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新欢旧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169字

    林依雪蜷缩在酒店的床上,整个身子缩成一团,浑身都在忍不住的战栗,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叫她觉得自己的小腹如同被锋利的匕首捅过一般。她使劲儿的揪住床单,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趴着,一动不动,唯恐再给自己找不必要的罪受。

    不多时,叶云霄就从卫生间出来了,走到衣柜前面,找出了一身衣服扔在了床上,饶有兴致的一面欣赏着依雪一面看着镜子整理着衬衫和领带的配搭,“这件事情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耍心眼!”

    叶云霄不是不心疼,他的心疼丝毫不逊色于依雪身上的痛。只是她犟的疼成这样却仍旧不吭一声,叫他不由的怒从心起,是他们林家亏欠他的,他只是来索取自己应得的东西——叶云霄不住的这么提醒自己。

    “我帮你对付林煜楠和蓝月,诺华归你,林家的房子归我。”依雪趴在床上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

    “虽然我对房子没有任何兴趣,但我也不觉得你值得一幢房子!”叶云霄冷冰冰的应声道,在心中揣测到底林依雪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如果说自己母亲的仇都不足以激起她面对林家的欲望,那么不共戴天的大概只剩下杀父之仇了。

    叶云霄起初也怀疑林诺诚的死没那么简单,但是因为当时盛景刚刚走上正轨,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得斟酌,就没有腾出手来调查这些。眼下看来,这件事情不但值得调查,还颇有利用价值。

    “我会用事实告诉你,我值得!”依雪说道,不做多余的辩解,也没有激动的情绪。

    叶云霄微微的笑了一声,“那就叫我看看,你能帮我做些什么?”他俯下身子在依雪的耳边说道,说罢在她的颈间轻轻的吻了一下,这个吻叫依雪全身一阵战栗,手不由的把床单抓的更紧了,叶云霄拉起被子给她盖好,“明天早上九点,我不想看见自己的员工第一天上班就迟到!”

    “我知道你想拿城西的那片地,如果我帮你拿下,那么日后林家的房子就归我?”依雪说道,她已经在思忖自己是不是对付的了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但是想来只要是个人就必定有一个可以收买的价格,至少这一步得先迈出去,剩下的就看造化了。

    “你口气倒是不小,”这片地的事情叫罗成和叶云霄围着转了不少时间,而且依雪不知道的是,这片地也正是因为她前两天的忽然失踪才丢掉的。叶云霄看着她的身影半晌,才说道,“好,你可以试试看。”

    许久,听见宾馆的门“哐当”一声被关上,空旷的房间中彻底的没有了声响,依雪的手伸到床头抓过手表看了看时间,心中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渐渐的浮了上来。

    阔别了多年的工装短裙这种打扮,依雪走到公司还费了点力气。加上昨晚的伤痛,叫她每挪动一步都觉得自己的双腿走在刀尖上,好在她早晨出门实在是早,赶在了八点五十九到了公司,和前台的接待陈述完自己的来意之后被带进了叶云霄的办公室。

    叶云霄看了看表,又看看依雪,挥挥手叫前台先出去了,“你还当自己是个大小姐?我说九点钟就踏着点来,叫我坐在办公室里等你?”

    “我没有迟到!”依雪看着叶云霄说道,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一动不动。

    “过来!”叶云霄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座椅。

    依雪咬了咬下唇,从门口走了过去,尽量走的正常,却还是叫叶云霄抬眼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脚下的高跟鞋。昨天吩咐酒店的服务员帮依雪去买了两身衣服和鞋子,现在看来都不是太合适,他站起身从架子上抽下来一份文件,“这是城西那片地的资料,你拿上,一会儿在路上看,念给我。”

    “要出去?”依雪不解的问道。

    “恩!”叶云霄点了点头,人已经站起来了,快步的走在前面,依雪只能忍着脚下的剧痛和裙子的牵绊在后面踮着碎步跟上他。

    罗成正准备去和叶云霄说城西地皮的事情,总算是找人和周显搭上话了,对方在他们的百般劝说下打算和叶云霄见一见,看看这位商界新贵打算拿什么打动他,叫他卖掉自己手里的地皮。说是来谈判的,其实就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情在参与这件事情。

    这点罗成很清楚,但是只要有丝毫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他听唐佑茗说过,当初盛景初建,因为晚于同行业很多年才开始创业,所以环境其实不算太好,叶云霄一个人打理了全公司上下所有的职务。在第一次承接一个大型项目的时候,和他竞争的都是些大公司,他一个人力辩全场所有的竞争对手和工程甲方,硬是拿下了这个单子。

    正是这个大合同,把他们的公司带上了正规,并且不断的发展壮大。

    “叶总出去了?”罗成走到前台问接待道。

    “是,刚刚走的,罗副总有事情?”接待问道,手伸向了电话,“需要打个电话吗?”

    “不用了!”罗成摇了摇头,他刚才好像是看见了叶云霄的背影,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人,虽然没有看清楚是谁,但是他的心头已经浮起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事实上,如果可以、他宁愿一辈子都不和林依雪见面,“刚才和叶总在一起的人是谁?”

    “好像是叶总新招聘的助理。”接待说道,皱了皱眉,她对林依雪不是很满意。以前叶云霄的助理全部都是男人,现在功成名就了,连助理都换了女人,是打算抛弃和自己同甘共苦的糟糠之妻吗?

    “叫什么?”罗成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助理却只能摇摇头,“不知道,没有说。这件事情需不需要通知唐总监,她分管的是人力这块。”

    “通知不通知,你以为你叶总没有轻重吗?”罗成看着接待不太耐烦的质问道,他知道前台什么意思,却也知道叶云霄和林依雪都是些什么人,不是林依雪插进了叶云霄的生活,而是阴差阳错的,唐佑茗变成了他们之间横亘的海峡,难以逾越。

    “是!”接待低下头去,不再说话,罗成一向好说话,但是当一个好说话的人忽然变得不太好说话了,就更叫人恐惧了。

    依雪此刻正坐在叶云霄的车上翻看着手里的资料,读着读着,声音就弱了下去,然后只是看着资料却一句话不说,叶云霄转过脸看了看她,“读完了?”

    “啊?”依雪猛然抬起头,赶紧摇了摇头,“没有,读到哪里了?”

    “你是助理,还是我是助理,这种事情还得我手把手的教你?”叶云霄看着她说道,依雪全身一个激灵又低下头去找刚才叫自己开小差的名字,“周显,公司的法人是周显,暂时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调查资料,公司高层的构成……”她顺序下去念着手中这张名单,叶云霄是想从公司的中高层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

    依雪的思绪正是被这位叫做周显的人给牵走的,这个人是谁?她十分的清楚,如果她开口,也许这片地她能要来,但是她不愿意去开这个口。七年前叶云霄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他开的车从桥上冲了下去,跌进下面的海水之中。警方搜救了三天,最后放弃了。

    一天没有看到叶云霄的尸体,依雪就一天不会相信叶云霄已经死了,整整找了他三年,期间拜托过无数的人——也包括罗成。但因为叶云霄是在美国出的事情,自己的父亲又牢牢的把她盯死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所无法亲自飞往,不然也许她就不会错过叶云霄七年之久。

    三年后,一无所获的林依雪终于在身边所有人的劝说下放弃了寻找——如果叶云霄还活着却不来找她,比他死了的事实还要残忍。

    就是这一年,依雪和另一个男人建立了恋爱关系,还因为这个男人和家中起了巨大的争执,把自己的父亲林诺诚气到住院,最后不得不放弃这份感情。还没有从感情的失利中抽身出来,依雪要面对的就变成了父亲的骤亡,葬礼才一结束,又被自己的亲生哥哥以一份自己不是林诺诚女儿的DNA报告赶出了家门。

    她流离失所三年之久,这三年,她夜夜买醉,只是为了不去面对现实的残忍。

    却没有想到三年之后,居然被叶云霄从夜店里拎了出来。周显正是三年前依雪这位新欢最得力的助手,她在算自己出面去谈判的胜算有多大,虽然这么做实在是脸皮太厚,但是为了那幢房子,她不得不尝试一下。

    主治医生告诉林依雪,想要找到线索和证据,就必须回到案发现场,而案发现场则是当年林诺诚住过的家。虽然时隔三年,可能很多证据都被破坏,但总比一点头绪都没有来得强。

    “下车!”叶云霄把车熄了火,看着依雪说道,把她手里的文件抽了过来,“最好不要叫我后悔和你做了这笔交易,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体只能换蓝月一个人,想要的更多,凭你现在这个状态,只能叫人看笑话!”他冷哼一声拉开车门走了下去,依雪匆匆忙忙的跟上才发现自己来的居然是上次叶云霄带她买衣服的店?

    走到门口,依雪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