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一了百了算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2871字

    对于愣在门口的林依雪,叶云霄不由分说的拉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攥在自己的大手中把她拖进了店内,几个店员见状都面面相觑,表情十分的不好看。只是林依雪无暇顾及这些,只能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

    “把张经理叫来!”叶云霄走到前台收银的面前说道,依雪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他就拽的更紧了一些,前台小姐有点诚惶诚恐,那天把林依雪奚落走可是她们的共同杰作,“叶……叶总,我们经理他……”

    “叫来!”叶云霄用另一只手磕了磕桌子说道。

    “是!”前台的小姐悻悻的低下头去应道,朝后面的办公区走了过去,不多久就跟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又走了出来,男人带着职业性的微笑问候道,“不知道叶总来了,有失远迎。不知道叶总有什么吩咐?”他看见了叶云霄身边的林依雪,微微的愣了一下,也就释然了,看来传说大部分的时候果然是没有什么可信度而言的。

    都说盛景总裁叶云霄不近女色,只爱自己未婚妻一个人,现在看来,这个传说还真是只是个传说而已。

    “上周末在这里当班的服务员,我不想在这家店再看见他们!”叶云霄很简单的说罢就拽着依雪朝着服装和佩饰的区域走了过去。叶云霄的意思,这家店的老板不敢忤逆,区区店员辞退了可以再招,但是捏在盛景手中的几个大单子,要是没了,他就不知道上哪里哭去了?

    依雪的心一紧,这就算是为她这两天遭受的所有罪画上了一个节点,可是这不过就是一招偷梁换柱罢了,她拽住了拖着自己的叶云霄,“关她们什么事儿?”

    “服务员的基本职责就是服务,至于我带着谁来,又关她们什么事儿?”叶云霄转脸看着依雪说道,然后就从货架上抽出了几件衣服丢在了她的怀里,“拿去试!”

    “诶?”依雪有些木讷的愣在了原地。

    “你一向不擅长逛街买衣服,你穿什么的事情我做主了!”叶云霄又从货架上拿出了几条搭配之前衣服的裤子丢给了她,“愣着干什么?拿去试,不想试就抱着,尺寸应该合适,一会儿直接去结账。”说话间就又拿出了几件外套丢在了依雪的手,从头到脚、从配饰到鞋子,都是叶云霄轻车熟路的从货架上拿下来然后丢在依雪怀里的,最后他的手里拿着一套看起来还算是舒适的休闲款,“把你身上这套换下来。”

    “哦……”依雪的大脑有些发懵,怀里抱着的衣服已经把她的人给挡住了,店员立刻跑过来接了过去,她自己就拿着叶云霄最后挑的那身进了试衣间,卸掉裹在自己身上的那套职业装,整个人都觉得释放了不少。

    再回到收银台,所有的服务员都变成了生面孔,一个个纸袋子摞在门口几乎把大门给挡死了,叶云霄看着经理点了点头,很满意他的效率,递了一张卡片过去,“东西送去这个房间,叫服务员开一下门,我交代过了。”

    经理点了点头,“上次的事情,十分抱歉!当天我要是在店里就……”

    叶云霄摆了摆手,“我只希望这件事情没有下次了!”

    “不会的!”经理应道,然后转身看向了林依雪,“林小姐,关于上次的事情我代我的店员向您赔礼道歉……”

    依雪摆了摆手,“这种事情我没放在心上。”她要是把所有人对自己的伤害都放在心上,早就已经心理变态了,但是唯独叶云霄带给她的伤,她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叫她相信自己父亲的身边养了这么多年的半个儿子竟然是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从一开始就把心思放在了诺华的产业上,她的心就不由的疼。

    如此说来,其实叶云霄的所作所为和把自己赶出家门的林煜楠根本没有半点区别!

    换上了休闲款的衣服和平底鞋之后,依雪觉得自己世界的空气都新鲜了不少,总算是不用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如何走路这件事情上,能花点心思来思考刚才给叶云霄念得关于城西那片地的问题。

    依雪不知道周显这么做是不是奉了韩夜的意思,倘若是——到底韩夜想干什么?三年前韩夜的公司陷入困境,依雪以自己离开韩夜为代价和父亲林诺诚达成了协议,诺华出手、背后注资,韩夜也走出了这个经济危机。而在这其中林依雪的牺牲,除了林诺诚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韩夜即便是在生意走上正轨的前提下还是因为林依雪的离开而觉得心力交瘁,最后离开了洛城这个大城市,转而向中小城市发展去了。

    这一去就是三年,这三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

    依雪的手架在副驾驶的窗框上支撑着自己的头在思考这件事情,忽然觉得窗户在往上走,她才猛地把手从窗外抽了回来,看着叶云霄问道,“你干什么?”

    “危险!”叶云霄看了看窗外,这会儿正走在穿城的高速上,外面冷不丁的就会跑出来一个二把刀。依雪的表情有些僵立,半晌才恢复正常,拿起放在椅子上的那份文件,“还需要再给你读吗?”

    “不用了,你这个状态再给我少说两句话,我得赔死!”叶云霄说道。

    “我会尽快适应现在的工作的。”林依雪说道。

    “我没指望你,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好。”叶云霄看着前方目不斜视的说道,眼下他整个人都是个矛盾的集合体,对依雪的态度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只是有一点不变的是,他的女人他想怎么伤害都可以,其他人若是敢动她分毫,他十倍百倍的奉还!

    该做的事情自然是说承欢身下,依雪的手不经意的就攥紧了起来,“城西的地我要定了,你最好记得自己答应过我什么!”

    叶云霄看了看她,他喜欢看见她斗志昂扬的表情,不管是任何时候都很喜欢,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转过脸继续开着车,“今天有没有心情陪我喝酒,上次那瓶再不喝就得浪费了。”

    “一瓶酒就买下我第一次出台,就算是浪费,你也赚了啊!”依雪随意的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心思其实全然没有在这个上面,她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虽然这种变化叫她觉得有些挫败——最终叶云霄的一点点变化仍旧能牵动她的心,这叫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也不算是俗物!”叶云霄从依雪的话中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这三年她的身边一个男人都没有!“以后除非我带着你,否则,不准你碰酒。我已经叫服务员把宾馆的酒都收起来了。”

    “我怎么知道我就只是喝酒,不吸毒呢?我要是不开心,总得有个方法叫我发泄一下吧?”依雪看着叶云霄说道,叶云霄的手一紧,和煦如三月春风的表情立刻就变成了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盯着依雪说道,“你在威胁我?”

    “你叶总向来不惧惮任何威胁,但是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在地狱之门为什么没有男人敢动我?”依雪换了个姿势侧过身靠着副驾驶的靠背饶有兴趣的和叶云霄聊着这个问题,“因为我不怕死,我没有杀人只是因为还没有人把我逼到那个份儿上,你以为我光脚的还会怕你们这些穿鞋的?”

    “你以前是,”叶云霄点了点头,“不过从昨天开始你就不是光脚的了。”

    “你什么意思?”依雪的表情大变,心中有点不祥的预感。

    “既然你去了医院我没道理不查查看,你到底在医院里做了什么。”叶云霄很随意的说道,就像是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眼下我虽然是盛景的总裁,但是至少我以前是你的未婚夫,你父亲的继承人,你觉得……那个医生会瞒着我多少事儿?”

    “你调查我?”依雪立刻坐直了身子用愤怒的口吻说道。

    “白马庄98的藏品,是你的最爱,一会儿好好的喝酒,这酒喝一瓶、少一瓶!”叶云霄踩下了刹车,已经停在了上次吃饭的那家酒店的地下车库,帮依雪解掉了她身上的安全带,“你这三年真是退步了挺多,想对付一个人,至少也应该喜怒不形于色!我还没去找你爸的主治医生,不过现在,我好像根本就不需要去找了!”他说着就伸手在依雪的下巴上摸了摸,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而依雪的心情——真想一刀捅死这个人一了百了算了!