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真相难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209字

    依雪顿住了脚步,慢慢的往后退去,明明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因为自己的冲撞而十分的痛苦,却硬是没有想要上去扶一把的冲动,她快步的退到了拐角的办公室门前,看见远处跑来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叶云霄正在和唐佑茗的主治医生交流她的病情,转眼看见人不见就了立刻朝着过道的方向望过去,“我去看看!”他对主治医生说罢就跑到了唐佑茗的身边,“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刚才在想事情,结果被一个人撞了一下,受了点惊吓。”唐佑茗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倒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

    依雪在远处的眉头紧皱,从来没有想过叶云霄的未婚妻居然是这么一个脆弱的陶瓷娃娃,看着叶云霄关切的神情,再回想当晚自己病的要死要活在宾馆中给他打电话的场景,她忽然觉得倒是十分的讽刺。

    叶云霄顺着唐佑茗的眼神抬起头来,下意识的寻找一下这位肇事者,依雪也跟着退了一步,却没有留意身后,撞开了医院办公室的门,跌了进去,撞到了一摞资料的架子。

    “哗”的一叠文件落下来砸到了她的头上,“啊……”依雪伸出手去挡了一下,然后从资料堆里爬了出来,赶紧站起身对坐在办公桌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的医生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帮你整理好!”

    “林依雪?”医生看清了依雪的长相才开口叫道。

    “你是?”依雪看着他半晌回想起来了一些事情,“你是我爸的主治医师?”

    “对,你还记得啊!”医生笑了笑,用一种长者的姿态,“这些年,听说……”他说着这话就顿了顿,不知道要怎么和依雪说合适,最后也只好将就了一个措辞,“你过的不是太好?”

    依雪惨淡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只要是熟悉林家的人,都知道她被自己的哥哥林煜楠赶出来的这场闹剧,“我先帮你整理资料吧!”依雪说罢蹲下身,赶紧收拾着,医生见状也立刻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上去,“不用了,放着我来吧,你也不知道放在哪里。”

    “没事儿,至少能帮你捡起来。”依雪很抱歉的说道,刚才若非是看叶云霄和唐佑茗看的太专心,也就不会没有留意到身后的情况了。她只是不停的避让着叶云霄扫射过来的眼神,却不想跌进了爸爸当年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这没什么,这事儿,我一会叫一个护士进来收拾就行了,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来住院的吧?什么问题,需要帮忙吗?”医生问道,很专心的在资料堆里找着什么。

    “不用了,只是感冒而已。”依雪说道,然后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就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有些疑心的看着医生的动作,等医生如释重负的找到手里那份资料的时候依雪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不由分说的把他手中的资料抢了过来,上面赫然的写了三个她十分熟悉的大字——林诺诚。

    “我记得你说过,我父亲的病是心病,不是身体上的问题。”依雪眼神十分的犀利,尽管身体已经被她折磨的憔悴不堪,可是此刻她的眼神却将医生逼得无处遁形一般。

    “心病也不是小病呀!多少人死在心病手中的,虽然我曾经那么说过,但是林老先生死前身体的机能迅速的恶化也是心情的结果啊!”医生点了点头,看着依雪手中的资料有点担心,事实上,林诺诚的死亡原因确实有待商榷,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作为一个医生,他能做的实在太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

    更何况一个敢于杀人的凶手未必会对一个多事者手下留情。

    “是吗?”依雪迅速的翻开了医生的资料夹,“我爸爸一个星期前还来检查过身体,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一个星期后,你们就判定我爸的身体机能衰退而导致死亡,如果这是正常的,那么这上面这么大的问号是什么意思?”她看着医生问道,声音不可遏制的愤怒。

    这件事情显然还有隐情,而当年的林依雪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真的没什么……”医生看着依雪说道,可是这话他说不下去,看着依雪的眼神他莫名的就有些心虚,“事实上,我们开过专家研讨会分析过你父亲的死亡原因,都觉得这个问题有待商榷,可能是别的原因致死,我们当时和你哥哥联系过要求做解剖,但是被你哥哥拒绝了。”

    “什么?”依雪问道,“别的原因是指什么?”

    “别的原因……”医生顿了顿声音,“就是指,可能他的死亡是人为。”他用十分凝重的口吻把这句话说出来,依雪震惊的站起身来,忽然的起立叫她有些眩晕差点再跌过去,还好医生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你没事儿吧?”

    依雪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摇了摇头,“最有可能做这件事情的人是谁?”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最有可能的人还是林煜楠!”医生说道,毕竟事后找林煜楠要求解剖,被他拒绝了。倘若事情不是他做的,那就只可能和蓝月有关,一经证实,林煜楠就是最有利的得益者,他是绝对不会阻止医生调查下去的。

    依雪的手使劲儿的攥了起来,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好叫自己不在此刻就暴跳如雷,她必须冷静,不停的喘着长气,才能迫使自己不拿把刀冲出去杀人。想要证实林煜楠杀人,她就必须有证据,而想要得到证据,她就必须回到林家,眼下能够帮她做这件事情的人只有一个——叶云霄!

    叶云霄说的不错,指望警方调查真相,那真的是天方夜谭。

    依雪不知道从医院到香格里拉这一路是怎么走回去的,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过去的画面,几次都想转过身去找把刀干脆把林煜楠和蓝月给捅死好了,可是最后又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等到达宾馆的时候,她已经十分的冷静了。

    而回到医院病房的李君悦,却发现林依雪只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空了的床头、一张没有结账的住院单和一个安静的挂在那里的点滴瓶,“该死!”他咒骂了一句,自己只是转了个身出去拿了点东西,居然就这么被放鸽子了。

    依雪走进香格里拉平静的连深呼吸都不必借用,来到前台看着服务员问道,“麻烦帮我开一下1803房间的房门,我出来的时候忘记带门卡了。”她带着笑意说道。

    服务员正在低着头整理今天的入住资料,忽然听见林依雪的声音,猛然间抬起头就像是看见救世主一般的眼神放光,然后拼命的点点头,“好好好,林小姐,你稍等,我们这就给您开房!”说罢就热情的领着她上楼去了。

    这个变化叫依雪还觉得有几分奇怪,这几日住在这里,这几位服务员都像对待空气一样的对待她,原本她已经做好了被服务员无视的准备,却换来这么热情的招待,还有些不习惯。进门前那位开门的小姐还不停的嘘寒问暖,问她的身体是否已经好转,需不需要加床被子,或者提供热水袋这样的服务,弄得依雪只能莫名其妙的摇摇头,“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打前台的电话的!”

    “林小姐!”服务员说道,“您下次离开的时候可不可以和我们说一声?”她的声音有些战战兢兢,因为不是拿捏得准眼前这位林小姐的脾气。依雪有些好奇,看着她问道,“现在在酒店入住,客人必须要汇报自己的行程吗?”

    “不是,”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因为第二天叶总回来找不到您,所以……”服务员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依雪已经知道叶云霄找不见自己肯定是暴跳如雷,她是他挤垮林家最好的踏板,怎么会这么轻松的放过她?

    如果依雪继续在李君悦的身边,那么用不了多久,叶云霄就会找到自己——连同李君悦一起受到牵连。

    “没事儿,我会和叶总说的。”依雪笑道,笑容明朗,和当时离开的她简直就判若两人。向蓝月复仇是她被动的决定,因为母亲的死,她只是不能也不应该放下这份仇恨;而林诺诚的死,却是彻底的激怒了林依雪,林煜楠作为他的亲生儿子,为了遗产赶自己的妹妹出家门就算了,还害死自己的父亲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事到如今,叫依雪相信自己不是林诺诚的亲生女儿也十分的勉强。这件事情刚才在医院中他也问过了林诺诚的主治医生,医生的回答很模棱两可,一来林煜楠的DNA鉴定试验不是在他这里做的;二来,依雪的血型其实是和林诺诚是一样的。

    盛怒给了林依雪冷静,冷静之下,她才能把自己的演技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想好了一会儿怎么对付叶云霄。

    “那就好!”服务员笑道,“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们!”

    “去忙吧!”依雪拍了怕她的肩膀,一脸的温柔,和风细雨的说道,看着服务员往回走,自己就关上了房间的门,她根本就不需要想办法通知叶云霄自己回来了,总有人会很乐意帮她传这个话、邀这个功的。

    叶云霄陪唐佑茗在医院做完全面的检查,拿了一些药和商讨了一下休息方案之后就送她回家了,再往公司去的路上就接到了宾馆打来的电话,“叶总,林小姐从外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