店的这房间里,冰箱里所有的酒都被拉了下来散了一地,有些已经被拆开喝了,有些还没有打开,卫生间被呕吐的一塌糊涂,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只是林依雪已经不在这里了。

    “叶总!”很快保安部的经理就过来了,“监控已经为您准备好了,现在要去看吗?”

    “人呢?”叶云霄丝毫没有要挪动一下步子的意思,只是冷言问道。

    “那位小姐从前天晚上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房间,直到昨天下午,就出门去了,没有和前台交代去处,但是……”保安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位小姐前天回来的时候身上湿漉漉的,昨天走的时候从画面上看,好像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去医院了?您不妨打个电话问问?”

    叶云霄看了一眼保安部的经理,就差说滚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叫他走了。找林依雪不像是找唐佑茗,只要打一通电话,就能够精准的定位到她的所在,她身上连一个最基本的通讯工具都没有!叶云霄一听前天晚上湿漉漉的回来,就立刻想到昨天她带着沙哑的声音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只是依雪的声音沙哑惯了他竟然没有听出来她生病了?

    叶云霄的心口一阵莫名的疼,疼得他把眉头紧紧的攒在了一起。

    ……

    林依雪从前一天晚上被李君悦压在沙发上,捏住她的下颚把药硬生生的送了进去之后就一直睡到了大清早,她动了动眼皮,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做了一夜的噩梦,早晨起来都觉得整个被子都是湿漉漉的,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烧竟然退下去了,现在只剩下浑身的酸疼和太阳穴那里突突的疼。

    她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从沙发上下来,身上套着李君悦宽大的运动服。天色大亮,看来时间不早,依雪猜测李君悦应该是去上班了,她打算趁着这个时间赶紧溜掉,她不想和过去的人事物有任何的交集,她不想再去看对过去未完待续的人生。只是李君悦走的时候似乎想到了这重可能,把门反锁上了,依雪拧了拧,踹了一脚门又折回来,看见了放在餐桌上的早餐。

    大概是感冒药和发烧药的双重作用,加上昨晚嗑药的后遗症,早上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李君悦出门的事情。

    桌子上放的牛奶叫依雪好笑的拿了起来,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多少年没喝过的东西,最近频频的出现在自己的餐桌上,她仰头一饮而尽呢,坐回沙发上去把早上的那顿感冒药吃了,就又倒下去睡了。

    没多久,依雪就发现自己开始胸闷气短,浑身猫爪的难受。她咬着下唇面色泛白,头上的冷汗涔涔而落,心中空落落的只想要用什么来填进去,依雪开始在李君悦的房间中翻找昨天自己穿的那身衣服,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从一个房间冲撞到另一个房间去,“药……药……”她喘着粗气,就好像是被人掐着喉咙呼吸不畅。

    有些酒吧会给客人售卖摇头丸或者K粉,为了增加回头客,有的商家就会在里面掺杂一些海洛因进去,叫客人着迷于这一处的药。依雪昨晚在酒吧吃到的就是这种药丸,她的身上还有没吃完的半袋,现在她必须要把药找出来来解除满身的痛苦。

    大门的门锁被扭动了一下,李君悦侧过身进了屋子,看见沙发上没有躺着人就知道依雪应该已经醒来了,“林依雪?”他叫了一声,没有人回话。

    李君悦皱了皱眉,猜测她应该没有办法离开,就又叫了一声。

    卫生间发出了金属跌落的声音,“哐啷”一声,十分尖锐,李君悦立刻关上房门跑了过去,林依雪正趴在地上把药丸往自己的嘴里塞,李君悦心头一惊,上手就把她的药丸抢了过来,扔进了下水道。

    “你在干什么?”李君悦怒极的质问道,已经浑然没有儒雅的音质了。

    依雪已经失去了理智,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使劲儿朝着李君悦的方向扑打过去,“给我药!你还给我。”

    李君悦一个反手拧开了浴缸的凉水,一边把一手把依雪的两只胳膊攥住,叫她无法动弹,眼下和她讲道理那都是无济于事,李君悦自从来到刑侦大队,参与的缉毒案件实在不算少,原本一开始他加入警队就是为了这个类型的案件,十分的清楚这些吸毒人的行为。

    浴缸的水很快就被放满,李君悦一个反手就把依雪扔了进去,春寒刺骨的冷水叫依雪身体上的折磨压制住了心头的那种欲望,上下扑腾几次,终于精疲力竭再也挣扎不动了。

    她只是吸食了一点摇头丸产生的药物依赖,不算难以克制。在水中安静下来的依雪,整个人都像是一直淋湿的小鸟,蜷缩在一起窝在李君悦的怀里,微弱的呼吸证明她还活着。

    早上李君悦回了一趟大队就是想从昨天查抄的酒吧中找到关于林依雪这几年的下落,然而却一无所获。在城东和城西酒吧混迹的实际上是两拨不同的人,很少有人知道林依雪在城西那一带的盛名。

    什么消息都没查到,他只好折了回来,想看看依雪的身体状况,他是打算带着她去医院看看身体上的伤势,却没有想到正好碰见她毒瘾发作。依雪到底有多久的吸食毒品的历史,李君悦也不是十分的确定,眼下只能先把人带去医院再说了。

    他站起身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把依雪整个人擦干然后给她换上,因为冷水的作用原本已经退下去的体温,现在又开始烧了起来,整个人攀住了李君悦的身体在取暖,不停的瑟瑟发抖。

    ……

    叶云霄从香格里拉出来就径直回了办公室,因为唐佑茗和林依雪的连番出事儿,他这几天基本没有好好的回公司上班,手头的项目不是暂时搁置就是全部推脱给了罗成,和他一起从美国回来负责中国大区的就是罗成一人而已。

    叶云霄进门,罗成就在他办公桌对面的位置上坐着,看了看手里的表,“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叶云霄瞥了一眼罗成,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弯下身子打开电脑,“说吧,什么事情?”

    罗成忍了忍没有抱怨出来,只是扔给了叶云霄一个文件夹,“城西那片地,咱们盯了好久的。昨天晚上警察临检,结果查出了事,现在几家的老板都急着把手里的酒吧盘出去,你也知道这些人手里的不仅仅是一个店面,重要的是手上那片地!就因为你晚到了一个小时,没有在这份文件上签字,所以……”他又看了看表,“一刻钟之前我接到消息,这片地已经被别人买下了!”

    叶云霄的手微微的攥了攥,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谁?”

    “我调查过,一个小公司,所以我特意叫人去查了一下公司的法人,叫周显,这个人我不认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罗成看着叶云霄问道,打算从他的嘴里听到些什么消息来。

    叶云霄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良久,总觉得周显这个名字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却也记得不太确切了,最后只是皱着眉摇摇头,“联系看看,如果只是为了囤地,我们花高价把这个地买过来!”

    “刚才我已经叫人联系过了,不过很遗憾!”罗成把手机拿上来,把刚刚收到的那封电子邮件晾在了叶云霄的面前,“他拒绝来谈,显然是有备而来!”

    “想办法把人约出来,一个小公司买地肯定不会是为了做项目,一定有一个能够收买的价格,”叶云霄说着顿了顿,又改口说道,“算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最近唐佑茗的身体又不太合适了,你先把招聘这一块接下来。”

    罗成点了点头,“招聘这块我会盯着的,下面的人都好说,就是上面的主管,你不同意挪用美国公司的,那就得费一点时间。”

    “诺华是不是有软件部门?”叶云霄看着罗成问道。诺华是林家的公司,现在的董事长便是依雪的杀母仇人蓝月,而总裁更是把依雪赶出家门的哥哥林煜楠。

    “你打算挖他们的人?”罗成问道。

    “给他们现在的部门主管开双薪,挖过来。其余愿意来公司的员工,薪资也上调1.5倍!”叶云霄说道,罗成立刻反驳道,“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要耗费我们多少开支。”

    “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叶云霄已经打开了浏览器,开始搜索买下城西这片地的人,昨晚才出的事情,他也只是刚刚拿到消息不久,居然有人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谈下了合约?叶云霄猜测,肯定是有人放消息出去,无论如何,对于城西的这片地他势在必得,在中国,任何一个行业一旦做大做强,最后势必要涉足房地产的。

    “是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还是这是你报仇的一部分?叶云霄,你现在什么都有了,有钱、有地位、有未婚妻,你还想要什么,你能不能放过林依雪,你到底要为了这个女人折腾到什么时候?”罗成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叶云霄针对诺华的原因再明显不过了,他要的就是看着林家去死!

    “罗副总在怪我生病生的不是时候吗?”唐佑茗不知道何时忽然推门而入,看着罗成问道,眼睛中满是笑意,倒是满眼的温柔。

    罗成尴尬的笑了笑,和叶云霄交换了一个眼神,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眼下立刻一团和气,“唐总监怎么来了?不好好在家里休息休息。”

    “云霄这两天为了照顾我才分身乏术的,罗副总只怕是训错认了!”唐佑茗低着头说道,倒真的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情,叶云霄看了一眼唐佑茗,“行了,我和罗副总再说地皮的事情,你别打岔了,先回家休息几天,招聘的事情有罗副总跟着没有问题的。”

    “我本来还想说叫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呢!”唐佑茗很委屈的说道,然后才轻声叹了口气,“那我自己去吧!”

    “我没有训叶总!”罗成赶紧解释道,“我们真的只是在说这个项目的事情,有点波折了,所以情绪都不是太好,你别太放在心上。”唐佑茗的身体状况不仅仅叫叶云霄忌惮,连罗成都不敢太直接的在她面前冲撞叶云霄,来公司不久他就几次见到唐佑茗被送去急救。,这个女人的命就悬在那里,随时有可能一命呜呼。

    叶云霄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从座位上把自己的衣服拿过来床上,走到唐佑茗的身边揽住了她的腰,“以后这种事情就早些和我说,别总是觉得自己一个人什么都行。”

    唐佑茗看着他点了点头,又和罗成打了一声招呼就转身离开了。罗成看着两人走出去,瘫坐在了椅子上,他欠林依雪的,眼下却不知道这个债要怎么还了?虽然说林依雪当初来找他打探叶云霄下落的时候,他的确是一无所知,但总觉得心理上欠着点什么。

    此刻依雪安静的躺在床上挂着点滴,阳光从窗子直射进来,照在白色的床单上显得虽然有些刺眼但是很有暖意。早上被李君悦从浴池里捞出来就人事不知的她此刻终于觉得身体回暖,慢慢的醒了过来,眨了眨眼,确认自己还活着。

    头一遭的,依雪忽然觉得其实活着感觉挺好的。

    吊瓶里的点滴就剩了一点,没几分钟就打完了,依雪的身体躺的有些发麻,下了床打算四处走走。李君悦不在病房里,兴许是被什么事情又缠住了,她猜测他应该还会回来,这是他的风格,一旦开始管了一桩闲事,一定会一路管到底的!

    病房的走廊上有点喧闹,因为人很多,依雪披着李君悦宽大的运动服穿过大厅想出去晒晒太阳,却和迎面走来的女人撞了个正着,原本她的身体就足够脆弱了,却没有想到对方的身体似乎比她更加的不堪,立刻就跌坐在地,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在承受什么极大的痛苦。依雪也呆立在原地,她看清了对面这个女人的脸——那朵圣洁的白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